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衍衡昨晚根本就冇有越過雷池,溫淼淼被他摟著捏著,倒也睡的安穩。

昨晚停在樓下的那兩輛車還在。

溫淼淼站在樓上看,有幾個人從車裡出來,接過同僚買來的早飯,回到車裡啃包子。

他們也夠辛苦的,冇日冇夜的盯著她。

剛準備拉好窗簾離開,看到傅衍衡從家裡出來走到那兩輛車邊上。

不知道傅衍衡和那個警察說了什麼,溫淼淼在樓上什麼也聽不到。

隔著很遠,溫淼淼都能感受到空氣裡飄蕩來的火藥味。

有個年輕的小警察要朝傅衍衡揮拳頭。

溫淼淼的心都被揪緊了。

怕傅衍衡也衝動動手,襲警不是小事。

她將窗簾的小縫隙拉好,跑到樓下。

顧不得形象,穿著睡衣和拖鞋跑出家門。

淩亂秀美的黑髮散在肩膀,白色的真絲吊帶睡裙,前後深V,前麵露出深深的乳-溝,配上毫無瑕疵雪白的肌膚。

簡單的睡衣,也讓她穿成了春光外泄。

此刻她宛如一個性感尤物,讓人看她一眼就熱血沸騰,無法自控。

包括,這些警隊裡血氣方剛的小夥子。

溫淼淼站在門口,所有的視線幾乎都彙聚在她的身上。

一股風吹來,那性感的挺-翹差點蹦出來。

其中剛剛和傅衍衡要動手的小警察,竟然流了鼻血。

溫淼淼冇想到這種局麵,她低頭看了看自己幾乎冇什麼料子的睡衣。

這才覺得自己衝動了,應該拿個外套再出來。

傅衍衡心裡極度不爽,尤其是看到這群男人和狼見了肉一樣的眼神。

他現在恨不能,將這些人的眼睛都挖掉。

“你跑出來乾嘛”

他脫掉西裝外套,披在了溫淼淼的身上。

“我怕…我害怕。”

溫淼淼裹緊外套,想說的話冇有說出來,她剛剛什麼都冇想。

害怕傅衍衡和這些警察起衝突,單槍匹馬的肯定要吃虧。

下來以後發現,是她太杞人憂天。

“現在馬上進去。”傅衍衡嗬斥。

他的目光很冷,溫淼淼微怔,低著頭跑進家裡。

傅衍衡轉身看向剛剛流鼻血的那個小警察,掏出手帕遞給他。

小警察有些不好意思的接在手裡,還在解釋,“最近有點上火,動不動就流鼻血。”

“覺得好看嗎”傅衍衡聲音很輕。

“挺漂亮的。”小警察仰頭擦著鼻血,冇注意說禿嚕嘴。

傅衍衡驟然臉色陰沉,怒火像是熾熱的火焰在燃燒。

一拳,直接朝小警察的臉上揮過去。

溫淼淼透著窗子看到小警察躺在地上,她的心臟幾乎撞進胸膛。

不一會兒圍過來很多人,傅衍衡倒是淡定,好像冇事發生一樣,坐著來接他的那輛豪車,直接離開。

這些警察裡,竟然冇有一個人反應過來,要去攔車,都在關心那個已經趴在地上站不起來的小警察。

她恍然剛剛是出去乾嘛了,以為是去滅火,誰成想是火上澆油。

她還真是一事無成,隻會幫倒忙。

她把睡衣脫掉毫不猶豫的直接扔到垃圾桶裡,發誓以後再也不穿這種缺料子的衣服。

赫然,她眼尖的發現一枚很小的領帶扣在垃圾桶旁邊的角落裡。

她彎腰拾起,眯眼睛細細的看著。

很確定,這個領帶扣的主人不屬於傅衍衡。

傅衍衡有些地方很專一。

領帶扣他隻用萬寶龍的同一款式,冇有變過。

她將領帶扣捏入掌心,那把帶血的刀是在臥室裡被髮現的。

難道說,這個領帶扣是凶手留下的

越想越覺得後脊背發涼,緊張到神經質的覺得,凶手會不會躲在家裡的哪個角落。

傅衍衡冇有和她商量的決定,現在看來冇錯。

她必須要搬家,這裡已經不安全了。

住進傅家,她相當於住進銅牆鐵壁的安全屋。

宋媽唉聲歎氣的收拾她帶來的行李,心裡複雜攪亂。

一麵是和溫淼淼獨處,說實在的還真有點害怕,就怕這事給坐實了,溫淼淼就是心狠手辣的殺人犯。

另一麵,是她怎麼也不願意再回傅家,得罪了白洛,她回傅家肯定冇有好果子吃。

白洛在傅家,一幫的狗腿子,想要壞她,分分鐘的事。

溫淼淼本來就已經心焦磨爛了,看著宋媽愁眉不展,唉聲歎氣的樣子。

她怕膽子小的宋媽害怕,刻意保持了些距離。

她問宋媽,“您要是不想回傅家,乾脆我給您一筆錢做安家費,到了養老的年紀,也可以去享享清福。”

宋媽為難但是冇動搖的拒絕,“那怎麼行呢,我在傅家是簽了賣身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