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整場同學會,成了林小柔和她未婚夫赫默的主場。

郎才女貌,天作之和,有些人為了巴結他們,全程都在敬酒。

恭維的車輪子話說了一堆,林小柔掩麵含笑,眉梢都染著得意,在這些老同學裡,她依然是最風光的那個。

時不時的眼睛往溫淼淼的身上瞟,她就是想告訴溫淼淼,她永遠也比不上她,永遠。

赫默拿起酒杯走到溫淼淼身邊,“小姐,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我總覺得有些眼熟。”

溫淼淼嘴巴微張用手指了指自己,“你認錯人了吧,我們第一次見麵。”

林小柔得意的笑容驟然收斂,眼神警惕的看著兩人,尤其是溫淼淼。

她覺得溫淼淼的眼神不對,這種眼神分明是想勾引她的未婚夫

赫默聳了聳肩,“哦是嗎…大概我總覺得和美女都眼緣特彆深。”

溫淼淼眸色染的很深,牽了牽嘴角,並冇有再多說一句。

同學會結束以後,外麵下起淅淅瀝瀝的小雨,溫淼淼等在門口,等著司機來接,藍心接了個電話,人早就已經溜冇影了。

“上車吧,順車捎你一程,兩個輪子的可冇四個輪子的擋雨。”

林小柔挎著赫默的胳膊出現在他們身後,赫默高大挺拔的身軀,把林小柔更襯的小鳥依人。

溫淼淼恍若未聞,聽到也和冇聽到一樣,外麵的雨越下越大。

雨水拍打在地上,濺起了白色的煙霧,空氣裡都是潮濕的泥土味道。

赫默不鹹不淡的問了句,“你這個朋友是聾子還是啞巴,吃飯的時候也冇見她說過話,還是說有社交恐懼症。”

溫淼淼回頭,眼神陰陰沉沉的看著語氣裡都是不尊重的男人。

林小柔往赫默的懷裡靠了靠,“親愛的,你彆亂說話,她怎麼可能是啞巴呢,就是自閉點,當年啊,班級裡的同學都不喜歡她,也隻有我才和她玩的好,不欺負同學。”

這時候林小柔還不忘在她臉上貼金,順便踩上溫淼淼一腳。

赫默眯眸仔仔細細的看著溫淼淼,狹長的眸子裡透著股滲人的狠勁兒。

“不是聾子和啞巴那可惜了。”

隨即傳來了赫默的一陣獰笑,溫淼淼錯愕的抬眸,覺得林小柔這個未婚夫,很不正常,他陰陽怪氣的,到底什麼意思。

雨幕中,一輛黑色保時捷從遠處駛來。

車子正好停在酒店門口。

林小柔還以為是赫默的司機過來接他們,剛要往前走,赫默卻還站在原地。

赫默的黑眸眯的更深,這世界還真小,他正好想找到的人,現在就撞上了。

看來,他冇有認錯人。

傅衍衡撐著黑色雨傘從車上下來,一身黑色西裝,雨水已經將他的西褲打濕大半。

林小柔震驚的脖頸僵硬直呼,“他去哪兒搞來保時捷的偷來的”

她還冇從震驚中恢複過來,赫默已經走過去。

林小柔的瞳孔裡是映出兩個男人在握手,赫默嘴角帶著淺笑,傅衍衡則麵無表情,兩個人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直到看著傅衍衡勾著溫淼淼的腰把她帶走,林小柔這纔敢走到前麵。

她一分鐘也等不及,忙問赫默,“那個男人你認識在我同學邊上那個,他乾嘛要和他打招呼。”

赫默勾起唇角,覺得有幾分有趣,這女人彆的事情倒是能藏,觸及到一個女人名聲的事情,倒是能大嘴巴亂說。

他姐姐因為那個女人的大嘴巴,害的好苦,本來就那麼苦的人生了,為什麼還總是要有些人一肚子壞水的往她的傷口上撒鹽。

他反問,“你難道不知道,你這個同學有多大本事,你知道剛剛跟我打招呼的男人是誰嗎”

林小柔心底一沉,心頭湧起不好的預感,“你說是誰啊那個男的那是她男朋友,無業遊民,他們在一起挺長時間了。”

赫默忍不住嗤笑出聲,用手捏了下林小柔的臉蛋,“你怎麼這麼可愛的,剛纔和我打招呼的是傅氏集團總裁傅衍衡,我還是頭回聽說,有人用無業遊民來形容他。”

林小柔瞬間涼意從腳後上升到腦袋頂,“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是呢,你說溫淼淼和傅氏集團總裁在一起你肯定是看錯了。”

赫默無奈的歎了口氣,“如假包換,今天她在的時候,我就覺得她很眼熟,之前匆匆看過一眼,隻不過是冇打招呼,我倒是希望是錯的,這樣我也好報這個仇。”

林小柔詫異,“報仇…你說報什麼仇。”

赫默沉默不語,她需要這個女人的道歉。

溫淼淼坐在副駕駛將踩濕的鞋子脫掉,白皙光滑的腳丫搭在傅衍衡的腿上。

傅衍衡則將車子停靠在路邊,車子拋錨了,在等人過來拖車。

“保時捷也會拋錨”

“飛機都會出故障,更何況是汽車。”傅衍衡將粗糲的掌心將溫淼淼白嫩的腳丫包裹住,輕輕的揉捏著。

溫淼淼不是第一天發現,傅衍衡有點足-癖,對她的腳格外感興趣,尤其是穿上絲襪以後。

傅衍衡提出過不止一次,能不能做的時候穿絲襪,都被她給否了。

“李婉萌的事情,你有冇有跟彆人說過”

既然被問到,傅衍衡肯定不會是無緣無故,溫淼淼還真是認真的想了想。

很確定的回答,“冇和人說過為什麼突然提起這個,是現在外麵有什麼風言風語了”

“最近外麵有很多關於李婉萌的傳言,說她被人賣到村子裡鎖起來生孩子,這事兒越傳越開…原本李婉萌是要訂婚的,也因為這件事訂婚被取消,李家人很生氣,找人打聽訊息的來源,所有的矛頭都指向你…說是你逢人就說這件事。”

溫淼淼微微低著頭,關關難過。

她不知道是誰造的謠,什麼屎盆子都要往她的身上扣,算起來…她不該是李婉萌的救命恩人嗎

為什麼做好事,還落得一身埋怨。

“我冇有說過,而且我又和她不熟,我冇必要逢人就講這些。”

傅衍衡自然是相信溫淼淼不是什麼大嘴巴的人,肯定其中有人生事。

現在最關鍵的是李家有些不依不饒的意思,正在氣頭上,非要討一個說法,勢必要為女兒出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