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淼淼昨天還看到藍心發的朋友圈,都是我愛你,你不愛我這些矯情的文字。

“你和藍心分手了”

溫淼淼不合時宜的提到這個,在她眼裡浪蕩公子哥的本事可都不小。不會甘心在一棵樹上吊死。

隻是藍心還在很認真的談戀愛。

“冇分,和分了差不多。”沈子安回答坦蕩。

“冇分你出來搞這種事情,沈子安你對得起藍心嗎。”溫淼淼生氣的質問。

她替自己的好朋友不值得。

昨天晚上,藍心還發微信過來,一直在說什麼時候可以嫁給沈子安,還拍照給她,沈子安送給她的鑽石戒指。

“你少說兩句。”傅衍衡製止發飆的溫淼淼。

溫淼淼愕然看著傅衍衡,他是在替腳踩兩隻船的好兄弟撐腰麼,

沈子安抬手吩咐身邊的長腿美女可以走了。

長腿美女踩著細跟高跟鞋頭也不甩的離開。

“喝杯酒消消氣。”沈子安把伏特加倒了小半杯。

溫淼淼冇接,傅衍衡替她接過來,杯中的酒一飲而儘,喉結滾動的樣子,性感到極致。

“出來玩嗎,差槍走火的在所難免,我本來也打算要和她分手了。”

沈子安點了根菸,傅衍衡牽著溫淼淼的手,“分手了這才堅持多久,還冇有一個月。”

溫淼淼以為沈子安是有了新歡,就剛纔從包廂出去的長腿美女,她瞪著沈子安開嗓,“你都要跟她分手了,乾嘛還送鑽戒給藍心她還以為,你是跟她在求婚。”

想到藍心提起沈子安那滿臉笑容和幸福的語氣,她就覺得諷刺。

沈子安尋求庇護的眼神看向傅衍衡,好像在說,你老婆,你來解決。

傅衍衡則在一旁麵無表情,冷眼旁觀。

“你說話啊,你把藍心當玩物嗎要是收不了心,就彆禍害人家小姑娘。”

沈子安冇心冇肺的笑著說,“我跟她開始之前就說過這些,已經提前打好預防針了。”

溫淼淼對沈子安的好感度瞬間清零。

傅衍衡是來帶溫淼淼散心的,冇成想現在變成了填堵。

沈子安早不發情晚不發情,非把人領到私人包廂。

“消消氣,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合則來不合則散冇問題。”傅衍衡親自幫溫淼淼把伏特加裡倒了半杯雪碧。

溫淼淼悶悶的喝了口酒,她現在寧可是自己瞎了什麼也冇看到,也不願意想起剛纔那辣眼睛的一幕。

該不該告訴藍心,不告訴她心裡不是滋味,告訴她又怕藍心受不了。

“分手是早晚的事,我馬上就要結婚了,分開也是為了她好,總不能讓她無名無分的跟著我,送的戒指也算告彆禮物。”

沈子安覺得自己對藍心已經仁至義儘,幫她解決了債務問題,這一個月也算過的愉快,怎麼說以後他也算最佳前任。

溫淼淼蹙眉,得到這個訊息有點吃驚。

這些有錢人結婚都那麼隨意的嗎,這邊還冇和藍心分手,那邊就已經要結婚了。

“你聽聽自己說的是人話嗎”

傅衍衡瞧瞧溫淼淼被氣的小臉通紅的樣子,就和火藥桶一樣,一點就著。

“他是要結婚了,娶的是…”

傅衍衡有些想不出來人名,眉頭深皺,努力回想了半天,還是冇叫出來。

“冷青檸。”沈子安替他叫上名字。

“冷青檸,冷家的千金,剛纔伯克利學院畢業回國。”傅衍衡把自己知道的,都和溫淼淼說了。

溫淼淼自然懂這些豪門公子哥的家族聯姻,娶平凡的姑娘幾乎很少。

傅成銘是例外,他毫無價值,不涉及家族產業,說好聽點傅家的大兒子,難聽點他不過就是個私生子。

傅衍衡遲遲不說娶她的理由,溫淼淼之前以為隻是愛的不夠深,現在漸漸看清,比她想象的還要複雜。

藍心和她一樣是個例子,終歸會被淘汰,你認為所有美好的愛情,或許會轉瞬被一個財貌學識家境都完美的女孩取代。

傅衍衡之前和楚明玥訂婚。

明明有她在的情況下,傅家已經開始上下佈置,如果說當事人毫不知情,這根本不可能。

溫淼淼想到這些,沮喪的情緒在胸腔腐爛翻滾著,呼吸都覺得撕扯。

傅衍衡看她清亮的眼神黯淡無神的盯著包廂的牆壁,將人圈在懷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