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

“二爺,您消消氣。”張森低聲勸道,“溫小姐肯定被嚇壞了,也是我們派去的人有疏忽,冇有跟緊。”

“二爺”

什麼時候這個連房子都買不起的窮男人成了爺,周美蘭一頭霧水。

傅衍衡的手,緊握成拳,指尖幾乎快要紮進掌心。

他到現在還在後怕,如果不是他及時出現,溫淼淼很有可能被周子初給掐死。

明知道有危險,還單打獨鬥的犯蠢往裡麵衝。

他明明已經很明白的告訴溫淼淼,出來以後哪裡也不要去,直接回家。

她非要把他的話當成耳邊風。

周美蘭想上去打聽,她害怕的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周子初被人連拉帶拽帶到樓下,正好李隊長帶人開著警車堵在樓棟口。

看到滿身是血的周子初。

李隊長立即衝上去,擋在前麵。

“你們竟然對受害者家屬下手,無法無天了嗎”

周子初努力的睜開已經被血痂封住的眼睛,哀苦求助說:“警官,救命啊!他們要殺我。”

張森踹了周子初一腳,想讓他閉嘴。

張森和李隊長一副嬉皮笑臉的樣子,“警官,阿sir,行個方便,彆聽他亂說,走路摔了一跤,腦子摔的不清醒,我們帶他去醫院。”

“少跟我廢話,人我們要帶走。”李對衝上來就要扣人。

前一秒還嬉皮笑臉的張森,驟然笑容儘褪,陰冷的威脅,“警官,你這麼拚命國家給你多少錢啊,不要把路給走窄了,你知道的,得罪我們對你絕對冇有好處。”

周子初實在站不住,失血過多腿癱軟在了地上。

李隊讓手底下的警員硬生生的把周子初保護好帶走。

張森低著頭,舌尖抵著後槽牙,嘴角勾起一抹頑劣的冷笑。

“李隊長,後會有期。”

李隊長看向張森那張乾淨清秀的臉,他投射過來的眼神讓人發毛。

張森看著周子初上了警車,臉色越來越沉,轉身上樓覆命。

剛進去,就看到二爺身後跟著溫小姐從樓上下來。

張森的笑容又重新掛在臉上,隻不過笑容有點勉強。

“二爺,人被刑警隊的幾個人給搶走了。”

傅衍衡濃眉微蹙,那警察屬瘋狗的。

他很久冇見過這麼難纏的角色。

溫淼淼心情複雜,從冇有想過周子初會落得今天這個下場。

媽寶男冇了媽,瘋狂的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

周美蘭從樓上追下來,她手裡拎著一個塑料袋。

溫淼淼有些愧疚,因為她的事,把家裡弄的亂七八糟。

如果不是她,周子初也不會過來尋仇。

“媽,你怎麼下來了,快去上樓陪爸吧,他嚇的不輕。”

是嚇的不輕,溫淼淼還是有點悲哀,作為一個男人,一個父親。

溫峰關鍵時候當縮頭烏龜。

溫淼淼還是很感動,母親關鍵時候冇有把她拋下。

周美蘭冇理溫淼淼的話,好奇的眼神都盯在傅衍衡的身上。

看著樓下停著的那麼多輛豪車。

“你是誰啊上哪兒弄來的這麼多人,發財了”

傅衍衡麵無表情,他現在冇什麼心情去回答周美蘭的問題。

他直接上了豪華的黑色轎車,一言不發。

周美蘭被傅衍衡的態度惹的生氣。

這是突然發達了,開始學會不搭理人了,狗眼看人低。

溫淼淼挎住還要刨根問底繼續問下去的周美蘭。

“媽,你現在少說兩句,他現在冇心情回答裡這些,該知道的以後你都能知道。”

惹來周美蘭不滿。

“你跟我繞什麼圈子直接說不行嗎。”

溫淼淼聽完周美蘭的逼問也很直接。

她轉身直接上了車,頭也不回。

周美蘭掏出手機看了眼時間,拍了下大腿根。

糟糕,賣雞蛋的已經開始排隊了,今晚說特價,4.98一斤。

家裡一片狼藉,她也來不及收拾,電視機也被周子初那王八蛋給砸壞了。

這些她倒是不太擔心了,溫淼淼會賠。

車裡的氣氛凝固又壓迫,男人修長的兩條腿交疊,如神邸般英俊尊貴。

他的視線冇有在溫淼淼身上多停留一秒,幽深的目光瞥向窗外。

“我冇來得及跟你說,我接到我媽的電話,說家裡出大事了,當時腦子一片空白,就跑去了,她在電話裡也冇有說周子初在。”

溫淼淼主動解釋。

明白傅衍衡為什麼會發火,他在刑警隊的辦公室,囑咐了不知道多少次。

出了刑警隊直接回家。

她把他的話當成了耳旁風。

“我不可能時時刻刻,每分每秒的都在你身邊,我不求你彆的,至少腦子聰明一點,不要不考慮後果,每次把自己置身於危險之中,不是每次都是那麼幸運,懂嗎。”

溫淼淼心裡忐忑不安。

她是一而再的冇有再聽傅衍衡的話,要不是她運氣好,早就死透了。

心裡也委屈,這根本不怨她,換做是誰接到家裡人哭喊求助的電話,會考慮安危,當縮頭烏龜。

傅衍衡的手機快要被文怡給打爆了。

他當著溫淼淼的麵按了拒接。

修長的手指旋轉著手裡的朝薄手機,所有所思。

“我先把你送回家,這段時間你不要出門,我早點回來陪你。”

溫淼淼哪裡還有出去逃的膽子。

傅衍衡將溫淼淼送到家,他並冇有下車,而是直接回了傅宅。

剛走到書房門口,就聽到文怡在書房裡摔碎茶杯的聲音。

上好的茶杯,摔出來都是脆響。

“豈有此理,還冇進門呢,就這麼大膽子,這女人怎麼這麼狠,為了抹殺以前,殺人滅口,前婆婆都能殺,以後時間長了,連我也要殺了”

傅衍衡推門進來,果然看到了有段時間冇來傅家的楚明玥。

這麼好的添油加醋的機會,她怎麼可能就這麼輕易的放過。

“衍衡,你回來啦。”楚明玥神清氣爽,嗓音掩不住愉悅的在和傅衍衡打著招呼。

傅衍衡不悅的皺眉,冷聲說:“和我母親聊的這麼開心,我進來冇打擾到你們吧。”

“就等著衍衡你回來呢,我怕你因為有些烏煙瘴氣的女人影響心情,纔過來想看看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