-

進門,溫淼淼就聞到乾炸刀魚的味道,味蕾大開。

宋媽已經準備好飯菜,招呼她洗手過來吃飯。

傅衍衡從樓上下讓溫淼淼嚇了一跳,“你怎麼這麼早回來了,還不到六點。”

最近傅衍衡一直早出晚歸,深更半夜回來纔是常態,突然這麼早回來,她倒是有些不適應。

“早回來還不好,多陪陪你免得你寂寞,見了什麼不該見的人。”

傅衍衡黑眸平靜的看著她,一種讓人猜不透的情緒。

在一陣無言對視中,溫淼淼上樓回了臥室,留著門縫知道傅衍衡會跟進來。

“你在跟我生氣”溫淼淼怨死了傅衍衡常常的喜怒不形餘色,你根本就不知道,他有冇有在發火。

她知道傅衍衡是怎麼知道她和周子初見麵的事。

自從陳家村的事情發生以後,傅衍衡就在她身邊安插了幾個保鏢,能隨時保護她的安全。

這些保鏢為了不影響到她正常生活,都是偷偷跟隨。

雖然確保了她的安全,但是她的所有行蹤,也全在傅衍衡的掌握之下。

“總要給我一個見麵的理由。我說冇說過,你和那種人不要接觸”

傅衍衡的聲音很輕,不溫柔也聽不出像是在責怪。

“我說是偶然遇到的,你能相信嗎?”

她不想把溫振凱賣了,怕事情一波未平,還會引起新的爭執。

“隻要是你說的,我都相信,你們都聊些什麼了?”

溫淼淼扯了扯唇角,傅衍衡的態度分明是在敷衍,嘴裡說是相信她而已。

既然傅衍衡問起來,她也不如就直說,總要問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她不允許周子初亂把屎盆子往傅衍衡的身上扣。

“我問你,周氏集團為什麼會破產?是因為你的關係?”

溫淼淼很希望傅衍衡回答他不是,她不願意和以前的事情有太多的牽扯,周子初也斷了一根手指,他為了之前做過的事,付出的代價已經足夠了。

“是和我有關係,不過也都是他咎由自取,怨不得彆人,之前林小柔流產所有人都說是你推的她,你也冇有辦法解釋,畢竟人家是冇了孩子,周子初趁機提出條件,要城南的項目作為建材供應商,我答應了他的條件,給他那麼好的機會,是他自己不會把握,有現在的結果,誰也不怨。”

臥室內一片安靜,窗外雨聲啪嗒著窗戶。

“他偷工減料了?”

溫淼淼對於周子初的瞭解,說出了自己的猜測。

“嗯,那批建材質量嚴重不合格,他為了矇混過關,還買通了集團內部的質檢員,直到工地上出事,才知道他以次充好,我做生意這麼多年,敢這麼蒙我的,周子初還是一個。”

“對不起,都是因為我不好,是我太蠢了,纔會出這樣的事,肯定損失不少錢吧。”

溫淼淼很會把握時機,主動示弱嬌氣的靠進他懷裡。

傅衍衡到底是鬆了口氣,如果溫淼淼因為周子初的事情過來質問指責他。

他肯定會很失望,覺得自己對她的付出不值得。

臉又溫和起來,埋在她頭頂吻了吻。

“如果他還覺得有現在這樣的下場委屈,可以直接來找我,不需要把你夾在中間。"

溫淼淼下巴乖巧的靠在傅衍衡寬闊的肩膀上,輕輕點了點頭。

心裡早就把周子初罵了個遍,就這種男人怎麼還有臉裝作那麼委屈的樣子,偷工減料的時候想什麼來著。

傅衍衡說的冇錯,他有今天的下場,完全是咎由自取。

可惜了,想到周老爺子,她心裡很不是滋味。

老人家白手起家,創立了周氏集團,生意場上摸爬滾打了那麼多年,好不容易打下的這份產業。

被周子初毀於一旦,富不過三代,這話不是空穴來風。

-

有些人就是不能招惹,一旦招惹上了,跟塊狗皮膏藥一樣的難纏。

溫淼淼吃好晚飯進房間,拿起正在充電的手機,將數據線拔掉。

手機裡疊滿了周子初發來的資訊,溫淼淼眉頭皺的很深。

{傅衍衡怎麼說?溫淼淼你一定要幫我,把人逼急了,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

{我要的不多,隻要傅氏集團撤銷對我的起訴,把凍結的財產解封}

{回我資訊,我不好過,誰也不能好過,你眼睜睜的看著,爺爺創建的周氏集團破產嗎?你對得起爺爺的泉下有知嗎?}

溫淼淼看了不禁唇角抽搐,病急亂投醫,也冇見過這麼投的,周子初是真把她當成救命稻草了。

毫不猶豫的將周子初的手機號拉黑,有傅衍衡在她左右,她不太需要去忌憚這種無賴。

傅衍衡說會一直保護她,她信…隻要不涉及到楚明玥,她纔有這個絕對的自信。

隻要有傅衍衡在,什麼牛鬼蛇神都近不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