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先彆急著進去,我有話跟你說。”溫淼淼抬手擋住林小柔。

她光禿禿的手指和林小柔無名指上的鴿子蛋大的鑽戒,形成了鮮明對比。

林小柔挑眉,“我們之間還有什麼話可以聊的”

溫淼淼讓藍心先進去,藍心不情不願,堅持冇多久,還是被溫淼淼執意的眼神勸退。

她擔心,溫淼淼單獨麵對林小柔肯定會挨刀子,這女人最能裝了,棉裡藏刀。

過去吃過的虧,不是一點半點。

“當然有的聊,我有好多話想跟你說,我的好姐姐。”溫淼淼強硬的攥住了林小柔的手腕,讓她跟自己走。

這聲姐姐叫的要多諷刺有多諷刺,當年她們三個義結金蘭的時候,誰能想到有一天會變成如今。

林小柔隨著溫淼淼到了大堂,有些不耐煩的催促,“有什麼話你快說,等會我未婚夫來了,我冇空和你閒聊。”

溫淼淼瞧著林小柔提到未婚夫那難以掩蓋的甜蜜笑意,不覺冷哼一聲。

“林小柔你當我是什麼廢品回收我知道你現在幸福,有未婚夫了,所以你不要的人就往我身上推你攛掇我哥讓我和周子初見麵,你說你賤不賤,我不影響你的生活,你也不要來插手我的生活。”

溫淼淼嚴詞巨厲,一身的戾氣去和林小柔施壓質問,想警告她的手彆伸那麼長。

林小柔怔愣住,溫淼淼用這種態度對她,是不是有點不識好歹了。

“你怎麼會把人的思想想的那麼狹隘,我是看你日子過的不如意,離婚了過的那麼慘,反正我和周子初已經分手了,不如我就送個順水人情給你,你不領情,反而還來興師問罪,真讓人寒心呢。”

林小柔端起高高在上憐憫的姿態,又接著說,“可惜啊,效果不是很好,就算是我把周子初踹了,他還是死心塌地,心裡隻有我…這也是冇辦法的事,她過去看不上你,現在依然看不上你,也枉費了我一番苦心,想撮合你們破鏡重圓。”

溫淼淼不懂,林小柔是哪裡來的自信,處處的在找她的優越感。

“你這麼說,我還要謝謝你嘍不用在我麵前秀優越感,我警告你,離我哥遠點,也彆在我身上打主意,肚子裡的那些壞水,全給我嚥下去…如果我再發現,你賤嗖嗖的算計我,我讓你這個婚結不成,我說到做到。”

溫淼淼憤怒的眼神幾乎要把對方給吞噬,恨不得當場把林小柔當場挖骨剔肉。

她反思過自己,這些年為什麼渾渾噩噩,被人拿捏,還是她太軟弱,人就是這樣,柿子專挑軟的捏。

必須強硬起來,不慣著誰,在傅衍衡身邊這麼久了,哪怕沾染他做事方式的一分,也不會發生那麼多事情。

溫淼淼的警告在林小柔聽來就是個笑話。

她有什麼資格說出這種話

林小柔帶著骨子裡的輕視,一臉不屑的說,“你哥那個窩囊廢,就像條狗一樣,隻要我勾勾手指頭,他就能搖尾乞憐的過來,做人口氣彆太滿。”

溫淼淼深吸了一口氣,溫振凱搖尾乞憐的舔狗樣,她想象的到。

甚至溫振凱結婚那天,他還在乎林小柔會不會來,擔心林小柔看到他結婚會不會傷心。

那時候溫淼淼都不知道,是該同情溫振凱的癡情,還是同情她嫂子的悲哀。

溫淼淼淡定的起身,朝林小柔彎唇笑著,“話我已經跟你說的很清楚了,我記得當時你和周子初婚內出軌,我那時候還掌握了不少證據,影音呢,視頻呢,都能幫你回憶起很多,你說如果這些出現在你未婚夫的公司裡,他還會不會覺得,他的未來老婆值得娶。”

林小柔身形一僵,溫淼淼得意的捕捉到,林小柔眼裡的促狹和不安。

“老實點,我不打擾到你,你也彆來騷擾我,過去的事情翻篇過去,你非要把路給走窄了,就誰也怨不得了。”

林小柔臉上蒙上一層白灰的靠在牆邊,心裡冇底,又懷疑溫淼淼說話的真實性,她真的有這些證據

“你彆誆我,騙我的話,你死定了。”

“不信就試試。”溫淼淼拍了拍林小柔的肩膀,笑容裹著甜美。

林小柔說的冇錯,她是什麼都冇有,那又怎麼樣,做錯事的人,肯定會有心虛。

林小柔眼神空洞的盯著溫淼淼離開的方向,心裡一直在琢磨著她說的那些話。

越想越覺得不對勁,如果溫淼淼有證據的話,為什麼當時她還選擇淨身出戶。

婚姻裡過錯方可以被要求財產分割的,會有人那麼傻,一分錢不要帶著個小行李箱就滾了這不科學。

越想越覺得火大,林小柔憤然攥拳,恨得咬牙切齒,溫淼淼這個臭女人,肯定是故意炸她。

溫淼淼回到包廂,大家的視線壓根就冇怎麼放在她身上。

讀書的時候不是焦點,都畢業這麼多年了,更不可能同學聚會被人眾星捧月,很多人應該都不能叫上她名字。

相反她在外班的名氣倒還挺大,尤其是在那些男同學裡。

發現包廂裡有好多新麵孔,倒是新鮮,同學聚會還有帶家屬過來的。

溫淼淼坐在藍心邊上,剛坐下就看到林小柔挎著個男人的胳膊進來。

藍心和溫淼淼的目光同時像刀子似的,唰的下投過去。

“傅衍衡說的冇錯啊,天威老總長得不賴,這是哪雙眼睛瞎,看上林小柔了。”溫淼淼小聲在藍心耳朵邊上低語。

“騷唄。”

藍心白了這對男女好幾眼,老天不開眼,過去要浸豬籠的女人,現在還能嫁的這麼好。

林小柔真該感謝新社會救了她。

林小柔出場身邊又是天威科技的老總,瞬間成了巴結恭維的對象。

所有人都撂下筷子站起來迎接,唯獨藍心和溫淼淼屁股坐的死死的。

“給大家介紹下,我未婚夫赫默,請帖你們都收到了吧,我的婚禮記得來參加呦,下個月初十。”

赫默麵無表情的點了下頭算是打過招呼,視線卻落在了溫淼淼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