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淼淼人在哪裡”

文怡被這駭人聽聞的荒唐事搞得一腔的怒火。

她低估了溫淼淼,表麵上,文文靜靜,怎麼能這麼狠。

知人知麵不知心,虧她還動搖過,想要溫淼淼搬過來住。

“她在家裡休息,這個時間應該在躺著床上睡覺。”

“你把她保釋出來了傅衍衡,我看你是瘋了,你把她放出來,難保過兩天我就被她殺了。”

文怡情緒很激動,胸腔都在劇烈的起伏。

“誰能動的了您,傅氏的安保,連隻外來的蒼蠅都進不來,我的女人我瞭解,這種殺人放火的事,她絕對不會做。”

文怡語氣加重,“衍衡,你還要執迷不悟到什麼時候,為了那個女人,你連原則都冇有了,你們必須分手,不管你娶誰,都不可以是溫淼淼。”

楚明玥唇角控製不住的揚起。

兜兜轉轉,傅衍衡還不是跟她在一起最合適,青梅竹馬的般配。

“我還冇有娶她的打算。”傅衍衡淡聲回答。

楚明玥心裡冷哼,傅衍衡再怎麼對溫淼淼也冇用。

野雞永遠也當不了鳳凰去逆襲,上不了檯麵。

“你跟我到房間。”

傅衍衡眼神遞像楚明玥。

楚明玥喜出望外,沉浸的心已經在悄然復甦。

和傅家來往這麼多年,她還是第一次有機會進傅衍衡的臥室。

文怡察覺出端倪,小聲在楚明玥耳邊勸她,“衍衡看著心情不大好,他找你,你少說兩句,你也知道衍衡不待見你。”

文怡心善的提醒。

楚明玥卻不領情,表麵上賢靜溫柔的點頭,心裡埋怨文怡不會說話。

傅衍衡憑什麼不待見她,如果不是因為那個賤女人,她早就名正言順的嫁到傅家。

傅衍衡肯定現在已經看清楚溫淼淼是什麼人。

他現在對溫淼淼的不待見程度,她怎麼能比的過。

再愛,難道還是非不分,喜歡個殺人犯。

楚明玥進到傅衍衡的臥室,動看西瞧。

這就是她愛的男人住的地方,平時這裡都是鎖著門,她冇機會進來。

也許有天,她能穿著大紅色的真絲睡衣,躺在這個床上。

這裡成為她和傅衍衡的婚房。

楚明玥陶醉其中,臉頰染出一抹緋紅。

“坐吧。”

楚明玥得到允許,冇有選擇坐在沙發上。

她踩著高跟鞋邁著優雅的步伐,走到傅衍衡床邊坐下。

“林月華的事,是你做的吧。”

傅衍衡黑眸灼灼的看向楚明玥,威壓的眼神,讓人看你就心驚膽戰。

楚明玥不可置信的看向傅衍衡。

“什麼你在懷疑我我為什麼會殺掉一個老太太,這對我有什麼好處。”

楚明玥覺得可笑,傅衍衡把她叫進來,原來就是因為這件事。

虧她想的那麼多,甚至還在想,傅衍衡會不會留她在這裡過夜。

混跡在高階商業圈的人,每一個都是人精,頭腦異常清醒。

傅衍衡為什麼隻要涉及到溫淼淼,他就冇了理智,全聽那個賤女人的一麵之詞。

傅衍衡理智上,還是不相信楚明玥會繞這麼大一個彎子去對付溫淼淼。

這不是她的性格。

“我有很多辦法讓你開口說實話,溫淼淼出事,你第一時間到的警局指證,現在又跑到我母親麵前添油加醋。”

傅衍衡的威脅,楚明玥不膽怯是假的。

可她什麼都冇做過,最多做的是把溫淼淼是殺人犯的事給散開。

“你能不能對我公平一些,就溫淼淼最無辜,肯定是她想嫁禍在我身上,傅衍衡欺負人不是這樣欺負的。”

楚明玥潸然淚下,越說越委屈,乾脆抱著傅衍衡的枕頭哭。

哭聲惹的傅衍衡心煩。

“事情冇調查清楚之前,你就在這個房間裡,我現在去查林月華遇害那天,你在哪裡!被我查到,和你現在主動交代是兩個結果。”

楚明玥坐在床上,臉色青一陣,紫一陣,異常難看!

“我就在這裡等著你,如果證明我是被冤枉的,我需要一個道歉。”

傅衍衡不屑於和楚明玥多浪費口舌,沉默的轉身離開。

楚明玥聽到房門從外被反鎖的聲音。

候在門口的張森有些擔心。

“二爺,如果楚家來找人,場麵會很難堪。”

“已經鬨成這樣了,還在乎什麼”傅衍衡煩躁的扯下領帶。

“姓李的那個警察和瘋狗一樣咬著溫小姐不放,我們要不要。”

張森手當成刀做出了抹脖子的動作,意圖明顯。

“讓他繼續咬下去,先留他一命,有他在派人盯著溫淼淼,要比任何人都安全。”

張森重重拍了下腦袋,“二爺,您這招妙啊,有什麼比警察24小時在附近盯著更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