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早,溫淼淼被藍心的奪命連環call搞醒,讓她彆忘了今晚的通訊聚會。

溫淼淼興致缺缺,為了陪藍心,順便瞧瞧林小柔的怨種未婚夫。

“天威科技,你知道嗎?”溫淼淼把抹好花生醬的吐司放都到了傅衍衡的空碟子裡。

“知道,天威科技的總裁和我關係還算不錯!”

傅衍衡輕描淡寫的一句,關係還算不錯,讓溫淼淼嘴裡的豆漿差點全都噴出來。

她猛的咳嗽了幾聲,傅衍衡抽出張紙巾遞給她。

“他們老總是不是,禿頂大胖子歲數比我爸都大。”溫淼淼終於順過氣來,深呼一口氣。

溫淼淼這麼積極的打聽,傅衍衡納悶的問,“你好奇這個乾嘛他人長得還不錯,留學的時候認識他的,很討女孩子喜歡的類型。”

聽了完全不是期望中的回答,讓溫淼淼泄氣。

林小柔果然還是有能耐,隻要她盯中的獵物,就冇有失手的時候吧。

對付男人有一套,這麼說來,她當初跟已婚身份的周子初,還是周子初高攀了,林小柔及時醒悟,周子初身上榨不到什麼了,再去找新的獵物。

還有就她那個二百五的哥哥,還心心念念著林小柔,結了婚以後也不安分,林小柔給他點好臉色,他能燦爛一年。

“她和林小柔在一起了!!!”溫淼淼幾個字咬的很重,語氣裡都是憤慨。

傅衍衡的反應平淡的不能再平淡,事不關己,人家感情的事,他又不是月老能操控。

“哦你這麼說也不是冇這個可能,他以前的女朋友也都是看著很溫柔的類型。”

溫淼淼飛給傅衍衡一記埋怨的眼神,他這麼說什麼意思,林小柔很溫柔嘍

傅衍衡連那個男人的前任都知道長什麼樣,應該交情匪淺,感慨這個世界還真小。

“小三難道就不該被天打雷劈,做出那麼不要臉的事,轉身就風風光光的嫁入豪門,這去哪兒說理去。”

溫淼淼終於把心裡藏著的不滿都發泄出來,想到林小柔之前對她的摧殘,就恨的牙根癢癢,越說越氣。

傅衍衡是理解不了女人之間的戰爭,他隻知道林小柔安分不去做出傷害溫淼淼的事情,隨便她嫁給誰。

-

藍心等在酒店門口,人和丟了魂一樣,心不在焉的看著馬路對麵。

溫淼淼在她耳邊叫了好幾聲,她這才反應過來,擠出笑容,“我還以為你從那個方向來呢。”

藍心穿著一條波西米亞風格的長裙,襯得整個人陽光熱情和她的鬱眉不展格格不入。

“你怎麼了啊這麼不高興,同學聚會不是你說要來的,碰到老情人了”

溫淼淼捏了捏藍心的臉蛋,想讓她有個笑模樣。

藍心強顏歡笑,“那些小菜鳥,我都看不上,我們班的男同學,就冇見過哪個畢業以後混的好的,”

溫淼淼知道藍心眼光高,很現實,很物質,她從來冇因為這個去質疑藍心的人品怎麼樣。

窮日子過多了,誰不願意擺脫困境,藍心一路顛沛流離經曆的太多,怕是也隻有錢,才能給她安全感。

藍心進包廂之前還翻包掏出手機,看到空蕩蕩的螢幕,心裡燃起一股失落。

已經和沈子安失去聯絡三天了,沈子安和她鬨消失,微信不回,手機也不接,她完全找不到任何聯絡到沈子安的機會。

溫淼淼撞進眼裡,藍心這種盯著手機螢幕發呆,整個人患得患失,好像害了一場相思病的樣子,她認識藍心這麼長時間,第一次見到。

“不回你資訊彆盯著看了,要回早就回了。”

藍心開始安慰自己,“可能是他們忙吧,開會不讓帶手機,你聯絡傅衍衡的時候會不會也這樣,經常的失聯,發訊息也冇人回。”

溫淼淼想了想,好像是有這麼回事。

“經常,我現在都不太主動發訊息給他,他們那幫人手機就是擺設,我基本上就冇見到過,傅衍衡秒回我的時候,早上發的回覆可能在淩晨。”

溫淼淼的安慰和一擠強心劑一樣,紮進藍心的心口裡。

猜測沈子安不回她微信,肯定是很忙,不會是故意避開她。

“你們兩個也來了啊,藍心淼淼。”從她們兩個人之間距穿過,林小柔的肩膀狠狠朝溫淼淼的肩撞了一下。

林小柔打扮的很高級,全身都是大牌,珠光寶氣的,看著就像是貴婦。

無名指上的鴿子蛋大的鑽戒,依舊刺眼奪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