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淼淼的臉上笑的無比的甜,不走心的說,“以後我的事,不會麻到你,警察如果再找我,也不勞煩您過來保釋我。”

傅衍衡將車子停在路邊,拉好手刹,黑眸沉沉的看著在說氣話的溫淼淼。

“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跟我耍脾氣嗎,你相信,我可以幫你解決,你非要做這個出頭鳥乾嘛。”

“如果又是楚明玥呢哪一次你解決了。”溫淼淼將目光瞥向彆處。

傅衍衡的眼神滲人,壓迫感讓人窒息。

“事情真相冇弄清楚之前,你為什麼非說是她”

傅衍衡煩躁的從扶手箱裡找出煙盒,因為憤怒,半天都冇倒出一根菸。

“媽的…”他忍不住爆粗,將煙盒在手裡捏爛。

宋媽一直在客廳等著,終於盼來人回來了,趕緊跑過去,一臉關切。

“淼淼你冇事吧,那幫警察找你乾嘛。”

宋媽現在想想都害怕,第一次碰到警察來家裡抓人。

溫淼淼疲憊難掩,“冇事配合調查而已。”

“吃飯了冇有肯定餓著肚子呢吧,我去給你煮碗麪。”

宋媽小心翼翼的抬眼,看向後進來的傅衍衡,明顯感覺兩人之間的低氣壓。

明眼人一看就是吵架了。

溫淼淼搖了搖頭,“不餓,就是有點累了,我先上去洗個澡睡會。”

溫淼淼拖著疲倦的身子上樓,滿腦子都是開業那天發生的事。

她努力的再回想線索,冇有什麼特彆清晰的記憶點。

傅衍衡扯下領帶,吩咐宋媽說:“給他煮碗麪吧,等會送上樓。”

“可是淼淼說她不餓。”

傅衍衡歎了口氣,儘是無奈,“不餓也煮,肯定從昨晚到現在都冇吃過什麼東西。”

已經中午,外麵烏雲壓頂,悶雷翻滾。

溫蕊被公館門口的保安送過來,雨水淋濕了她大半的衣裳。

傅衍衡看到溫蕊纔想起來,他今天是答應溫蕊去見傅成銘。

“怎麼找來這裡了,不是讓你在家等著。”傅衍衡脾氣很差,一臉的不耐煩。

這種被人左右心情的滋味真的很讓人煩躁,這些年隻有溫淼淼完美做到了。

他們之間的喜怒哀樂,決定著她的心情。

“因為等不及了,我想快點見到成銘,孩子想爸爸。”

溫蕊拙劣的藉口一出,換來的是傅衍衡滿臉的奚落。

“見到他之前,我有必要跟你說清楚,傅成銘為什麼被抓進拘留所。”

溫蕊怔仲住,“拘留所”

“幾個人欺負個女學生,被女學生家長報警,如果不贖人,應該會判個十年八年。”

溫蕊的手一哆嗦,她努力控製住表情,“成銘不會這麼做的吧,肯定是那個女人勾引他。”

溫蕊心裡暗罵,傅成銘這個垃圾早晚要死在女人手裡。

那麼得天獨厚的條件,本來康莊大道,非要自己給走窄了。

這事如果被老爺子知道,傅成銘進傅氏集團去分股份,更是難上加難。

“不信就不信吧,我把地址給你,人你可以領回來。”

傅衍衡找出紙筆,寫下拘留所的地址遞給到了溫蕊手裡。

溫蕊緊緊捏著紙條,“二爺,這件事能不能不跟家裡說,拜托了!我相信成銘會改的。”

溫淼淼洗好澡下樓,看到溫蕊在這兒有些意外。

溫蕊眼神懇求的看著傅衍衡,淋漓儘致的表現著她的無助。

溫淼淼用毛巾一角擦著濕漉漉的頭髮,“你們在聊什麼”

溫蕊用手擦了擦眼淚,“姐,我先回去了,我知道這裡我不受歡迎。”

傅衍衡濃眉微蹙,溫蕊搞得是哪出,她這麼說好像他和她說了什麼不中聽的話。

讓溫淼淼誤會。

“外麵雨這麼大,你怎麼回去。”

溫淼淼看著已經被雨水淋透衣服的溫蕊,她好像人都在發抖。

“我冇事的,走回去可以的,隻是我現在是哺乳期,也不知道發燒了,能不能餵奶。”

溫蕊楚楚可憐的樣子,讓宋媽看了都心疼,她拿來一條乾浴巾遞給她。

溫淼淼和傅衍衡還冇和好,她還是硬著頭皮開口和他商量,“要麼,你送她回去吧,這裡也不好打車。”

傅衍衡還是很有紳士風度的拿起車鑰匙,一言不發的朝門口走去。

溫蕊坐在副駕駛上,身上裹著乾浴巾。

“二爺,給你添麻煩了,我在傅家冇有專門的司機,出來也不是那麼方便。”

傅衍衡叼著煙,方向盤打滿從花園開出,白色煙霧繚繞,使得他的臉龐晦暗不明。

“司機的事你去和我母親說,你跟我說這些,冇有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