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新店開業,藍心怎麼冇過來”

傅衍衡難得有些八卦,好奇溫淼淼身邊的尾巴,這種時候怎麼消失了。

“她啊…忙著跟沈子安膩歪,沈子安這兩天有空陪她,哪裡還有時間分在我身上。”

溫淼淼靠在傅衍衡懷裡,頭枕著他胸口。

傅衍衡不知道沈子安是不是在和藍心臨行告彆,沈子安馬上就要訂婚了。

這事,他還在猶豫要不要告訴溫淼淼。

猶豫了幾分鐘,還是算了…

藍心早晚都會知道,彆從溫淼淼的嘴裡知道就好。

宋媽端了她新做的栗子糕放到茶幾上,看到溫淼淼靠在傅衍衡懷裡膩歪。

來了這段時間,宋媽已經見怪不怪了。

最開始她很吃驚,要不是親眼所見,根本想象不到,性子寡淡的人,會有這樣的一麵。

要說男人是水做的,無論再剛硬的男人,總會被女人給融化了。

“衍衡,明天夫人的生日。”宋媽小聲提醒了句。

傅衍衡早就備好了生日禮物,這種日子,他肯定不會忘記。

溫淼淼一張小臉瞬間有點僵住。

糟糕!她什麼都冇有準備。

她壓根就不知道明天是文怡的生日,現在準備怕也來不及了。

這禮物她也拿不出手,送廉價了丟人現眼,送貴了她拿不出來。

等等!她斂了些表情,覺得自己有點想多了。

也許,文怡的生日宴,她根本就不會參加的吧,如果傅衍衡想讓她去,肯定會提早和她說。

“我需要去嗎”她問的直接。

心裡已經做好了不去的準備。

“你跟我一起,你送的禮物我也準備好了,你是我女朋友,這種場合缺席不太好看。”

箭上弦上,溫淼淼情緒已經緊繃,她有些擔心害怕,明天會場麵很大,應付不來。

傅衍衡看出溫淼淼心裡在想什麼。

“不會來太多人,家裡人簡單吃個飯,我母親這段時間心情不太好,人多了她也嫌吵。”

溫淼淼點頭,鬆了口氣。

宋媽是一臉不快,她有預感離回傅家的日子越來越近了。

早晚會從思南公館搬走。

-

很早,溫淼淼就出門去附近的一家進口母嬰店買了很多小寶寶的衣服和玩具。

還是上次在醫院見過小侄子,後來再也冇見過。

溫蕊也冇在網上po過照片。

平時溫蕊芝麻大點事都要放朋友圈裡,她的微信朋友圈已經頗具富婆雛形。

生了孩子以後,就很奇怪的銷聲匿跡了,一張孩子的照片都冇發過。

心裡也開始擔心,難道真的和文怡說的,產後抑鬱了

溫淼淼剛提著大包小包走出母嬰店門口。

冷不丁腳邊甩來個男人,給她嚇了一跳,往後退了兩步。

周子初被兩個穿黑色西裝的男人壓著肩膀,半跪的姿勢出現在溫淼淼麵前。

他被人扭著胳膊,痛的臉上滲的都是慘白的冷汗。

“不年不節的,行這麼大的禮”

溫淼淼往後挪了挪腳,抬頭看著那兩個穿著西裝的男人。

他們就和幽靈似的,一直跟在她身後,傅衍衡派來保護她的安全。

溫淼淼雖然感覺這種就好像自己暴露在一個移動高清攝像頭裡。

不自在,又不行擺脫。

周子初被抓來,溫淼淼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這傢夥在鬼鬼祟祟的跟蹤她。

“現在都保鏢在身邊跟著了,溫淼淼恭喜你啊,離上流社會更近一步。”

周子初語氣不悅。

溫淼淼冇搭理周子初的陰陽怪氣,對這兩個身影魁梧的生麵孔說,“你們先去忙彆的人,他不是壞人,就是人長得鬼鬼祟祟了點。”

其中站在溫淼淼右手邊的保鏢掏出手機準備覆命。

溫淼淼擋住了他的手,“小事情而已,不用每件事都彙報,再說你們傅總還在睡覺,冇起床。”

保鏢這才作罷。

溫淼淼等這兩個保鏢走了以後,周子初這才長鬆了一口氣,驚魂未定的拍了拍胸脯。

“我媽在哪兒呢”

“啥”溫淼淼怔愣住,一臉不解的看著周子初。

要說她偷彆的東西倒是有可能,是有多想不開啊,拐賣那種老太婆。

她是嫌棄自己活的不夠長

“你先你媽,你問我乾什麼啊,我又不是你媽,能告訴你她在哪。”

周子初一臉嚴肅,用手狠狠的抓了下油膩膩的頭髮,離的近都能聞到一股酸味。

溫淼淼難以想象,曾經精緻到骨頭縫裡的男人,因為生意失敗,會渾渾噩噩變成這副德行。

周子初的語氣加重幾分,“我冇有跟你開玩笑,我媽媽到底在哪裡,我知道她去找你了,從昨天到現在都冇有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