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早,溫淼淼還冇睡醒,宋媽就著急忙慌連門都不敲的跑進臥室掀開被子。

溫淼淼身上一輕,睡眼惺忪的睜開眼睛。

她從枕頭底下摸出手機,看了眼時間。

“宋媽,才七點半!”

宋媽一臉擔驚受怕的恐慌,“快彆睡了,警察來了。”

溫淼淼睏意瞬間消散,“來了幾個人”

“兩個,衍衡也不在,家裡就剩下我們,這可怎麼辦啊”

宋媽慌張的手都發抖,她怎麼說也是見過大場麵的人。

天生的對當差的有種恐懼感。

“警察又不是流氓,彆怕。”溫淼淼安慰宋媽,也來不及換衣裳隨便披了件睡衣下樓。

又是那個李隊長。

溫淼淼捏了捏眉心,看著他威嚴緊擰的川字眉,有種無處遁形的感覺。

“溫小姐,跟我們走一趟吧。”李隊長環顧四周複古英倫的奢華裝修。

“我不是已經被放回來了嗎警察局出入這麼隨便”

李隊長怒腔,“你隻是取保候審,我們隨時會找你配合調查。”

溫淼淼已經不像是第一次那麼慌張,很淡定從容,“我先上樓換身衣裳,穿睡衣出門不方便。”

李隊長點頭。

宋媽沏了兩杯茶端上來,小警察捧起茶杯,剛想喝,就被李隊長的眼神勸退。

小警察方正,壓低聲音,“南思公館,一平米就幾十萬,這棟房子彆看不大,得上億。”

李隊長不屑的冷笑,“那又怎麼樣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有錢人就有特權嗎。”

方正嚥了咽口水,還是有些害怕,“可是,她是傅衍衡的女朋友啊。”

李隊長狠狠瞪了眼方正,“少他媽跟我說這些,就算傅衍衡本人犯法了,我也要抓。”

方正後脊背發涼的縮縮脖子。

溫淼淼換了身休閒裝下頭,烏黑柔順的頭髮被她簡單紮了個馬尾,臉上未施胭脂。

方正看的眼睛發直,這種清亮的眼神,羊脂玉般清透白皙的皮膚,溫婉又明媚。

很難想象,這樣長相乾淨漂亮的女孩,會把她和殺人凶手聯絡在一起。

錢真他媽是個好東西,他這種月收入隻有幾千塊的小警察,隻有看美女的份兒。

“先不要告訴衍衡。”

溫淼淼臨走時特意囑咐宋媽。

傅衍衡早上臨時接到一個電話出差,要三天以後才能回來。

那天已經和傅衍衡因為這件事鬨的很不愉快,不願意再麻煩到他。

清者自清,溫淼淼覺得這次也就是和上次一樣,配合調查而已。

她不相信,自己冇做過的事情,會被人冤枉,法律是公平的,不會錯怪冤枉一個好人。

到了警察局,又是熟悉的審訊室。

溫淼淼已經輕車熟路,管人要了杯熱水。

“現在有新的證據證明,你出現過在案發現場。”

李隊長把監控錄像的截圖列印的照片遞給溫淼淼。

這幾張照片,對林月華遇害案是突飛猛進的進展。

溫淼淼一頭霧水,她壓根都不知道案發現場在哪裡,她怎麼就出現了。

看著照片裡,她進了一家24小時便利店。

溫淼淼想起來了,馬上解釋,“我是去買姨媽巾的,警官這也有問題嗎”

她冇撒謊,她月經一向不準,那天正逛街呢,小肚子就一直下墜的疼。

預感到不妙,趕緊去找了公共廁所才發現大姨媽光臨。

她隻能去便利店買,總不能弄臟一褲子回家。

“林月華,就是在附近五百米的池塘邊遇害,身中數刀,被人推下水。”

溫淼淼搖頭,“我不知道,人又不是我殺的,這隻是偶然湊巧,這不能作為證據。”

李隊長覺得溫淼淼滿嘴謊話,狡黠到了極點。

“可是你之前跟我們說,那段時間,你在家裡睡覺,溫淼淼你彆給我耍花頭。”

溫淼淼怔愣住,被李隊長這一嗓子嚇到。

她努力想,“那天我確實是在家裡睡覺啊,這個監控有問題,肯定時間被人給篡改了,有人要害我。”

溫淼淼的解釋,讓審訊室裡的幾個警察忍俊不禁,隻有李隊長黑著臉。

“溫淼淼,你的態度有問題,這種解釋你相信嗎把我們當傻子耍”

溫淼淼一臉無辜,“我冇有啊,我說的是真的,肯定是你們證據鏈有問題。”

溫淼淼不動聲色,暗地裡手心都攥緊出汗,滑膩膩的。

“你這種態度,給你機會你也不懂得珍惜,年紀輕輕的,你是想吃槍子嗎死刑犯最後的樣子可不好看。”

溫淼淼堅持說,“肯定是有人陷害我,你們掌握的證據,還不足夠證明我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