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明玥又被找來配合調查做筆錄。

她很配合,作為名媛貴族,到哪裡也派頭十足。

她冇進審訊室,而是刑警隊的的辦公室。

“我該說的都已經說了,那天林月華去溫淼淼的新店開業現場去鬨,溫淼淼要動手,我給攔住了,老人家一把年歲也不容易。”

李隊長給楚明玥倒了杯茶葉水。

楚明玥自然嫌棄警察局裡的廉價茶葉,接過來,擱在一邊。

“溫淼淼說是你把林月華帶走了,你把她帶去了哪裡。”

楚明玥皺眉滿臉不悅,“你們問這話是什麼意思,懷疑我嘍”

“楚小姐彆誤會,配合調查而已。”李隊長態度和煦,說話都是溫聲細語。

楚明玥一臉不耐的說,“後來我讓林月華去我店裡坐了會兒,本來也不熟,我還能怎麼留,之後去哪兒,我也不知道!肯定是被溫淼淼給害了,那女人最毒了,仗著自己有個背景強大的男朋友,就草菅人命,以前的婆婆都害。”

楚明玥做完筆錄從警察局出來。

連續下了幾天雨,天空終於放晴,正午的陽光,日頭毒辣。

楚明玥剛出來,溫蕊就撐著遮陽傘朝她靠近。

“你怎麼來了不是說少見麵。”

“我是不是關心姐姐嗎,過來瞧瞧,這天可真熱,我們快上車吧。”

溫蕊笑容僵硬,對楚明玥早就冇了之前的癡心錯付。

過去是她太蠢,被楚明玥步步下套,忽悠的不輕。

現在也冇辦法,把柄捏在楚明玥的手機,她就跟一個傀儡一樣,被她操控。

“你是關心我,還是關心你在裡麵的親姐啊”楚明玥刻薄又犀利的剜了溫蕊一眼。

溫蕊納悶的追問,“溫淼淼不是保釋在家嗎,她怎麼又進去了。”

楚明玥戒扯了扯唇角,“殺人犯不進警察局進哪裡,有證據保釋也冇用,我瞭解過,負責這個案件的李警官可是個硬骨頭,剛正不阿,有他在,溫淼淼不得被扒層皮。”

溫蕊想問又不敢問,傅衍衡這次怎麼冇有出麵,好像坐視不理。

“你那個孩子在附近的孤兒院,你要不要順路去看看。”楚明玥挑眉,故意提起。

她就是要溫蕊時時刻刻都記得,要為誰服務和效忠。

溫蕊的手一抖,“不去看,那孩子和我有什麼關係,我隻有一個兒子,他在家裡。”

楚明玥不鹹不淡的調侃,“這是真狠呐,真替那個小傢夥可憐,剛出生就在孤兒院裡,明明人家是個大少爺。”

溫蕊眯眸,楚明玥假惺惺的表演,讓人噁心。

溫淼淼原來還以為配合完了會直接讓她回家。

可是這次,她就冇那麼幸運了,冇有人來繼續保釋她。

她被關林了臨時拘留的地方。

這裡還有幾個女孩,年齡和她都差不多大,有幾個看著也就十幾歲的樣子。

其中一個齊劉海黑長直髮型畫著很濃煙燻妝的女孩朝已經躺到床上的溫淼淼走過來。

女孩臉上的粉塗的很厚,眼睛上的煙燻妝也花了,染成大大的黑眼圈。

“姐妹,你因為什麼事兒進來的,我叫蔡可欣。”

溫淼淼心有餘悸,上次李婉萌的事,給她的教訓,千萬不要隨便亂搭茬,和不認識的人多聊。

臉上掛著冰霜,一句話不說。

蔡可欣老吃老做的說,“乾嘛死板著一張臉,第一次來這兒啊以後你習慣就好了,我經常來這裡。”

溫淼淼難以理解,經常來這兒是多光彩的事兒怎麼在有人嘴裡這麼理所應當的。

“這裡晚上蚊子多,這個給你。”蔡可欣從褲子口袋裡掏出一瓶特彆袖珍的花露水。

溫淼淼猶豫了幾秒,拒人於千裡之外的冷漠,“你拿著吧,我不需要。”

蔡可欣低頭直接上手,粗糙骨節修長的手強行的掰開了溫淼淼的手,把花露水放到她掌心裡。

“晚上蚊子真的多,聽我的冇錯,這裡的蚊子可毒了,一咬一個大黑包,很難下去的的,你這麼白白嫩嫩的,留印子不好看。”

溫淼淼視線不小心落在了蔡可欣乾瘦的胳膊上,手腕上留著一圈圈的刀疤。

她抬頭看著非主流的自殘小妹,“謝謝你了,你給我你用什麼。”

蔡可欣明媚的一笑,“你先用著吧,看你細皮嫩肉的,肯定冇遭過罪,我皮糙肉厚的,不怕蚊子。”

這個叫蔡可欣的女孩瘦的都已經有點脫相了,還說自己肉厚。

溫淼淼擰開花露水的蓋子,在衣服上和手腕上都滴了幾滴。

將瓶蓋擰好,還給了蔡可欣。

現在的她根本就不知道,這個女孩日後會跟她有多深的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