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闆,打折肯定會顧客多很累,我要加工資。”

坤仔先站出來帶頭,手揣著兜,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

“什麼為什麼要給你們漲工資,我給你們的薪水也不廉價。”溫淼淼對無理要求,不打算妥協。

坤仔胳膊肘懟了懟小方。

小方也是一股好大不願意的樣子,“老闆,我們已經打聽過了,隔壁給六千,你隻給我們五千五,這裡外裡差五百呢,你還說不廉價”

“是啊,是啊…五千五還不夠路費和吃飯錢,不漲工資,我們就不做了。”

“老闆,漲工資了!不漲價就辭職。”

“去隔壁做好嘍,也在招人。”

“隔壁還有員工餐吃,不是要比這裡好的多。”

這些都捏住了溫淼淼的軟肋,看她好欺負,太好說話。

如果他們集體辭職,這個店就要徹底歇業了,哪裡有那個時間去重新招聘培訓員工。

溫淼淼被這些人一言一語的包圍,她氣到無語,趁火打劫,火上澆油。

覺得可笑,她以前還認為這些人都是可愛的員工,可在她最需要幫忙的時候在乾嘛。

看著這些醜惡的嘴臉都覺得噁心,又不得不吞嚥下去這份噁心,如果不想關門大吉,隻能接受。

“你們…你們不要太欺負人了。”她憋了半天,還是慫了。

她心裡很想說,不能做就給我滾蛋,又冇這勇氣!集體辭職,她怎麼辦。

“這是怎麼了”

在身後目睹一切的傅衍衡,無奈的笑著搖了搖頭。

溫淼淼竟然能被這幾個人欺負住,被人拿捏的一點脾氣都冇有。

這些人見到老闆的男朋友過來,麵麵相覷,他們還不知道傅衍衡的真實身份。

溫淼淼不語,不知道傅衍衡會過來接她,現在的窘迫樣子,不願意被他看到。

他的手指婆娑著她的唇,柔軟細嫩。

“你們都被解雇了,把工裝脫下來,都可以離開了。”傅衍衡笑著說出來。

傅衍衡說出了溫淼淼想說,又壓抑不敢說出來的話。

“我們被解雇了,明天連正常開業都不行。”坤仔挑釁的眼神看著傅衍衡,那架勢就好像在比,誰能鬥的過誰。

溫淼淼生如蚊音,“要不算了,我這裡…”

她把想說的話嚥下去,她還想告訴傅衍衡,她這兒有很多積壓的貨,有些保質期很短。

傅衍衡看向剛纔同樣跳的最歡的小方,“給你漲工資要不要”

他的語氣稀疏平常,卻給人有種窒息的壓迫感。

“漲六千”小方開始動搖。

坤仔朝她直瞪眼。

傅衍衡點了點人數,“總共七個人,有些工作嗎都是多勞多得的,做的多了,自然給的錢也多了!留下四個,留下來的這四個可以把那三人的工資平分。”

傅衍衡拿出手機,“我給你們五分鐘的考慮時間,人滿了也就收拾東西走人。”

傅衍衡還冇按開始,刺頭阿坤先跳出來。

“我…我留下。”

眾人對阿坤失望,見錢眼開的主,有甜頭上的比誰都快,虧他們那麼信任他。

“你,不行。”傅衍衡拒絕。

“為什麼剛纔是你說的,先報名的留下來,你現在是什麼意思。”

覺得被耍了的阿坤惱羞成怒。

傅衍衡牽了牽唇角,“剛剛是你為難我老婆吧,我還能留你”

他說起這個時,眼神驟然一凝,冷冽橫生。

阿坤被攝人的眼神震懾住,她還冇等全反應過來。

剩下的幾個人已經報名好,同意繼續留在這裡。

溫淼淼被叫的這聲老婆,讓她心裡的弦被撥動著,這是傅衍衡除了床笫之歡以外,第一次這麼喚她。

血液裡最原始的悸動被喚醒。

傅衍衡幫她完美的解決了全體要求加薪罷工的事,溫淼淼從商場離開就一直垂拉著腦袋。

垂頭喪氣的樣子,讓傅衍衡不理解,“乾嘛不開心啊,覺得被欺負了這種事情很正常,每個行業都會有各種各樣的人。”

溫淼淼的心已經碎如塵屑,“我真蠢,這點事情都做不好,遇到事情了隻會傻乎乎的被人欺負,腦子不夠用,難怪你媽從小就說我,人不聰明,運氣也不好!”

溫淼淼的自我總結,傅衍衡覺得還挺精辟,總結的很到位。

她就是腦子不太夠用,不太聰明,明明經曆了那麼多還單純如故,綿綿軟軟。

他有時候都不太理解,他性格剛硬,為什麼就喜歡上了這種,時時刻刻喜歡哭哭啼啼,麻煩百出的女人。

他心裡空了的位置,是被她填補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