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淼淼連續給傅衍衡打了二十幾個電話,從無人接聽到手機關機。

心裡惶惶不安,能在傅氏集團上班的喜悅,早就被周子初這畜生碾碎到煙消雲散。

都說一夜夫妻百日恩,她和初三年的夫妻,哪裡有一點恩,都是怨。

她覺得自己罪該萬死,把無辜的傅衍衡拖下水。

頂層夜色酒吧的私人包廂裡。

傅衍衡慵懶地倚著真皮的高級沙發,手上拿著紅酒杯一飲而儘,胳膊上的肌肉隨著動作撐起了他的白色襯衣。

沈子安瞄到傅衍衡的手機剛剛一直在響,最後怕是他覺得吵了,直接關機丟在了一邊。

“衍衡,你這是惹上感情債了”

沈子安桃花眼眯著,迎著傅衍衡那張冷如冰窟的臉,知道總裁今天心情欠佳。

“感情債你覺得感情這兩個字安在我身上合適嗎”

沈子安笑了笑,傅衍衡確實和感情兩個字不貼邊。

傅衍衡一直都是個極度清醒又冷漠的人,不會在無意義的事情上浪費時間,其中就包括女人。

“你讓我查的人,已經查到了,資料發到你手機郵箱了,衍衡你什麼時候對這種小公司上心了”沈子安又給傅衍衡倒了杯酒,

傅衍衡這才重新拿起手機按了開機。

剛開機,溫淼淼的資訊就一條一條的疊加過來。

-你上車了冇有買票了嗎,到哪裡了。

-為什麼不接電話(委屈jpg)

-你不會出事了吧,周子初的人找到你了

-回個電話好嗎(大哭jpg)

-你是安全的嗎

傅衍衡用手鬆了鬆襯衫釦子,長指在螢幕上停留一瞬,想到溫淼淼對他說的那些話,還是冇有回覆。

過後的關心,在傅衍衡這兒已經冇有任何意義。

他點開郵箱裡周子初的資料,嘴角噙著冷沉的鄙夷:“猴子稱霸王。”

沈子安一頭霧水:“這人是誰啊能這麼大本事讓您親自關照。”

傅衍衡臉色陰暗,冇有回答,起身拿起西裝外套起身準備離開。

沈子安將杯子中還剩下的半杯酒一飲而儘,也跟了上去。

走廊裡,女人的嬌-喘伴聲從路過的包廂裡傳來,傅衍衡麵無表情恍若未聞。

沈子安倒是被嬌嫩的聲音吸引,透著包廂門上的玻璃窗往裡看了眼。

戲謔的說:“這幫小畜生,還真會玩。”

傅衍衡點了根菸,眸底帶著不耐,清冷的開口:“走了!”

這時包廂門被人從裡麵打開。

發現了有人在外麵偷看,從裡麵衝出來了幾個年輕男人,渾身帶著怒氣。

包廂門大敞四開著,傅衍衡餘光無意間瞄到裡麵香豔的場景。

兩個女孩渾身赤-裸,披頭散髮的跪在沙發上,一副等人淩虐的樣子。

濃眉微蹙,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瘋了,怎麼見誰都長得那麼像溫淼淼。

看著其中一個女孩,腦子裡都是溫淼淼的影子。

那女孩樣子也挺慘,滿嘴的白濁,頭髮上,臉上。

傅衍衡已經見慣不慣這種群體遊戲,冷漠的走開,留下沈子安。

幾個年輕人看清包房門口站著的是沈子安,原本囂張的神情,全部變成驚恐。

點頭哈腰的叫著“沈總。”

城中的富二代,怎麼可能不認識,傅氏集團總裁身邊的紅人沈子安,就算他們老子來了,見到沈子安也得畢恭畢敬。

沈子安懶得和這些小毛崽子打交道,調侃的問了聲:“又找了小模特”

其中一個忙獻媚的回話:“藝校裡的女學生,都嫩著呢,沈總有冇有興趣,有興趣您都可以打包帶走。”

說著抬手朝裡麵的女孩叫喊說:“溫蕊,你來招呼沈總。”

周子初嫌惡的掃了掃手,“彆什麼貨色都往我這裡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