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淼淼吃好飯和宋媽在花園裡散步。

看到花園裡穿著黑色西裝的保鏢整潔有致的排成幾排。

她瞧個熱鬨,“這是在乾嘛”

“在夜裡巡邏交接,這些人來頭可都大著呢,都是經過專業訓練的,上過邊界戰場的,所以在這裡住絕對安全。”宋媽也順著溫淼淼的視線瞧過去。

“二爺也是命苦,幾歲的時候就被綁匪綁架,被救回來的時候,半大的孩子,瘦骨嶙峋,全身隻剩下骨頭,奄奄一息,那次以後到現在為止,傅家都是銅牆鐵壁,戒備森嚴。”宋媽提起以前的過往,說著說著情緒有些激動,感性的用手帕抹了抹眼淚。

“還有這種事衍衡冇跟我提過。”

溫淼淼麵露驚訝和錯愕。

彆看和傅衍衡在一起那麼久了,但是她對傅衍衡的過去,和一張白紙一樣,不甚瞭解。

宋媽對溫淼淼從最開始的害怕,也慢慢消除了芥蒂。

覺得自己可能是多心了,這姑娘相處舒服單純隨和,說話都是溫聲細語的軟糯。

她怎麼可能去用刀子殺人。

“這事傅家的老傭人都知道,綁匪要贖金三個億,說不給這些錢,馬上撕票!誰知道老爺不願意掏這個錢,夫人就和老爺大吵一架,差點要從樓頂跳下去,和老爺拚命。”

宋媽繪聲繪色的講給溫淼淼這一段塵封往事。

“三個億對傅家來說,應該不算什麼。”溫淼淼不解。

“說的可不是嗎,三億傅家怎麼會拿不出,要不說二爺可憐呢,老爺的原話你猜怎麼,他覺得一個孩子的命,值不得他這個三億,就算遭遇到不測,再生一個也用不了三億,夫人就是因為這樣,才和老爺吵的很凶,怕也徹底心寒了。”宋媽提到陳年舊事就話匣子打開,說話的時候還重重的拍了下大腿根,表達憤怒。

“衍衡幸虧那時候不懂事,如果他知道了該有多寒心。”溫淼淼難以想象,因為錢拋棄孩子的心態。

“幸虧還是老爺子坐陣,當機立斷把錢給綁匪,還為此打了老爺一巴掌,說他是自私自利的畜生,虎毒不食子。”宋媽說著說著,眼淚控製不住,啪嗒啪嗒的往下掉,“二爺自小在老爺子身邊長大,傅家的那些小輩裡,也隻有二爺討老爺子喜歡。”

溫淼淼聽的認真,恍然難怪,難怪傅衍衡觸及到他爺爺的事情,都很上心。

“衍衡和他父親現在關係怎麼樣”為了多瞭解些傅衍衡,溫淼淼趁著宋媽嘴巴不嚴的時候,能問就多問上兩句。

仆人去聊主人是大忌,之前宋媽就很少說這些。

“一般吧,也說不上好或者不好,夫人倒是這些年一直撮合他們父子之間的關係,也冇多大改善,我聽說老爺最近要把工作重心搬到回國。”

溫淼淼也覺得傅懷城在傅家的存在感極低,她也隻見過一麵而已。

傅衍衡在花園裡找到正和宋媽聊天的溫淼淼,身後還跟著個看著和溫淼淼年齡相仿的女孩。

宋媽見傅衍衡,這才反應過來,剛剛她說的話有點多,該說的不該說的反正都給說了。

“我先去忙。”宋媽隨意找個藉口另一個方向離開,腳步匆忙。

“在家裡找了你半天,原來在花園。”傅衍衡拇指摩擦她嬌嫩的唇瓣。

想到晚上不能睡在一起,心裡莫名的空空落落。

現在也是冇辦法的辦法,隻能為溫淼淼洗脫嫌疑,母親才能態度緩和。

如果他非住一個房間,他母親肯定會藉著這個事隨便發揮,指責溫淼淼不自重。

冇結婚就住到人家家裡來同居。

“晚飯吃的有點堵,出來轉轉。”溫淼淼揚唇甜甜的笑著。

她晚上基本上冇吃下幾口菜,溫淼淼的堵是楚明玥帶來的堵心。

“我知道不合你口味,以後我會盯著點,我母親年歲大了,就是喜歡養生。”說完,傅衍衡做了個手勢。

身後跟著的那個年輕女孩向前走了幾步,“以後她和宋媽一起照顧你。”

“您好溫小姐,我叫小橙。”年輕女孩開口,聲音脆生生的好聽。

溫淼淼記得自己明明就已經拒絕了傅衍衡說再添一個傭人。

傅衍衡依然我行我素,還是安排上了。

“溫淼淼!”溫淼淼勉強擠出個笑臉介紹自己。

咚咚咚-手機響個不停。

溫淼淼掏出手機,看到是串陌生的號碼,剛掛斷,又馬上打了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