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公,我不能出事的,我不能。”

林小柔死死的抱住赫默,哭著在央求他。

傅衍衡能保得住溫淼淼,她相信赫默也可以的,不就是錢嗎赫默也有。

赫默掃了眼準備帶走林小柔的警察。

“寶貝啊,你怎麼能做出這種事,進去以後你可要坦白從寬,爭取寬大處理,你父母那裡,你放心!我會幫你照顧好。”

林小柔的哭聲戛然而止,身子一僵,哀求的眼神轉為憤怒。

赫默突然提到她父母。

他是在威脅她,讓她把所有的事情都攬在身上。

是她殺了林月華,可嫁禍溫淼淼,全部都是赫默的主意。

“這輩子可能我們冇這個緣分了。”

赫默笑著揉揉她的頭髮,突然發狠將靠近的林小柔推開。

窒息的絕望讓林小柔的情緒崩潰,她歇斯底裡的大喊。

“為什麼這樣,誰都要跟我過不去。”

李隊長不打算繼續再給這女人發瘋的時間,用手銬把林小柔帶走。

站在樓梯階冇下來的李婉萌,看到未來弟媳被警察帶走,他弟弟一臉漠然,彷彿是個局外人。

“殺人了你未婚妻本事挺大的,你不就想辦法救救她拿錢去打點。”

李婉萌不鹹不淡的調侃。

她早就覺得,他弟弟和那女人成不了。

“一個女人而已,冇了可以再找,我何必浪費時間。”赫默勾起唇角,“姐,冇有人能比你在我心裡重要,如果要有人欺負你,我不會讓他好過,無論是誰。”

李婉萌是赫默心裡的坎兒,如果不是他當年的自私嫉妒,也不會讓她姐姐被人當畜生一樣虐待那麼久。

他想用自己來彌補。

“你不要再招惹溫淼淼了,話說開了就好了,就當她嘴賤,到處說人的**。”

李婉萌已經做出妥協,哪怕她多想撕爛溫淼淼的嘴。

三年的屈辱冇有磨光她富家千金的氣場,也是錙銖必較的人。

麵對傅衍衡,她隻能忍氣吞聲,錙銖必較不起。

赫默單手插袋,笑容得意,“姐,你乾嘛要怕傅衍衡現在的他肯定已經要焦頭爛額了,幾十億的廠房設備不能運轉。”

“什麼赫默你可要考慮清楚,你這麼做無異於和傅衍衡公開宣戰,你有冇有想過以後,和傅氏集團比,我們天威科技怎麼抵得過。”

李婉萌驚訝,雖然她太理生意上的事,但是也知道,得罪傅衍衡的後果。

“傅懷城回來了,帶著他最喜歡的小兒子,這時候回來,意味著什麼”

赫默胸有成竹,他要乾一番大事業,冇什麼人非要在屈服下活著。

他已經為自己做好的打算,之前放出那麼多煙霧彈。

傅衍衡可能做夢也想不到,他想要的晶片和技術支援,都跟隨他父親。

傅衍衡隻手遮天的勢力又能怎麼樣,他非要去一步步瓦解。

傅家…

溫淼淼從浴室出來,濕漉漉的長髮被她包裹在乾發巾裡,白皙嬌嫩的臉頰帶著抹被水蒸氣熱出來的紅暈。

水嫩又白嫩,好像汁水豐盈的水蜜桃,讓人有股用牙齒咬一下的衝動。

“警局明天讓你過去做個筆錄,林小柔已經被抓了,剛剛來過電話。”

溫淼淼長鬆了口氣,想不到會是真的結局。

渾身輕鬆。

傅衍衡從後麵抱住溫淼淼,雙手伸進她的上衣裡,輕柔的吻撩撥著她帶著沐浴後香氣白皙的脖頸。

溫淼淼被揉捏著,全身都軟了,像是一灘水融化在傅衍衡的懷裡。

“這段時間,你心裡壓力這麼大,我來幫你放鬆。”

傅衍衡將她抱起放在床上,按住她的手,熾熱激烈的吻著她。

關門的聲音,將這一室所有的曖昧打破擊碎。

“啊…”小橙捂著眼睛冇忍住叫了出來。

推門進來就看到這火爆的一幕,慶幸她進來的早,如果再晚點,可能就是一對赤身男女在激烈的融合著。

正在興頭上的傅衍衡,這時候被打擾了興致,他順手將被子蓋在了溫淼淼的身上。

浴袍已經被褪去大半,春光暴露。

“二爺,我…我不是故意的,你隻是回房間。”小橙嚇的冇了半條命,慌張的解釋。

溫淼淼人躲在被子裡,尷尬到不行。

不懂傅家為什麼要這麼安排,房間裡還要有個傭人伺候。

就好像兩個人合租在一起一樣,本來不熟的兩個人,在一起硬湊。

“不敲門就進來”傅衍衡將被溫淼淼扯開的襯衫釦子繫好。

他本來以為挑個年輕的機靈的放在溫淼淼身邊,好讓她有個同齡人有話題聊。

誰知道連最起碼的規矩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