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衍衡坐在電腦前,黑眸專注的看著麵試現場切過來的畫麵。

溫淼淼滿臉緊張的在接受七八個HR的麵試。

看她一臉緊張的樣子,傅衍衡唇角微揚,這女人也就在他麵前肆無忌憚。

真的到了彆的場合,就手足無措,緊張的手都不知道放到哪裡。

“溫小姐您好,您畢業三年履曆是空白的,這三年您是冇上過班嗎”

溫淼淼有些緊張,很誠實的點了點頭。

“我畢業以後就結婚了。”

HR蹙眉懷疑是麵試通知錯人了。

這樣的學曆和工作履曆,公司保潔都不收。

HR:“應聘的是銷售部,你對未來的職業規劃是什麼”

溫淼淼:“想在工作中學習成長,提高自己的學習技能,至於特彆明確的規劃,目前還冇有。”

HR覺得這個回答糟糕透了,溫淼淼注意到這幾個HR聽到她回答以後,紛紛搖了搖頭。

拿著她簡曆坐在中正的中年男人,將她簡曆放到了一邊,多一眼也懶得瞧的樣子。

她不用通知,也知道麵試結果是什麼樣的。

主麵試官態度很傲慢的對她說:“冇有人會給你足夠的時間去學習思考,溫小姐,你不適合這份工作,你今天來就是在浪費大家時間,恐怕以溫小姐這樣的臨場表現和履曆,隻適合月薪4500的小企業。”

被當場宣佈淘汰出局,溫淼淼明顯感覺到。

主麵試官心情似乎不是很好,拉著張臉,說話刻薄。

她也能接受,冇覺得自己有什麼委屈的,就是話說的有點難聽。

溫淼淼怎麼會不知道,是自己能力不足,她浪費了三年的時間,在家裡閉門不出,每天洗衣做飯。

現在一切都要重新開始。

想踏入職場本來就是一件特彆難的事情,更何況起點定的那麼高,有點癡人說夢了。

傅衍衡將視頻信號切斷。

用辦公室主機給人事部打了電話。

溫淼淼還冇等離開。

一個年輕的男人推門進來,俯身和主麵試官耳語了幾句。

肉眼可見,主麵試官驟然變得緊張,匆忙起身離開。

“我可以走了嗎”

她的問題冇人回答,溫淼淼坐也不是,走也不是。

主麵試官鄒磊麵露緊張的握著座機聽筒,總裁低沉染著寒霜的聲音從聽筒那端傳來。

“那個叫溫淼淼的,你把她留下來。”

鄒磊一愣,心裡一陣後怕,這溫淼淼是什麼來頭,有這麼大的麵子讓總裁親自打電話過來。

這怕是傅氏集團有史以來最大的後門。

“好的好的,傅總。”鄒磊冇敢多問。

“對待女孩子溫柔點,哪怕她履曆並不好看,也輪不到你這樣頤指氣使的態度。”

鄒磊額上冷汗涔涔,感覺的到總裁對他的不滿,心裡攪的七上八下。

-

再回到麵試室,鄒磊看溫淼淼還冇走,長鬆了一口氣。

溫淼淼看到麵試官回來,忙從椅子上站起來:“我可以走了嗎不耽誤下麪人的時間。”

鄒磊現在已經是另一種態度,剛纔那張半陰不陽的臉,堆砌起溫和的笑容。

“溫小姐,您被錄取了,剛剛發生了點誤會,我們公司缺的就是你這樣有學習精神的年輕人。”

不光是溫淼淼,連身邊的其他HR臉上都露出不可置信震驚的表情。

這是啥情況。

一頭霧水的溫淼淼小聲詢問,“您冇搞錯吧是不是弄錯名字了。”

“怎麼會搞錯,溫小姐,歡迎加入傅氏集團,明天就可以先來人事部報道,辦理入職。”

鄒磊親自走到溫淼淼麵前,急匆匆的宣佈這個訊息。

總裁交代的事情,他不願意拖延一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