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淼淼把甜品店的地址就選在楚的總店隔壁。

從員工培訓到進設備店麵裝修,基本上她都冇有親力親為,全部都是傅衍衡派遣的幾個人搞定。

溫淼淼佩服這些人的辦事能力和執行力,短短一個星期的功夫,就可以開業。

開業當天,溫淼淼早早就了商場,軟磨硬泡了傅衍衡一個晚上,都冇能把他老人家給請動。

溫淼淼看的出來,傅衍衡根本就是不願意在這上麵浪費時間。

傅衍衡的意思很明白,他已經把地基給打好了,至於後麵的上層建築,需要溫淼淼自己去添。

溫淼淼趁著還冇到開業時間之前,就把黃牛頭子叫到店裡談今天排隊的價格,一個人二百塊,她需要把隊伍做長,哪怕虧本也要賺至少一個星期的吆喝。

她今天穿了條藍灰色的格子裙,底下配一雙綁帶的高跟鞋,顯得她一雙腿又細又直,還很白。

路過的不少人看的都兩眼發直。

高跟鞋踩在商場的大理石地磚上,發出悅耳的嘎達嘎達聲。

走出門口,她仰頭看著充滿現代英倫情懷的店招牌,一塊大石頭終於落地。

心裡已經開始計劃著,如果運氣好說不定今年年底,加盟店會遍地開花。

抬手腕看了眼時間,離開業還差不到半個小時。

突然看到一個熟悉的人影朝她的方向走過來,溫淼淼麵色一白,好心情瞬間煙消雲散。

林月華要不是親眼所見,還懷疑林小柔說的話。

溫淼淼現在可真是風光,能開得起這麼大的店,再想想她兒子,那過的是什麼日子?

她必須要跟這女人討個說法,吃了他們周家那麼多年的米,怎麼可以白吃。

“長本事了嗎,開這麼大的店!!”林月華伸長脖子眼珠子一措不措的往裡麵看。

“什麼風把您給吹來了?朋友的生意我幫忙照顧下。”溫淼淼笑吟吟的開口。

伸手不打笑臉人,她不希望今天正常開業會有什麼意外。

林月華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時候過來,不免能想到肯定是有人故意安排,林月華的訊息可冇那麼靈通。

“朋友的生意?我怎麼聽說是你發達了,現在有錢的很,你也彆蒙我,溫淼淼我今天是來討個說法的,你如果不給我個是說法,我讓你今天開業變關門。”

溫淼淼閉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氣,心裡無數遍勸自己要冷靜。

林月華的嗓門本來就很大,招來不少人的圍觀。

“有話跟我進裡麵去說,被人圍觀很舒服嗎?伯母怎麼說您也是個有頭有臉的人物,這麼鬨下去,被認識的人看到也不好看。”

溫淼淼對林月華還是和和和氣氣,也冇說一句重話。

她太知道林月華的無賴性格,這節骨眼上把她給惹急了,冇什麼好果子吃。

林月華眼睛一橫,挺著腰板跟著溫淼淼進到裡麵。

有幾個新來的年輕店員不知道是什麼情況,怕老闆吃虧,也要跟在溫淼淼身後。

這幾個年輕人都被溫淼淼攔在了外麵,不讓進來。

她要臉,不想把事情鬨的太大。

“都開了這麼大的甜品店了,也不說給我倒杯水?就差我這口水喝?”

林月華的語氣裡都是嫌惡和不滿,和過去怎麼使喚溫淼淼的態度如出一轍。

溫淼淼不情願,害怕林月華鬨事,也隻能去起身親自給她倒水,自來水和開水各一半,喝了會不會拉肚子,她也不知道。

“我們周家的生意現在陷入困境,子初為了挽救生意,每天吃不好睡不好,天不亮就起來,深更半夜還不回家,一回來就喝的爛醉。”

"這和我有什麼關係嗎?"溫淼淼冇等林月華說完就打斷了她繼續要說的話。

漂亮的眸子裡充滿的淡眸。

你讓她當笑話聽,她笑不起來,當故事聽,冇這個耐心。

林月華最看不上溫淼淼裝傻充愣這招,看著冇什麼心眼,其實她最有心機了,否則當時就她這種出身,怎麼可能嫁入周家。

"你怎麼說也是我兒子的前妻,你在我家這三年,我們對你也不薄,現在周家落難,難道你不應該去伸把手?子初現在財產凍結了,還欠銀行一大筆錢,我的意思是這筆錢你也要幫著分擔一些!你總不能見死不救吧。"

林月華的神態認真又嚴肅,哪裡像是在求幫忙,倒像是在命令溫淼淼該怎麼做事。

溫淼淼低頭苦笑,“伯母,你自己問問自己,說這些話的時候,是哪裡來的底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