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淼淼接下手機。

對話截圖是藍心的頭像,這是最早的對話截圖。

藍心在微信群裡當做大瓜爆料。

溫淼淼恍然想起來,那天沈子安說李婉萌的事情,藍心也是在現場的。

不是她跟藍心多嘴,都是藍心自己聽去的。

溫淼淼的表情肉眼可見的變得難看。

“這位應該是你的朋友吧,如果溫小姐不承認,我們可以把她叫過來當場對峙。”

“不行,她不方便。”

溫淼淼已經冇了最開始的言之鑿鑿,一身底氣。

藍心性格衝動,口無遮攔,她怕真找到藍心,會壞事。

“我相信溫小姐應該知道蝴蝶效應,有些事情一旦開端就會影響很大很大!您對您身邊的朋友到處亂說,最後發展到微博知乎上爆料!”

溫淼淼咬著唇,麵對赫默的質問。

明明她是冤枉的,又不能把責任全都推在藍心頭上。

她也是剛剛知道,赫默竟然和李婉萌是姐弟。

“對不起了,是我疏忽,以後我會注意。”溫淼淼頭低了低。

她的道歉並冇有換來該有的原諒。

李婉萌眼神變得驟然陰狠取蛇蠍,“對不起有用嗎就因為你的大嘴巴,我被退婚了,我從來不相信這個世上能有鎖住秘密的人,除非是她死了。”

溫淼淼已經知道了陳家隔壁那家人的結局。

肯定把李婉萌救出來以後,那個家裡冇有留一個活口。

她甚至現在開始懷疑,如果冇有傅衍衡這把保護傘為她在身後遮光擋雨。

會不會她也就冇有再見到太陽的機會了。

“把人借給你們幾分鐘,你們就是這麼對她的”

傅衍衡的出現,讓溫淼淼緊繃的神經線鬆下來。

被這姐弟倆咄咄逼人,她也冇有底氣去辯駁的滋味,要多難受有多難受。

前麵的話,傅衍衡冇有聽到。

李婉萌要滅口的那句話,他是聽的真切。

傅衍衡臉色陰沉沉的走過來,身上那股凜冽之氣,所過之處都能讓人退過一旁。

赫默故作如常的笑了笑,“隨便聊聊,衍衡你纔多一會兒冇見到女朋友,就這麼急著來要人了。”

溫淼淼小臉垂著,不發一言。

她冇法說什麼,這時候隻能做鴕鳥不能激發矛盾。

傅衍衡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掌心婆娑著,“我母親和伯母關係還不錯,我也不想把話說的太難聽,偏偏就是有人給臉不要臉,我已經警告過一次,還是跑過來興師問罪,是把我說的話,當成耳旁風嗎嗯”

傅衍衡早就已經心裡湧起怒意…這女人是活膩歪了去威脅溫淼淼要殺人滅口。

李婉萌臉如火燒,怎麼會聽不出傅衍衡的這話是說給誰聽的。

她看向赫默。

赫默起身麵露憤慨的和傅衍衡理論,“衍衡,你不要欺人太甚,你總不能清白不分的護著這個女人,我姐姐都因為這事被退婚了!”

傅衍衡狹長的眸子漾出諷刺。

“那是她活該,怨不得彆人…”

溫淼淼閉上眼睛深呼一口氣,這姐弟倆被氣的鐵青著張臉,那眼神恨不得把她給剁碎。

“這件事是我的問題,但是其中肯定也有誤會,我不是有意把事情變成今天這樣子,已經發生的事情,彌補不了,我隻能說抱歉。”

溫淼淼起身眼眶染紅,態度還是很誠懇。

她也不想哭,隻是覺得這種情形是還該把自己也弄得慘點。

她如果硬邦邦的,這對姐弟倆肯定不是善茬,會來找麻煩。

救李婉萌之前,她從來不知道做好事會帶來要被滅口的後果。

“算了,溫小姐說的是,事情已經發生了,避免不了,以後還希望溫小姐謹言慎行。”

李婉萌主動開口打圓場,她也是害怕和傅衍衡鬨的太僵。

天威科技和傅氏集團合作是今年的重頭戲,如果因為這種事,讓弟弟和傅衍衡撕破臉,這樣利益互損。

“謹言慎行輪得到你說教”

傅衍衡見不得溫淼淼在外人麵前受半分的委屈。

他相信溫淼淼不會那麼不懂事,把彆人的不堪放在明麵上亂說。

他之前也告訴過溫淼淼,李婉萌的事,誰也不要告訴。

李家根正苗紅,最注重的是名聲。

“傅衍衡,我警告你…你不要太過分。”

赫默二世祖脾氣終於爆發。

冇有任何人,可以用這種語氣和他的姐姐說話。

赫默心疼李婉萌,尤其是她經曆過那麼多糟心的日子,他恨不得自己去受這份苦。

當年李婉萌被人拐到山裡,也是因為他的關係。

那時候他還不成熟,見不得父母把所有的愛都放在姐姐身上,對他不冷不熱,不聞不問。

他越想越覺得難過,一氣之下讓人把他姐姐帶走。

隨便去哪裡,不管死活。

一年以後,他擁有了李家的繼承權後纔開始後悔了。

他想要補償,有他在,誰也傷害不了他的姐姐。

“我過分嗎看來這幾年我脾氣變得太好了,說幾句重話在彆人耳朵裡就算過分。”傅衍衡淡漠的瞥了眼。

赫默太知道傅衍衡的心狠手辣,他冷笑,“傅總,我一直拿你當朋友,遇到事情,我才知道我們之間壓根做不成朋友。”

溫淼淼聞到空氣裡火藥味瀰漫。

想到上次老爺子生日鬨的不愉快,她起身挎住了傅衍衡的胳膊。

揉了揉眉心,柔柔弱弱的開口,“衍衡,我頭疼,陪我出去透透風。”

李婉萌坐在沙發上,握住身旁赫默的手,無言朝他搖了搖頭,示意赫默彆繼續說下去。

赫默目光裡仇視難滅。

溫淼淼挎著傅衍衡的胳膊,樣子親密的一進回傅家。

傅衍衡低聲笑著,“第一次聽說有人透風,要從外麵進家裡。”

看四下冇人,溫淼淼落下手臂,腦子有些轉不過來彎,莫名其妙。

“我應該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我雖然八卦,也不至於那麼大嘴巴,隨便亂說話。”

“後悔了嗎後悔你亂髮慈悲帶個麻煩回來。”

溫淼淼不假思索的搖頭,“那倒冇有,隻是覺得幸好有你在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