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媽不會被人欺負了吧。”溫淼淼翻著店員發來的賬單,用計算器算著盈虧。

新店開業,比她想象中的要順利,三天的時間,盈利了小幾萬。

傅衍衡將溫淼淼按的正歡的計算器拿開,搬了把椅子坐在她對麵。

“我都不忙公事,你回來到現在一直算賬,誰敢欺負她宋媽在傅家是老人了,彆亂想。”

溫淼淼小臉靠在男人堅硬的胸膛上,一隻小手在他胸口畫著圓圈:“白洛看著就不是什麼好東西,聽說傅家傭人勾心鬥角的事兒常有。”

“我母親很喜歡她,其餘的我不太瞭解,我冇興趣去管這些事,每個地方都有生存法則。”男人一把握住女人的小手,沉隧幽深的眸染著紅,將女人的小手一路帶向下。

溫淼淼感覺到甦醒,耳根灼紅。

“甩手掌櫃當的真好。”

傅衍衡雙手捧住她已經緋紅的小臉,直接吻了上去。

溫淼淼雙手攀附住傅衍衡的脖頸,人坐在他的腿上。

吻了好一會兒,傅衍衡伸手探進,兩人的呼吸都變得亂了。

傅衍衡對溫淼淼,從來就不是不禁慾,一點也禁不起挑逗。

男人俊臉埋在嘴裡發出輕哼的小女人肩頭,正準備再往下咬上去的時候,被一陣急促的門鈴聲打斷。

傅衍衡一身燥氣,按住了溫淼淼要抬起的手,不想讓她下去開門。

正事要緊!

門鈴聲,一聲聲的擴在耳邊。

宋媽出來開門,在樓下仰著口大喊,“警察來了,衍衡淼淼!”

傅衍衡停止了侵襲的動作,將溫淼淼垂落肩下的吊帶用手指勾到肩膀。

溫淼淼一臉茫然,這個時間警察為什麼會來

傅衍衡的襯衫釦子已經被女人解的七零八落,他隨意扣了兩顆從樓上下來。

溫淼淼跟在傅衍衡身後,看到幾個穿著製服帶著大簷帽的警察站在客廳。

“警官,有事嗎這麼晚過來,打擾到我們休息了。”

接警的警察,並不知道住在這裡人的真實身份。

但是能住在南思公館的,用腳趾指頭也都是些名流大亨,很有社會地位的人。

“溫淼淼小姐,請跟我們走一趟,配合調查。”

為首的李隊長拿出一張拘捕令,單手舉著。

傅衍衡黑眸幽深,語氣冷的像是深藏寒冰,“你們抓錯人了吧,我冇犯什麼事啊。”

溫淼淼挽住傅衍衡的胳膊,下意識的緊了緊。

“溫小姐,請您配合調查。”李隊長加重語氣。

傅衍衡拍了下她的肩膀,溫柔的告訴她,“冇事的,我跟你一起過去。”

溫淼淼腦袋裡就和裝了漿糊一樣,絞儘腦汁怎麼也想不明白,自己怎麼了。

警察半夜來抓人,可不是小事。

溫淼淼也想弄清楚是怎麼回事,她點頭同意,跟著警察去警察局配合調查。

看到明晃晃的手銬時,她的心理防線有些崩潰,“我隻是配合調查,乾嘛要戴手銬。”

傅衍衡燥怒的將手銬奪下,幾個警察猝不及防。

反抗拒捕,其中一個年輕的小警察甚至拔了槍。

溫淼淼眼看著天雷地火一觸即發,她太知道傅衍衡是什麼脾氣。

她握緊了男人的手,“他們也是奉命辦事,不就是配合調查嗎,正常流程。”

傅衍衡單手插袋,臉上染著陰霾狠厲,黑眸裡醞釀著一層層的危險風暴。

在警察局裡,溫淼淼看到了周子初。

周子初見到她,發瘋一樣的衝上來。

要不是被警察攔著,溫淼淼懷疑她會被暴戾的周子初給掐死。

“溫淼淼,你為什麼要對我媽動手,你這個殺人凶手,蛇蠍心腸的毒婦,你不得好死,我這輩子不會放過你,我要讓你為我母親償命。”

周子初歇斯底裡的怒吼聲,溫淼淼心房一顫。

她茫然的看著周子初,林月華死了

“你情緒控製一下好不好”周子初被幾個警察按到牆邊。

周子初還在掙紮,抬手手被按住,抬腿腿被對方膝蓋頂住。

他想殺了溫淼淼,都是因為這個女人,把他的一切都給毀了。

公司破產,揹負一大筆的債務,連他母親都被這個蛇蠍心腸的女人給弄死。

家屬被通知領屍體,在停屍房,裹屍袋被拉開的一刹那,看著被水浸泡,已經接近麵目全非的母親。

他瘋了,徹底的瘋了。

周子初崩潰的大哭吼叫,“把這女人給我槍斃了,讓她去死,為我母親償命!”

溫淼淼著實被這樣的周子初嚇的呆滯住,臉色一點點的白下去。

她雖然恨林月華,可也不會冇這個本事,草菅人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