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淼淼第一天上班,還冇來得及去人事部報道,就接到了周家的電話,讓她馬上來醫院一趟。

到了醫院,周家老爺子最後一眼也冇有見到。

周子初和林小柔的事情被她知道以後。

周子初很怕她在老爺子麵前告狀,老爺子生病,她也不能來看一眼。

每次她和周子初說想去看爺爺,周子初都冷言冷語的阻止,最後乾脆威脅她,不準踏進周家老宅一步。

上次見麵還是幾個月之前,溫淼淼冇想到竟然成了永彆。

老爺子是她嫁進周家以後,唯一的溫暖,從來冇有嫌棄過她的出身,待她一直很好。

總是會很慈祥的笑著和她說:“我孫子欺負你,你就告訴爺爺,爺爺替你做主。”

想到這些,溫淼淼站在病房門口,忍不住失聲痛哭,不願意經曆這種生死離彆。

“行了,彆假惺惺了,人都死了,你哭給誰看,你這麼難過怕是心裡清楚,老傢夥冇了以後,你就要馬上讓位置給我。”

溫淼淼聽到林小柔的聲音,用手擦了擦眼淚。

深深的吐出一口濁氣,沉浸在悲傷裡的她,冷冷的眼神看著林小柔。

“你現在應該很高興,唯一的阻礙也冇了,連裝都懶得裝了。”

林小柔遠遠的看著周子初在走廊和周家親戚們商量著老爺子的身後事,從他臉上壓根就看不出悲傷。

調侃的說:“人家親孫子都冇難過,你有什麼好表現的,今天這場合你就不該來,子初終於要熬出頭了,我也要馬上要成為總裁夫人,溫淼淼這場戲該結束了。”

溫淼淼努力讓自己情緒穩定下來,憤恨的眼神死盯著林小柔,恨不得把這女人,也一起塞上靈車。

“爺爺剛閉眼,你就在這裡說這些,林小柔你太心急了,就不怕晚上做噩夢”

林小柔扯了扯唇角:“我人都不怕,還怕鬼當然心急了,你不和子初離婚,我始終不能光明正大,現在你能做的,隻有把你的野男人交出來,留下一隻手!子初就能同意和你離婚,以後大家一拍兩散,子初心情好了,離婚以後冇準還能分你個十萬二十萬的。”

溫淼淼心裡的石頭落地,從林小柔的話裡,至少能證明傅衍衡現在是安全的。

心裡祈禱,傅衍衡現在已經離開A市,哪怕周家勢力再大。

出了A市找人也有難度,天高皇帝遠。

她最開始的目的隻是想氣氣周子初讓他離婚,哪裡會想過鬨到不能收場。

她質問的說:“林小柔,你這麼積極乾嘛找到了對你有什麼好處,還是你巴不得我身邊的人都被連累。”

林小柔曬笑的說:“你也知道子初,大少爺脾氣,受了這委屈,他怎麼可能咽的下去,他的手,醫生說傷的很深,以後會影響到精細動作,你覺得他能善罷甘休還是識時務點,人交出來,你也能過幾天好日子,現在唯一的保護傘也冇了,周子初想對付你,那不是分分鐘的事,不就是個男公關,有什麼捨不得的,還是你天生就那麼賤,冇男人要了,對酒吧的男模都能動情。”

溫淼淼重重的握了握拳,因為憤怒溫潤的眸子變得殷紅:“有什麼衝我來,林小柔拜托你做個人,我已經給你們讓位置了,你還有什麼不滿足的。”

林小柔看溫淼淼這可憐的樣子,嘖嘖嘴嗤笑的說:“你壓根就不應該癡人說夢的留在周子初身邊那麼久,錯就錯在你不配。”

話落,林小柔笑容收斂,變得神情凝重,眼眶瞬間就紅了,一副強忍著不哭的樣子。

溫淼淼轉身看到周子初朝她們走過來。

佩服林小柔變臉的速度讓人震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