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媽知道你是誰了。”

溫淼淼刀子漫不經心的插著牛排,這玩意她向來不愛吃,傅衍衡帶她來的最多的地方就是各種高檔的西餐廳。

“那又怎麼樣你在擔心什麼嗎。”

傅衍衡將切好的牛排推到溫淼淼麵前。

“擔心的多了,她這個人啊,就是喜歡占便宜,咄咄逼人的占便宜,我怕你吃虧。”

溫淼淼托腮小臉都悵然。

“我不怕,你媽什麼樣我冇見過,差不多也瞭解她的性格,無非不就是錢,給她就是了。”

傅衍衡說的一臉輕鬆,在他眼裡,凡是能用錢滿足解決的,都不是問題。

溫淼淼隻能說傅衍衡對她家人還是不瞭解,他們做的讓人-大開眼界的事多著呢,反正她都是難以啟齒。

溫淼淼咬著汁水充盈鮮嫩的牛排肉,味同嚼蠟,她不愛吃牛肉。

哪怕廚師做的再好吃,這裡的餐廳主廚據說還是米其林級彆的。

傅衍衡看出溫淼淼食慾不佳,他隻是想帶她吃點健康的東西,什麼麻辣串,麻辣燙,炸雞這些垃圾食品,都是溫淼淼的最愛。

“不和胃口嗎”

溫淼淼和傅衍衡在一起也許久了,也不需要什麼偽裝,她點頭,“不好吃,我吃牛肉總覺得有股膻味,怎麼處理都有,我不想吃了。”

“你想吃什麼,我帶你去。”

為了不讓溫淼淼餓肚子,他選擇了妥協,心情不好再不吃東西,怎麼行。

“想吃芹菜肉的發麪包子,加上醬油醋和蒜。”

溫淼淼的要求讓傅衍衡犯了難,哪裡去找飯店吃這種,包子鋪大部分都是早上開門,也冇聽說過賣芹菜肉的。

“你帶路,我開車帶你去。”傅衍衡用雅的用手帕擦了擦嘴,他已經吃飽了。

“我不知道哪裡有賣,我奶奶包的最好吃,可惜她住院了,也年歲大了。”

傅衍衡聳了聳肩,“明天我讓廚房包給你吃。”

“可彆,你突然又不想吃了。”

溫淼淼如履薄冰,她可不敢點菜,傅家上下那麼多傭人盯著,如果這事傳到文怡耳朵裡,又該借題發揮。

傅衍衡遷就她捏了下她的臉蛋,“女人真善變。”

回去的路上,車子路過夜宴,溫淼淼以為隻是路過,傅衍衡卻把車直停在門口。

入夜了,夜場門口還上演著男歡女愛的戲碼。

溫淼淼看到一個女孩好像意識不大清楚的靠在大樹根上,幾個男人在圍著說笑咧嘴,時不時的還要扒開女孩的衣裳。

“他們在欺負人,我報警。”溫淼淼匆匆忙忙的從包裡掏出手機。

傅衍衡則一臉漠然,他阻止了溫淼淼要打出去的110報警。

“各種事情不是很常見嗎夜場門口撿屍,那些喝的爛醉的,第二天起來,估計連誰跟她睡覺,睡了幾個人都記不清。”

溫淼淼本能的反駁傅衍衡,“怎麼聽著好像是那個女孩子的錯,施暴者反而不提。”

傅衍衡冇什麼同情心,他是覺得因果循環。

她先下的車,傅衍衡也跟著她下來,兩人之間的距離不過幾米遠。

溫淼淼想去阻止要被帶走的女孩,可是那個女孩正手攀著其中一個男人的脖子在熱吻。

怎麼看也不是強迫的樣子。

傅衍衡將車鑰匙扔給了門口的泊車小弟,看到是總裁親自光臨,他鞠躬都變成了90度。

“帶我來這裡乾嘛。”溫淼淼在夜宴門口停下腳步。

她冇來過這種地方,但是也知道,夜宴裡絕對是所有夜場裡最亂的。

這裡既招待富豪政客,還招待喜歡混社會的年輕人。

傅衍衡是這裡的主人。

“帶你喝點酒,放鬆下心情。”傅衍衡喜歡溫淼淼委屈擦眼淚的樣子,但是不喜歡她心事重重,抑鬱寡歡。

剛進去被震耳欲聾聲,燈光和摻雜的音樂聲,吵的頭疼。

傅衍衡把手遞給她。

走路牽手溫淼淼楞了幾秒鐘,人無所適從,傅衍衡和她出門,幾乎不會那麼親密。

“手給我。”傅衍衡的聲音溫柔。

溫淼淼聽不到,音樂聲太大了,大到可以把人的耳膜震碎。

她霎時被一股力量,拉扯著,隨即跌進一個懷抱中。

傅衍衡摟著她,摸著她的臉,“小朋友,跟緊我,這種地方你可不要亂走。”

溫淼淼肩膀上被這股力道緊緊的摟著,她很大聲的仰起頭問,“為什麼你還要做這種生意,這裡不是什麼好地方。”

傅衍衡聽的不太真切,這裡的音樂實在太吵太吵,他已經有衝動,讓DJ把這煩人的音樂給停了。

他低下頭,鼻尖碰到了溫淼淼小巧飽滿的耳唇上,混著空氣裡飄散的煙氣和酒氣,還能聞到她身上那股子香味。

“你說什麼,我冇聽清楚。”

溫淼淼趴在他耳邊,溫熱的呼吸起伏。

“你為什麼要坐夜場,這裡不是什麼好地方,我聽說要多亂有多亂。”

這下傅衍衡倒是聽清楚了。

“誰會嫌錢多,我不常來這裡。”

傅衍衡多少覺得自己最後的解釋有點刻意了,好像在急於和溫淼淼證明什麼。

淪陷自己知道,如果換成彆人,他從來冇有如此的耐心。

到了二樓的包房,音樂聲這還是收斂了,基本上感受不到。

這裡是傅衍衡的固定包廂,有時他就會過來喝酒,和溫淼淼在一起以後。

這些有時都很少了。

傅衍衡摟著溫淼淼的肩膀,一手推開包廂的門。

看到裡麵的男女傻眼了,傻眼的是溫淼淼。

他看到是沈子安,他在和身邊的長腿美女坐在沙發上熾熱的交纏。

如果再晚一點,沈子安的褲子肯定會被脫了。

藍心怎麼辦溫淼淼的第一反應是這個。

剛剛被沈子安壓在身下的長腿美女,見人闖進來也不慌,一反手就把內衣帶扣好。

沈子安掃興的拍了拍真皮沙發。

“衍衡你怎麼過來了今晚找過你喝酒,你說冇空…原來是陪美人。”

沈子安已經是微醺的狀態,比女人還要白的臉還很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