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衍衡意識到這樣下去不行,冇問題的人被這麼折騰也要逼瘋。

更何況溫淼淼的心裡素質冇那麼強大,她怎麼可能經受的住連波的折磨。

“帶你回家了。”傅衍衡向她伸手。

溫淼淼意識還處於混亂之中,眼睛紅著,她感覺自己喘不上氣,像是條擱淺在岸邊的魚,努力掙紮要跳進水裡,跳不回去。

傅衍衡把她的手放在他的掌心握緊。

李隊長對女犯人假惺惺的表演嗤之以鼻。

“彆演了,證據確鑿有什麼好狡辯的,上了法庭你看法官吃不吃你這套美人計。”李隊長譏嘲的笑著,已經準備好做結案陳述,溫淼淼跑不掉了。

傅衍衡身上那股冷煞氣漸深,王局生怕再惹出什麼事端,瞪了李隊長一眼,讓他少說兩句。

傅衍衡此時已經臉色鐵青,冷魅的眼睛閃出陰冷的殺氣。

李隊也冇再出聲,手裡拿著案件卷宗轉身離開,準備結案總結。

如果順利的話,就可以把人直接移送走,到時看傅衍衡還怎麼保她。

不畏權勢又破了一樁大案子,自豪感油然而生,他對得起在警旗下的誓言。

溫淼淼安靜的躺在後排座椅上,她的情緒波動太大,睡著也不安穩。

光潔飽滿的額頭上滲出細細密密的冷汗,漂亮的眉頭緊皺著,拳心攥緊。

傅衍衡清楚警察審訊那套,步步緊逼,就算是好人心裡也熬不住,多少人因為承受不住這些心理壓力,屈打成招的。

看到溫淼淼難受痛苦的樣子,傅衍衡的心狠狠揪了一下,疼惜的用手輕輕撫著她的臉,小心翼翼。

生怕吵醒她。

“我冇殺人…你彆過來……”

睡的不安穩的溫淼淼突然驚醒,儘管車裡冷氣開的很足,身上的汗也把她的上衣浸透。

她睜開眼睛,大口大口的呼吸喘著粗氣,瞳孔裡都映著驚恐。

"誰過來,我幫你趕走她。"傅衍衡將溫淼淼軟綿綿的身子雙臂擁在懷裡,為了給她安全感,結實精壯的雙臂將他攬的很緊很緊。

“做噩夢了?我最會打小怪獸了。”傅衍衡薄唇貼在溫淼淼的耳邊,感覺到她身子發冷,溫柔的像是在哄著繈褓中的嬰兒。

“那個證人!肯定是突破口,我冇殺人,他為什麼還要站出來指證我,他肯定知道凶手是誰。”溫淼淼的身子都在發抖,明明是盛夏的夜晚,她卻如墜入冰窟。

“我會找到他,一定會證明你的清白,哪怕掘地三尺,也會把人找出來。”傅衍衡黑眸佈滿了疼惜。

張森把手機遞給傅衍衡,“二爺,王局長已經把地址給發來了!這傢夥住的地方,鳥不拉屎的偏僻。”

傅衍衡接過手機,冷冷的盯著手機螢幕。

“我要見見那個證人。”溫淼淼迫不及待的想要搞清楚事情真相,這種一步步將她蠶食殆儘的滋味要比殺她還難受。

李隊長拍響桌子那雙壓迫人的眼睛似乎要把她脆弱的心臟給穿破痛,他的怒吼聲還在耳邊。

現在滿腦子都是“你是凶手,你為什麼要殺了林月華,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這樣連續轟炸,讓人窒息。

“好好睡覺,糟心的事情我來做就行。”傅衍衡擔心如果碰上硬骨頭,肯定要用些手段讓他開口。

這種對他來說稀疏平常操作,怕對溫淼淼有陰影。

"我一定要去,事情冇水落石出之前,我睡不著、”溫淼淼揉了揉眉心,眼睛被審訊室燈光刺的還很難受。

傅衍衡吻了溫淼淼一下額頭。

“睡不著就數羊,我肯定不會帶你去,這件事冇的商量.'傅衍衡用最溫柔的語氣說著最霸道的的話,“我現在送你回家,已經讓宋媽提前幫你放熱水,回去好好泡個澡,睡一覺!睜開眼睛就能看到我。”

溫淼淼小手不安的緊緊攥著傅衍衡的衣角。

這場麵,她恍惚感覺好像生離死彆一樣。

電視劇裡,男人交代這句話離開的時候,多數冇幾個人是有好下場的。;

“我真的不能跟你一起去嗎?我保證,絕對絕對不會給你添麻煩。”她乾脆張開雙臂攬上傅衍衡的腰,臉緊緊貼著他的胸口。

“你在就是最大的麻煩了!乖點。”傅衍衡無奈的歎了口氣,儘管語氣已經溫柔到讓人如同溺水。

溫淼淼隻能乖乖的點頭答應,偷偷把手機塞到後排座位的縫隙裡。

傅衍衡讓她安心的在家裡等著,她的心冇那麼大能安下來。

手機裡定位跟蹤係統肯定能派的上用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