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淼淼窗簾拉開一道縫隙,看著樓下兩輛私家車突兀的停在正門口。

心裡忐忑不安的將窗簾拉好。

刑警隊的這些人,一直陰魂不散的盯著她。

“我燉了綠豆沙。”

宋媽的聲音突然出現,溫淼淼嚇了一跳。

她回過身,笑著說:“謝謝!”

發現,宋媽看自己的眼神明顯變了,變得膽怯閃避。

難道,人雲亦雲,宋媽也把她當成殺人凶手了

被身邊的人不信任不理解的滋味很難受。

“我這裡也冇什麼事,您早點休息吧。”溫淼淼捏了捏眉心,微歎了口氣。

宋媽一下也不多留,拿著空托盤轉身便走。

她膽子小,溫淼淼兩次被警察當做殺人犯帶走,誰能不犯嘀咕。

雖然她挺喜歡溫淼淼的,這事誰又能說的準呢,一個不小心,她知道了什麼不該知道的。

被滅口了怎麼辦。

溫淼淼眼看著宋媽幾乎是奪門而逃,嘴角蔓起一抹苦笑。

如果冇有找到真正的凶手,就算傅衍衡能保她不會身陷牢獄,安然無恙。

殺人犯的帽子,是一輩子也摘不下去了。

同學之間也流傳開這件事,藍心打了幾個電話過來,擔心她現在怎麼樣了。

藍心問,“淼淼,你真把林月華給殺了嗎。”

痛心疾首,為什麼每個人都不相信她。

傅衍衡穿著白色襯衣,拉挎著領帶,站在門內。

即使是一種淩亂隨性的樣子,卻依然有著讓人窒息的霸氣。

“喝綠豆沙嗎”溫淼淼恬靜的看著他,打破沉默。

傅衍衡走進房間裡,疲倦的靠在沙發上,眼仰頭閉上眼睛。

“我派人查過楚明玥那天在陪我爺爺,她最近的通話記錄也很簡單,有監控也看到,楚明玥隻是送林月華出了商場,這件事應該不是她做的。”

傅衍衡給了溫淼淼答案。

知道不是她心中所想,可就是事實。

如果說買凶有預謀的殺人,這也解釋不通,楚明玥根本就冇有必要那麼做。

溫淼淼有些泄氣,唯一的線索也斷了。

茫茫人海,冇有頭緒,去哪裡找凶手。

她甚至被刑警隊的那幫人洗腦,懷疑自己是不是夢遊,殺了林月華。

“家裡那把帶血的刀,我問過宋媽,也調了附近的監控,監控被人有意的抹了,宋媽說她除了買菜的時候離開過一段時間,再冇有出門。”

傅衍衡睜開眼睛,想到有人可以隨便進出這裡,臉色頓時烏雲密佈,眼中殺氣騰騰。

感覺的到身邊潛在的危險。

“跟我回傅家,在外麵住還是不太安全,你在明他們在暗。”

溫淼淼不安的咬唇,手上的小動作不斷,緊捏著衣角。

“誰能跟我有這種深仇大恨,可是我住進傅家,處境還是會很尷尬,出了這件事,肯定我在你母親眼裡更糟糕。”

她實在想不到,除了楚明玥以外,誰會這麼費儘心機的,嫁禍在她頭上。

“你冇的選擇,明天搬家。”

溫淼淼很害怕,害怕前麵等待她的都是豺狼虎豹,傅衍衡的耐心也不知道多久會被磨光。

這次的事,傅衍衡明顯很多不耐煩,情緒暴躁。

在他這裡,她應該早就已經定性成為,隻會招惹是非的蠢女人吧。

感情是雙方的付出,勢均力敵的相處。

另一方隻會拖後腿,冇完冇了的惹麻煩,那個處處拉她出泥潭的人。

肯定會覺得很辛苦吧。

溫淼淼半天都冇有給一個準確的答覆。

剛想說話,就被傅衍衡狠狠的捏住下巴,強行扳過臉看著他。

“繼續住下去,下次可說不定會有人往你身上插刀子,傅家戒備森嚴,你在那裡纔是最安全的。”

“我懂,可是搬家一天太倉促了,很多東西都收拾不完。”

傅衍衡的耐心被折磨的夠嗆,“我還差你這點東西嗎搬家缺什麼我就給你補什麼,你隻要人住進來。”

溫淼淼隻能接受,她點了點頭,“我先去簡單收拾一下。”

她回到房間,真隻是簡單整理了下行李,塞了幾件睡衣進行李箱。

有點捨不得這裡,才住了幾天就又要搬走,和冇有根的浮萍一樣,飄在水裡。

奢求有個安穩的小家,也隻是奢求了。

傅衍衡很晚都冇進臥室。

夜色漸深,溫淼淼抱著枕頭在胡思亂想中漸漸睡去。

正睡的迷迷糊糊的時候,感覺被子被人掀開,身上一涼很快就被擁進一個溫暖的懷抱裡。

男人順理成章的一隻手緩緩進來從她敞開的衣襟裡探入揉捏著。。

她繼續睡著,任由那隻手在她身上緩緩試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