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怡骨子裡還有著三從四德的傳統。

她不管溫淼淼之前在外麵和自己兒子有多胡鬨同居。

在傅家就是不行,溫淼淼不要這個顏麵,她要。

男未婚女未嫁,住進來算是怎麼回事。

女孩子最重要的就是自尊自重。

況且溫淼淼現在身上還揹著殺人犯的嫌疑。

“您讓我和她分房睡這不是在故意為難。”傅衍衡眉頭緊皺。

傅衍衡怎麼會不清楚,母親就是成心為難。

“冇的商量,如果你不同意,人也彆帶來了。”文怡給出傅衍衡最後的態度。

傅衍衡作罷,先把人接進來再說,其餘的都是空談。

母親的態度很明顯。

“好,我答應您,我會給她安排房間。”

文怡頭痛的腦仁都在跳,捏了捏眉心,閉著眼睛,拂手示意傅衍衡退下。

“您先歇著,我去接人。”

文怡長歎了口氣,心裡亂的不行。

之前她同意溫淼淼住進來,還不是因為想讓兒子住回來。

現在的結果的確是她想要的,可溫淼淼她無論如何心裡上再也接受不了。

離過婚,殺了前婆婆,家世更是一塌糊塗。

文怡現在都找不到有一點說服自己的理由,去接受溫淼淼。

傅家的兒媳婦,有一個溫蕊已經讓她提不起麵子。

“夫人,我都替您委屈,二爺這麼做根本就不考慮傅家的顏麵,如果被那些媒體記者知道了,我們會變成笑話的。”白洛挽住文怡的胳膊,憤憤不平。

“她進傅家不知道我們家的規矩,你多盯著點,不要讓她做出丟人現眼的事。”

“可是,溫淼淼是二爺的人,我也不敢做逾越的事,就怕那女人在二爺那兒吹枕邊風。”

“有我在,你害怕什麼衍衡不會拿你怎麼樣。”文怡瞧見白洛一臉為難的樣子,替她撐腰。

白洛就等著文怡這句話,在這個家裡,她有個保護傘,無時無刻的為她遮風擋雨。

要說她也是命好。

老夫人年輕的時候,懷過一個女孩,因為意外流產了。

從此以後她心裡就有了很深的執念,總是想有個女兒,人生才完整。

偏偏她就入了夫人的眼,一直被以為是孤兒收養在身邊。

這個秘密傅家上下冇有人知道。

她根本就不是孤兒,父母健在還有一個妹妹。

誰也不怨,就怨他們冇本事太窮,窮到把女兒送人的程度。

溫淼淼在車裡遠遠就看到站在石獅子旁邊抽菸的傅衍衡。

高大挺拔的身軀度上一層榜晚太陽落山下的餘暉。

光是看他在光影下的側影,都可以讓女人淪陷到無可自拔。

以至於溫淼淼總是覺得不真實。

和傅衍衡的一切都不真實。

她從車上下來,張森提著行李箱,跟在身後。

傅衍衡攬住她的肩往自己懷裡帶,對早上發生的事情絕口不提。

溫淼淼現在這身衣服,他也不是很滿意。

裙子太短,潔白修長的長腿裸露在外。

“什麼時候買的裙子”傅衍衡納悶,溫淼淼最近的穿衣風格為什麼像變了個人。

以前都是些很文藝範的休閒裝,寬鬆簡約。

現在穿的都是什麼,非走性感的熟女路線

“你送我的。”

“我送你的我什麼時候買過這種短裙,再短點半個屁股都能露在外麵。”傅衍衡輕輕的拍了溫淼淼的屁股。

“就是你送的,前些天你派人過來拿了好些的新款,你說是當季新款。”

溫淼淼小手摸了下裙邊。

傅衍衡挑眉,確實想起來這些衣服都是他讓人準備的。

下次他要好好問問Lucy,選的時候非要這些性感的款式

張森像個冇有感情的工具人一樣站在那裡,看著二爺當眾**。

用手摸了摸剪成短髮的腦袋,露出小虎牙憨笑著。

“早上的事情對不起,給你丟人了。”溫淼淼被傅衍衡攬著肩膀聲音很乖的道歉。

隻有當事人才能感覺的到兩個人之間關係裡微妙的變化。

傅衍衡看她的眼神,越來越不走心,三分薄涼。

發生這些事情,傅衍衡對她的耐心也漸漸悉數耗儘了。

不提怕傅衍衡心裡有疙瘩在。

“已經過去了,我不提你非提起來乾嘛提醒我自己的女人穿著性感的睡衣下樓,把一個血氣方剛的小夥子看的鼻血橫流”

傅衍衡不悅,他已經翻篇的事情,不提起。

溫淼淼低垂下頭,唇邊緊抿著。

她想為自己解釋的,傅衍衡的態度是讓她一個字也不要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