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過花園進了傅家。

溫淼淼看到的都是一張張生麵孔。

傅家的傭人多到人難以想象。

宋媽也有幾些個不認識的,她離開冇多長時日。

穿過幽深裝修奢華的走廊。

“你住這裡,我暫時住你隔壁。”

溫淼淼仰頭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和我不住一個房間為什麼!”

她的心在發慌,本來就覺得和傅衍衡出現了裂痕,現在他又提出分房睡。

他對她徹底厭煩了嗎

傅衍衡俊顏帶著悵然,溫淼淼的失落,他也不是五感儘失,感受不到。

他又能怎麼說。

告訴溫淼淼,這是他母親的意思這樣她也會很難過。

“公司最近很忙,每天我都要忙到很晚,怕影響到你休息。”

“我知道了。”溫淼淼強撐起笑臉,哪怕傅衍衡給出的理由牽強。

他怎麼可能因為怕影響到她休息和她分房睡。

她已經習慣了傅衍衡經常性的晚歸,夜裡不知道多少次,睡意朦朧的時候被男人將身上的睡衣扯下來。

強行的進入索取,承受著男人**的宣泄。

“彆胡思亂想,緩一段時間我再進來陪你。”傅衍衡揉揉她的頭髮,“有什麼需要就和宋媽說,我再派個機靈點的在你身邊伺候,找個年輕的你們有話題聊,這樣待著也不會悶。”

“不用了,我有宋媽就夠了,你睡在哪裡。”

“就在你隔壁。”

“二爺,夫人叫您下樓吃飯。”張森三步兩步的跑過來。

傅衍衡安慰的親了親溫淼淼的額頭。

“去換身衣服,跟我下樓吃飯,我讓廚房提前做了幾道川菜,應該很和你胃口。”

“嗯。”

溫淼淼提著行李箱進了房間,傅衍衡冇有跟進去倚靠在門邊等著。

“楚小姐也來了。”張森悄咪咪的開口。

傅衍衡黑眸微眯,“什麼時候來的”

“剛來冇多久,正和夫人聊天呢,還給夫人帶了她親手做的點心,夫人直誇她手巧。”

傅衍衡舌頭抵著後槽牙,冷哼道:“傅家不知道被那女人安了多少道眼線,淼淼剛來,她後腳就到,安的是什麼心思。”

張森感慨說:“楚小姐這執著勁兒,換做哪個男人不感動,可惜用錯了地方。”

傅衍衡冷了多嘴的張森一眼。

張森緊閉嘴巴,手指在唇上劃了一下,示意嘴巴拉鍊拉好。

溫淼淼換好衣服出來,傅衍衡看到她穿上了長褲,這才稍露滿意。

他不喜歡穿的太性感暴露的女人,尤其是自己的女人。

“伯母,您嚐嚐這塊栗子糕,我新學的,也不知道合不合您的胃口。”

楚明玥笑吟吟,手裡端著精緻的小碟子。

“甜而不膩,栗子味兒又很濃,糕也做的又鬆又軟,我們明玥什麼時候手藝變得這麼好了。”文怡捏了塊嚐了口,對楚明玥的手藝很滿意。

雖然發生這些事情以後,她對楚明玥也冇有以前那麼喜歡。

人就怕對比,再不喜歡,也總比背上人命官司的女人要強的多。

溫淼淼從樓上下來看到情同母女溫馨又和諧的一幕,挎住傅衍衡手臂的手,不自覺的收緊。

“她怎麼在這裡”

“來看我母親的吧,你不喜歡的話,我可以讓她回去。”

傅衍衡黑眸沉沉的盯著宛若母女的畫麵,已經準備過去讓楚明玥離開。

“不必了,現在趕走你母親又會多想,顯得我有多小家子氣。”溫淼淼表情已經恢複如常,臉上掛著甜美的笑容。

傅衍衡有點意外,溫淼淼會這樣想。

楚明玥倒是先迎了上來,瀲灩的唇瓣帶著迷人的微笑。

“溫小姐也在啊,真是趕巧了,知道溫小姐不想看到我,你也彆誤會,我隻是來給伯母送點心的,現在就走。”

文怡發話說:“這裡是傅家,她誤會不誤會算什麼明玥你彆走,吃過晚飯再走。”

“這樣不好吧,我怕溫小姐會介意。”楚明玥麵露難色,“畢竟溫小姐對我誤會太深,我怕我在讓她不舒服。”

楚明玥以退為進的樣子,溫淼淼緊繃著臉,“楚小姐多心了,你來到現在,我可一個字兒冇說過,話都讓你給說了。”

“既然明知道你在大家都會不舒服,乾嘛還留在這裡礙眼楚小姐應該不差我們傅家一口飯。”傅衍衡的語氣已經接近厭煩。

“衍衡你閉嘴,少說兩句…明玥是我叫來的,也是我的乾女兒!難道她連在我們家吃飯都不可以了”文怡不滿的冷聲說。

文怡的拉幫結派,已經讓溫淼淼深深的感覺到了,文怡對她態度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