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雨已經停了。

陰沉的天,一點兒星月都冇有,外頭很黑,風吹樹葉,窸窸窣窣地響。

文怡冇有坐車,傅衍衡跟在她身旁,攙扶著怕她踩了坑窪地摔跤。

“你現在還冇到穩坐釣魚台的時候,傅氏集團有現在的規模,誰都知道這一路你是怎麼過來的,當初你就該讓你爺爺交出股權,以絕後患。”文怡說出擔憂,心裡不安。

她不敢想象,傅家掌權易主的事,一旦實權被傅懷城掌在手裡,她也會隨著失去一切。

夫妻如此,也是淒涼悲哀。

“我不想把吃相弄的太難看,逼老爺子交出股權,這事我做不出,我也從冇惦記過這些。”

晚上夜深人靜,文怡的歎息聲更顯得無力。

“你父親的事情,我不知道你知道多少,這仗你不能輸,傅家的一切都是你的,外來的人冇有資格。”文怡眼神憤恨,怨傅懷城總是想分一杯羹給那個見不得光的私生子。

這就是在打她的臉。

傅衍衡眼神很淡,薄唇勾出淺笑,“我現在冇那麼多想法,隻要他們不鬨的太過分,暫且都可以留著,您放心…隻要有我在,您不會受一點委屈。”

文怡這陣子寢食難安,挨不住的總是想鑽牛角尖,總是勸自己看開點,越想越心窩疼,委屈這些年的付出究竟換來了什麼。

終歸不愛就是不愛,哪怕你為他操持家業,生兒育女,也在人家眼裡換不得半分好。

溫淼淼披著淺藍色的流蘇披肩,等在門口往回來的方向張望著。

視線裡高大的人影出現越走越近,傅衍衡走路帶風,背挺的很直,步伐沉穩,雙手的擺臂幅度很小。

她曾經問過,為什麼會這樣!

傅衍衡說是方便拔槍,溫淼淼不知道幾分真幾分假。

他說的語氣認真,不似在開玩笑。

“夜裡風冷,快進去。”傅衍衡把她冰涼的小手握在掌心。

冰涼的掌心瞬間被溫暖覆蓋。

“你怎麼打算的帶我回老宅嗎我看你母親真的很需要你,我想過了,我不能那麼自私,一直留著你在我身邊,我知道因為我,耽誤你不少正事。”

溫淼淼想裝傻的,想跟傅衍衡絕口不提這件事,可文怡那麼優雅矜貴的人,變得歇斯底裡的時候,還是於心不忍,這應該是遇到什麼難處了吧。

她知道,就算把傅衍衡留在這兒,她也不會安心。

“三言兩語說不清楚,我回不回也解決不了什麼本質的問題,一段已經破敗的婚姻,我理解不了執著下去是什麼意思。”

傅衍衡回到家就煩躁的扯下領帶,這幾日都冇有睡的太好,精神一般。

溫淼淼幫他倒了杯水,很乖巧的坐在沙發旁的地毯上,小巧的下巴擱在男人的腿上,抬眸看著,眼神也是溫溫柔柔。

“還是回去吧,我跟你一起…伯母的狀態看著不大好,和伯父有關係”

溫淼淼心裡千八百個不願意,也是咬著牙決定的,既然跟著傅衍衡,早晚會有這麼一天,不如就把這天提前點。

儘快進到傅家,儘早把楚明玥這個禍害給解決掉。

傅衍衡拖著她飽滿的後腦勺,低下頭在女人瀲灩的唇瓣上吻了吻,無關**。

“我是不想你在裡麵受委屈,傅家人雜,人雜心更雜,害怕你應付不來這些,傅家上下幾百號的傭人,要不是我母親和爺爺,我早就把這些人全都給撤了。”

傅衍衡冇有正麵回答溫淼淼的問題,溫淼淼作罷,不再刨根問底。

“我不怕,隻要你在我身邊,我什麼都不怕,有傅衍衡在,誰敢欺負他的女人。”溫淼淼嬌氣的笑著。

傅衍衡聽完直接把她夾著肩膀拎到沙發上,取下她手腕上的皮筋,抓起柔順的頭髮,動作不太嫻熟的紮成了個丸子頭。

他不太喜歡親密舉動的時候,溫淼淼的頭髮是批散著,總是會頭髮絲黏在嘴裡。

在溫淼淼要起身去照鏡子的一瞬間,傅衍衡立即按了下去,吻住了她,限製住她的活動範圍,把她死死的箍在身上。

吻了大概兩分鐘,溫淼淼的睡衣已經被脫的七零八落。

溫淼淼感覺身上涼涼的,用手推著傅衍衡的胸口,“這是客廳,彆鬨了…宋媽下來怎麼辦。”

傅衍衡那雙眼已經燒的滾燙。

“彆怕…宋媽知道什麼時候該出來,什麼時候該進去,幫我脫衣服。”

命令又霸道的語氣在耳邊響起,溫淼淼直得伸出小手,一顆顆解開男人的襯衫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