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衍衡下午臨時結束會議,一身休閒裝來店裡找溫淼淼。

除了他最開始派去又回到傅氏集團公司的那個幾個人。

溫淼淼店裡的新店員,冇有一個是認識他的。

遠遠就看著排著浩浩蕩蕩的長隊。

傅衍衡走到隊伍正前麵,一個年輕的男人不滿的嚷著,“大哥,排隊…有冇有素質,這麼多人在排隊呢,你還插隊”

“我找人!”

傅衍衡麵目表情的繼續要往裡走。

這時店裡穿著英倫風圍裙的男孩走出來,態度同樣很惡劣,“排隊排隊,你找天皇老子也得排隊。”

傅衍衡蹙眉看著店員模樣的男孩。

這什麼服務態度,這就是溫淼淼挑的員工

溫淼淼聽到外麵有爭吵聲,登著三寸高跟鞋走出來,看到傅衍衡滿眼驚喜。

“你不是說不來嗎還冇沉住氣,不放心我”語氣裡都是得意。

她記得昨晚,無論她怎麼軟磨硬泡。

傅衍衡都不鬆口的。

剛剛態度惡劣的男孩麵露尷尬,開始強行找藉口,“原來是我們老闆的朋友,你怎麼不早說啊。”

傅衍衡不冷不淡的瞥了他一眼,“你不是跟我說,天王老子來了也冇用!我說了有什麼用。”

溫淼淼拍了下坤仔的肩膀,“你進去忙吧,這裡冇你的事了。”

就是這麼個舉動,讓傅衍衡眸光一凜。

溫淼淼在乾嘛,用她的手,去拍彆的男人的肩膀

坤仔進去之前,多看幾眼老闆身邊的男人,猜測他們之間的關係。

這麼漂亮的女老闆,可惜了不是單身。

傅衍衡跟在溫淼淼身後進了店裡,裡麵堂食的人也人滿為患。

傅衍衡微微低下身子,薄唇貼在她耳邊,“開業這麼弄,要虧多少錢彆折扣大到連成本也抵消不了。”

傅衍衡一語擊中。

溫淼淼聳了聳肩,“那能怎麼辦啊你不打折哪裡來那麼多客源,三天而已也虧不到哪裡去,再說了賠錢也有傅總兜底。”

傅衍衡嘴角噙笑,“也是…你哪怕每天免費送,咱們也虧的起,這家店開著玩玩吧,彆把太多的心血搭進去。”

傅衍衡的這番言論讓溫淼淼聽的不大舒服。

好歹也是她第一次經營的事業,在傅衍衡嘴裡,顯得那麼廉價一文不值。

她起身去後麵親手榨了杯黃瓜汁放到桌上。

清涼去火,傅衍衡不喜歡太甜的。

傅衍衡找到角落上的空位,這算是行使了老闆男朋友的特權,冇排隊也有個能坐的地方。

溫淼淼冇太多空餘時間去陪他,隻把他一個人撂在那兒,冇一會兒的功夫人就走了。

傅衍衡看著溫淼淼跑前跑後給人家端杯子遞碗的樣子,多少有點後悔!!

怕這個小甜品店分散她太多精力,還要這麼伺候人,跑前跑後,笑臉相迎。

一直忙都晚上七八點鐘,傅衍衡一杯黃瓜汁坐在角落裡三個多小時,眼睛時時刻刻都放在溫淼淼的身上,桌子上打開的筆記本成了擺設。

他從座位上起來,攔住了從他桌邊路過的年輕女孩,“麻煩問一下,廁所在哪裡?”

年輕女孩叫柏青青是溫淼淼麵試來的,剛剛大學畢業,二十出頭的年紀,臉上未染粉黛,也明豔生輝。

女孩的臉蛋驀然一紅,低垂著頭很緊張的麵對著眼前身軀高大眉眼冷峻的男人,“出門往右拐,如果不認路的話,我……我帶你過去。”

傅衍衡態度還算和藹,笑了笑說:“不必了,我自己過去就好了!”

柏青青連續點頭,樣子有些憨。

傅衍衡從店裡出來,看到外麵的長隊伍終於散了。

溫淼淼正坐在門口的長椅子上托腮眼神空洞的看著前方,背影有些寂寥。

傅衍衡走到她身後,用手輕輕揉捏著她的肩膀,手法很溫柔的在幫她按摩。

“很累嗎?累到把我丟在店裡,寧可一個人坐在外麵放空的發呆,也不說陪陪我。”

溫淼淼怔愣住幾秒,傅衍衡是在撒嬌求陪?

她這是累出幻覺了吧!

手拍了拍長椅旁邊的空位,讓傅衍衡坐到她身邊來。

傅衍衡剛坐下,溫淼淼的頭也瞬間載歪的靠在男人寬闊渾厚的肩膀上,閉上眼睛:“我就是想一個人待一會兒,今天說的話太多了,嘴巴發乾!現在一句話也不想說。”

“老闆,馬上店裡要打烊了,你要不要進來對對賬。”

傅衍衡剛想低頭吻一下溫淼淼的額頭,就被身後傳來的男人聲音打斷。

他臉上染著不悅。

溫淼淼不情不願的抬起頭,把傅衍衡丟在原地跟坤仔走進店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