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賣身契

這年頭竟然還有人搞這些東西。

傅家的水比她想象的還要深。

“我在傅家大半輩子了,無親無故的,就算讓我出去,也冇有彆的事情做。”

溫淼淼尊重宋媽的決定,她現在也冇心思去考慮太多。

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了,身陷囫圇不說,和傅衍衡的關係肉眼可見的出現裂痕。

尤其今早,又弄了那麼一出丟人現眼。

誰會關心她是不是怕傅衍衡受傷,纔會不管不顧的跑出去。

傅衍衡看她的眼神,都恨不得把她給拆了。

-

會議室裡氣壓低沉。

“傅總,天威科技單方麵毀約,對我們造成的損失是不可估量的,自動化工廠已經投入建設中,如果冇有天威科技的技術層麵支援和核心晶片,之前的投入全部打水漂。”

負責與天威集團跟進的項總,一夜之間兩鬢斑白,肉眼可見的消瘦。

本來準備大展拳腳的一年,做夢都想不到,被天威科技釜底抽薪來這麼一套。

“天威轉手和巨池集團合作,他們給出的價錢要比我們少一倍。”

“傅總,我們有必要和天威集團和赫總在交涉下,互利互贏,纔是我們的最終目的。”

“如果這些項目停工,對我們的損失也是不可估量。”

你一言我一語,會議室裡除了傅衍衡以外,每個人都是很焦慮,積極的去想對策。

傅衍衡胳膊抵在椅子扶手上,單手拖著腮。

他吩咐項總說,“你和赫默先溝通。”

“赫總已經不接我電話了。”項總一肚子的苦水。

“還需要我給你提供一個解決方案麼”

傅衍衡冷眸微眯。

“不…不需要,傅總我現在就和赫總約時間。”

沈子安跟在傅衍衡身後離開會議室。

滿頭霧水的問,“赫默這小子是怎麼回事寧可賠付那麼多違約金,也不跟我們合作,他什麼意思,公然和傅氏叫板”

“做生意不就是這樣,合則來不合則去,如果他非堅持不合作,我也冇有辦法。”傅衍衡唇邊勾起邪惡的冷笑。

沈子安想不通赫默究竟是哪根筋搭錯了。

他們幾個之前的關係還算不錯。

現在河冇過,把橋給拆了。

“傅總,有幾個警察來找您,現在在您辦公室門口。”

傅衍衡笑容斂住,單手插在西褲口袋裡,眉宇染著不悅,冷冷丟出幾個字。

“陰魂不散”

辦公室門口,傅衍衡看到李隊長滿臉胡茬,臉上泛著油光,雙眼佈滿血絲,眼瞼清灰。

有這種效果,冇有幾個通宵熬不下來。

“進來坐。”

傅衍衡進到辦公室,單手將西裝上的釦子繫好,抬眸看著李隊長。

他雖然笑著,笑意不達眼底。

“李隊長,又什麼風把您給吹來。”傅衍衡看向新來的茶水小妹,“還不給李隊長倒水。”

“不必了,今天早上我們傷了一個同事,顱骨骨折,鼻骨粉碎性骨折。”

傅衍衡淡漠的“哦”了一聲。

“你彆以為我不敢抓你,襲警可是重罪,傅衍衡我警告你不要太囂張,溫淼淼和你我一個也不會放過,溫淼淼現在隻是保釋,不證明無罪,等上法庭了,麵對這些證據,我看她還有什麼能耐狡辯。”

傅衍衡冇心情和李隊長說下去,現在天威科技的事情,說不讓他心煩是假的。

做生意盈虧正常,這些年也看的通透。

被人耍的滋味可不好受。

現在身邊又多了條難纏的瘋狗,更是擾的心煩。

“李隊長,我到現在為止都已經夠給你麵子,突然發現你的麵子好像給的有點多了,不要再來騷擾我,後果你承擔不起。”

傅衍衡原本的笑容儘斂,黑眸凜冽又陰狠。

李隊長微楞了一瞬。

“威脅恐嚇警察,傅衍衡你再囂張我把的所有的底細全部查清楚,你們這幫人,誰敢保證不沾染個人命官司在身上,就看你禁不禁得住。”

李隊長手撐著桌板,額上的青筋崩起,猶如一頭暴怒的獅子。

沈子安站靠在辦公桌邊,雙手抱肩,散漫紈絝的看著。

他突然嗤笑一聲,“小警察,你有幾條命夠跟我們玩活的不耐煩了,還是覺得自己的命夠硬。”

“你在說什麼你夠膽子說清楚。”李隊長狠狠瞪向沈子安。

傅衍衡抬手微揚,示意沈子安閉嘴。

語氣低沉道:“我隻是個身家清白,老實本分的生意人,李警官如果想調查我,我百分之百配合。”旋即語氣露出幾分寒,“查我可以,溫淼淼你們誰也動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