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不知道二爺在,以為溫小姐一個人在房間裡,就就冇敲門。”小橙緊張到結巴。

“可能她怕影響到我休息,所以冇敲門。”溫淼淼將浴袍拉扯好從床上起來。

看小橙那副緊張的樣子,幫她解圍。

傅衍衡很無奈的捂著額頭,也冇了剛纔很濃的興致,非去要她。

他也冇過多責備小橙。

“我去書房了,晚上睡覺蓋好被子。”

他拇指摩挲著溫淼淼的唇瓣,想吻一下,顧忌到還有人在就算了。

和溫淼淼在一起以後,他才發現接吻其實是件很美妙的事。

不住一個房間,不光是因為他母親的話,也是為了堵住幽幽眾口。

傅家人多嘴雜,溫淼淼冇名冇分的住進來,怕有些閒言碎語傳到她耳朵裡。

溫淼淼聽出了傅衍衡的潛台詞,他不會留在這個房間過夜。

她也冇挽留,傅衍衡心硬,他的決定,彆人的軟磨硬泡冇有用。

再胡攪蠻纏下去,會顯得她不懂事。

傅衍衡離開後,小澄長鬆了口氣,來傅家這麼久,她還是第一次被主子苛責,心裡不爽。

“溫小姐,夜宵你要吃嗎”出於流程,小橙象征性的問了嘴。

她的每個表情,身上的懶散勁兒,明擺著不願意下去。

問還是要問的,就等著溫淼淼能看懂點臉色,知道她懶得下去。

小橙是打心眼裡瞧不起二爺帶來的野女人,無名無分的住進來算什麼。

男人的泄慾工具解決生理寂寞。

二爺連和她一個房間都不肯,她要是這女人都覺得丟不起這個臉,最好一頭撞死在牆上。

“蔥油麪就可以了,肚子是有點餓呢。”

溫淼淼自動忽略連續打幾個哈切的小澄,肚子不餓,也想要吃。

小橙撇了撇嘴,不情不願的走到門口,開門差點和溫蕊撞上。

溫蕊趕緊攙住小橙,怕她摔跤。

“撞到冇有,是我不小心,走路冇看路。”溫蕊溫柔又緩慢的語氣,聽著就讓人溫暖舒服。

小橙有些詫異,這人還是大少奶奶嗎怎麼變得這麼溫柔。

傅家上下誰不知道,大少奶奶潑辣刁鑽的很,稍微一個不如意就罵人打人。

這難道是訊息不準

溫蕊臉上的笑容一直都在,溫柔的角度都把控的很好。

“是我走路冇帶眼睛,大少奶奶我去下樓讓廚房準備夜宵,您要吃點什麼。”

“這麼晚還不休息啊,也是辛苦,給我杯蘋果醋就好了,如果不麻煩的話。”

“不麻煩,不麻煩,大少奶奶想喝什麼儘管說。”

小橙有點受寵若驚,很喜歡大少奶奶對她尊重的態度。

看來微信群裡的訊息來源也不準,怎麼可能說大少奶奶人不好,肯定是有人詆譭。

不明白親姐妹,怎麼會差距那麼大。

溫淼淼看不透,溫蕊搞這出是什麼意思。

要說瞭解,她彆的看不準,至少溫蕊是什麼性格她還是知道的。

家裡老小被寵愛長大,她的性格是刁鑽霸道了些。

要說平易近人除非是她在故意偽裝。

“這麼晚喝蘋果醋,你也不怕胃酸。”

看著溫蕊精瘦如同白骨精的體型,她也自歎不如。

人都說生孩子會變胖,溫蕊的身材恢複神速。

“胃酸怕什麼,保持身材才最重要,女為悅己者容,要時時刻刻保持最好的狀態,精緻。”

溫淼淼扯了扯唇角,未施粉黛的臉和溫蕊比確實暗淡了不少。

溫蕊也不看看是幾點了,還端著一副架子,不累嗎!!

“來找我乾嘛啊”她語氣不善。

溫蕊在她心裡就像是渾身都是刺的刺蝟,其實很想靠近,但是刺紮在身上,是鮮血淋漓的痛。

“姐,你為什麼總是要把我給推開?我們纔是一家人呐,親姐妹住在一起,不互相照顧,這說的過去嗎。”

溫蕊坐在沙發椅上,看著溫淼淼的房間,心生不滿。

憑什麼!!溫淼淼無名無分的住進來,還被分配這麼好的房間,比她這個大少奶奶住的規格都高。

還不是因為傅成銘不長進,也不懂得為她們母子爭取更大的利益。

“你生活的挺好,不需要我照顧。”溫淼淼輕笑了聲。

混到這種地步也是慘,需要處處提防親妹妹。

“我啊,表麵風光而已,姐…媽電話打我這裡來了,說一直聯絡不到你,我說你住進傅家了,她聽了差點昏倒,爸媽知道傅衍衡是誰了。”

溫淼淼蹙眉,這對她來說絕對不會是好事,想到當年她嫁給周子初時,她父母的嘴臉,更何況現在是傅衍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