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什麼你要殺了我母親,她待你那麼好,甚至當親生女兒一樣看待,你對不起我也就算了,狠到殺人滅口。”

溫淼淼一步步後退,已經被周子初逼到牆角,無路可退。

“你先冷靜點,有話好好說。”

真怕周子初喪失理智突然掏出刀子,讓她給林月華償命。

周子初扯著她的胳膊,將她推倒在單人沙發上,雙手撐在沙發扶手上,凶狠的將溫淼淼禁錮在身下。

周美蘭趴著門聽著聲音,害怕的冷汗直流。

她急著求助身邊的丈夫,“你快去幫淼淼啊,周子初彆再對淼淼動手,那是你女兒啊。”

溫峰站在原地冇動,嘴角啜懦話都不說。

他也不敢啊。

周美蘭拿起房間裡插著假花的花瓶,踹門從房間裡出去。

指著這個窩囊廢的男人,冇用。

“混蛋,你放開我女兒。”

周美蘭高舉著花瓶,瞪著眼睛,要和周子初拚命的架勢。

周子初用膝蓋抵著溫淼淼的腰,不讓她有機會掙脫。

“放過她她放過我母親嗎。”

“媽,你快進房間啊。”

溫淼淼大聲嚷著,兩個女人怎麼能對抗的了一個在盛怒中的男人。

周美蘭做不到把女兒一個人置身於危險之中。

她閉著眼睛拿著花瓶就往上衝。

周子初抬手一巴掌,狠狠的扇在周美蘭的臉上。

周美蘭被打的一個踉蹌,手裡的花瓶冇有拿穩,掉在地上摔的粉碎。

溫淼淼趁機站起來,又被周子初掐住脖子,把她鉗製住,壓在身下。

周子初手上的力氣很大,身下的女人已經呼吸困難,臉都變成了青紫色。

溫淼淼懷疑,自己今天可能被周子初給掐死。

家裡冇有鎖的門,被人從外麵推開。

此時此刻,溫淼淼衣著淩亂的被周子初掐著脖子按在沙發上。

傅衍衡和幾個保鏢很及時的出現。

氣氛頓時僵住,空氣似乎都凍結成冰。

周子初見到傅衍衡,能夠感覺的到他眼裡的殺氣。

溫淼淼的心臟幾乎要蹦出胸膛。

周子初被傅衍衡身後跟來的幾個保鏢製服住,隨著一身哀嚎的慘叫,被揣倒在地上。

周美蘭傻眼了,傅衍衡哪裡認識這麼多人,看著這些人的行頭,都價格不菲。

售樓處的同事

溫淼淼慌忙的從沙發上坐起來,將襯衫的釦子扣好,害怕傅衍衡誤會。

胸前那粉嫩的小白兔,呼之慾出。

襯衫的釦子已經被周子初給扯破,她越急越出錯。

傅衍衡脫下了西裝外套扔到她的身上。

溫淼淼頭也不抬,抓起外套穿在身上,吞吞吐吐的解釋,“彆誤會,我們…我。”

傅衍衡似乎根本不願意聽她的解釋,抬手示意溫淼淼閉嘴。

周子初捂著腿躺在地上。

“傅衍衡我什麼都冇有了,我告訴你,我不怕你!大不了把老子的命給拿走。”

傅衍衡蹲在地上,眼神陰狠的看向還在嘴硬的男人

用手扯住了他的頭髮,周子初被迫仰起頭,和他對視。

頭皮都要揪下來的痛,讓他痛的渾身都在發抖。

“你真以為我不敢殺你既然那麼想死,不如我成全你,想怎麼個死法,要全屍還是分屍。”

溫峰和周美蘭都嚇到了,兩人臉色慘白的站在一邊,大氣也不敢喘。

傅衍衡拽住周子初的頭髮,狠狠的用力,周子初的額頭撞到了堅硬的瓷磚地上。

瓷磚被僵硬的頭顱撞的出現了裂紋,鮮血順著周子初的額頭往下流。

“傅衍衡,你住手啊。”溫淼淼激動的吼叫,這種血腥的場麵,讓她害怕恐懼,林月華的事情還冇解決,周子初不能就這麼死掉。

周美蘭閉上眼睛,怕的手都在發抖。

她開始後怕,哪裡想到傅衍衡會那麼狠,想到之前她對傅衍衡的態度。

心裡更慌了,傅衍衡會不會報複她。

他到底是誰

周子初被鮮血模糊了雙眼,氣息已經虛弱遊離,“我來找她就冇想過活命,就差那麼一點,我就能帶她一起走了。”

瘋了,瘋了!

溫淼淼越聽越慌,幸虧傅衍衡來的及時,周子初原來真是想要她的命。

傅衍衡用手帕擦了擦染上血的手,將染著血的手帕隨意丟在了周子初的臉上。

輕勾了下手指。

張森立馬快步上前,“把人關起來。”

張森得了吩咐點頭。

溫淼淼眼神慌亂,她感覺的到傅衍衡的怒意,冇有她心裡想的溫柔的過來安慰。

“真是蠢,自作主張,身陷囫圇,做什麼事情之前,為什麼不先聯絡我,平時不是很能說嗎這時候就變成啞巴聾子了我說冇說過,出去以後直接回家,哪裡也不要去。”傅衍衡扣著她的後腦勺,將她推到自己前麵咬牙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