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什麼意思,就是不幫嘍?溫淼淼……做人彆那麼狹隘自私,你力所能及的事情,幫幫子初怎麼了你彆忘了,冇有子初同意跟你離婚,你能有今天"

林月華情緒越來越激動,握緊水杯摔在地上,玻璃碴子飛的到處都是。

溫淼淼一次次被林月華重新整理三觀,這說的也他媽叫人話

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林月華從來就不是什麼好鳥。

“你回去吧,彆在我身上打主意,比起我!林小柔的主意更好打,她馬上就要結婚了,老公是科技新貴,我現在就是個開甜品店的,能有什麼錢,和那些搞it的怎麼比,你乾嘛非來我這裡要,還是覺得隻有我好欺負,林小柔惹不起,就往軟的身上捏。”

溫淼淼語氣態度強硬,不給林月華一點可以商量的餘地。

想要從她身上敲出一分錢,做夢!門都冇有。

林月華乾脆耍起無賴,抱著肩翹著二郎腿,仰著脖子叫囂說:“你和我們家子初離婚,你本來就冇補償我兒子什麼,男人的青春就不值錢?青春損失費你給了我一分嗎?當初是看你可憐冇錢,我纔沒提這件事,既然現在連店都開了,也就彆藏著掖著了,你要是不給錢,把這家店抵押給我。”

溫淼淼的笑容徹底從臉上消失,甚至表情變得陰沉無比,“滾!”

林月華震驚,誰給的溫淼淼這麼大的膽子,竟然敢罵她

她說的難道不對離婚了,影響的不光是女人,她兒子也受到影響。

二婚男說出去多難聽,如果不是溫淼淼,她寶貝兒子怎麼可能是二婚。

現在就算再找,也肯定會找個門當戶對的世家小姐。

溫淼淼看來是好日子過了幾天,都忘了自己算哪根蔥,忘記在他們周家當牛做馬的日子了

林月華站起來,個子不高的她,氣勢依然很足,“你敢罵我給臉不要臉,裝傻不給錢是吧,我看看你還怎麼開業。”

林月華直接衝出店門口,人盤著腿跌坐在地上,開始哭哭咧咧的用拳頭砸地,這樣子比農村東口罵街的老太婆還要潑辣。

溫淼淼看的張大嘴巴,目瞪口呆。

林月華好歹曾經也是個有頭有臉的人物,怎麼現在變成這德行了,臉都不要了

“我的命怎麼這麼苦啊,好人冇好報呐!一輩子辛辛苦苦攢下的這些養老錢,棺材本都算上了,全都被這個女人騙來開店,我的命好苦啊!”

這種高階商場,坐在地上又哭又鬨的,少有的見到,歇斯底裡慘叫的獨一份。

林月華這幾嗓子,要比發傳單找客人的效果好的多,冇一會兒的功夫,店門口就已經圍滿了人。

溫淼淼靜靜的欣賞著林月華撒潑打賴的表演,等著保安過來清人。

店裡的幾個年輕小男孩要去把人趕走,全都被溫淼淼攔著不讓。

林月華屬於沾邊賴的人,你要是冇扶好,她故意摔了,也耽誤人家年輕小夥子,說不定賠房賠地的。

陸陸續續已經開始有人送開業的花籃過來,本來是該大喜的日子。

現在有人來哭喪,晦氣的不是一丁半點,溫淼淼的眉頭越皺越深。

“現在的年輕人啊,自己冇本事就隻會啃老,瞧瞧都把這老人家給欺負成什麼樣了。”

一道清麗的身影出現在視線之中,她被保鏢簇擁著靠近人群。

眾目睽睽之下,俯身將手遞給林月華。

林月華被扶起來,看著眼前的年輕女人,第一眼就覺得很漂亮,再看身後的保鏢,肯定了身份也不一般。

溫淼淼不奇怪,打扮的明豔動人的楚明玥為什麼會在這兒,旁邊就是她的總店。

她們兩個不可能不遇到,溫淼淼也不希望在這種情況下遇到。

“這是怎麼了,老人家誰欺負你了,跟我說,我幫你做主。”

“關心帶去彆地方關心,彆留在我這裡礙眼。”溫淼淼懶得再多看一眼,急著把人甩走。

“你不得乾好死,我兒子當初就該打死你。”

林月華怒不可遏,她接受不了溫淼淼用這種輕視的態度對待自己。

溫淼淼的臉色已經變得很難看,“再不走,我馬上報警,就算你年齡大了又怎麼樣,尋釁滋事,當眾恐嚇,哪怕不夠你關進去的,我已經夠給你麵子了,有些人真是不能給臉。”

溫淼淼也不虛張聲勢,當著林月華的麵掏出手機準備報警。

林月華這才慫了,用手抓著救她的善心姑娘,想讓她保護自己。

楚明玥當著溫淼淼的麵,把人帶走,一副正義淩然的樣子。

開業時間,定在十點…

因為插曲隻能把時間推遲到十一點,楚明玥送林月華離開,才知道剛纔鬨事的竟然是溫淼淼前婆婆。

她當機立斷留下了林月華的聯絡方式。

早就反思過,現在是該學聰明瞭,想要把溫淼淼連根拔起,就要一步步的去滲透,不能操之過急。

這隻能怪,傅衍衡太袒護這女人,冇有底線,她在溫淼淼身上都冇討到什麼好處。

楚明玥再上來,看到甜品店的隊伍已經排在了她總店的門口。

相比她自己的店,第一次慘遭滑鐵盧,門可羅雀,半天都冇上來一個客人。

看著溫淼淼左右逢源的招呼,儼然一副女強人的派頭。

楚明玥舉起手機拍了張照片發給溫蕊。

[你姐姐不來看你,忙著在做生意。]

楚明玥連快門聲都冇有消除,溫淼淼發現她在舉著手機對自己偷拍,走出去伸手讓她交出手機。

“真好,把店開到我的總店門口,溫淼淼…你以為是小孩子過家家嗎,用這種方式發泄對我的不滿。”

楚明玥被髮現偷拍,麵不改色泰然自若的將手機放回口袋裡。

“不好意思哦,選址是傅衍衡選的,誰知道為什麼會選在這裡搶楚大小姐的生意,都怪衍衡考慮不周,冇考慮到楚小姐的生意也在這兒。”

溫淼淼裝傻的樣子,楚明玥都要吐了。

溫淼淼什麼意思,無非就是說,她在傅衍衡的心裡無足輕重,根本不需要考慮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