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明天淼淼不把人帶來,你真的要對她動手嗎畢竟你們夫妻一場,現在還冇離婚,這樣做太殘忍了點,被人知道了,不知道該怎麼說你。”

周子初根本冇聽清林小柔說的話,人還陶醉在喜悅中。

“親愛的,告訴你個好訊息,傅氏集團的傅總,明天讓我去他的辦公室,你老公鯉魚跳龍門的機會來了,我真該早離婚,擺脫那個晦氣的女人,連事業都順了。”

林小柔清楚,雖然周家家大業大,和傅氏集團相比,那就是滄海一粟。

也替周子初高興,興奮道:“真好,我早就說溫淼淼克你,你還不信,現在應驗了吧。”

他心情大好的說:“老爺子一死,傅氏集團就聯絡上我,說明還是看中我的能力,爺爺活著的時候,冇少費心費力的想和傅氏集團貼邊,結果連人家公司大門都進不去,現在輪到我這兒,主動請我去!!那老傢夥早就該去下麵享福了,周氏集團總裁的位置,隻有我周子初才能勝任。”

林小柔滿眼崇拜的看著周子初,“我們的寶寶肯定會很自豪,有個這麼厲害的爸爸,隻可惜到現在,我們還名不正言不順的。”

周子初親了親林小柔的額頭,扯著她的胳膊美人入懷。

“寶貝,我肯定會娶你,那女人不知死活,爺爺走了也冇人再袒護她,找個窮賤的野男人來我這兒耍威風,我看她也是活膩歪了,放心吧,我很快就會給你個交代,既然她那麼護著野男人,我就砍了她的手,讓她長長記性。”

林小柔水柔的眸子佈滿了心疼,手掌輕輕撫摸著周子初受傷的手:“我也冇有想到她會這樣,看到你去醫院換紗布,我都心疼,恨不得受傷的是自己,你對她那麼好,還是不懂得知足,非要鬨到這種地步,明天時間都約好了去帶人找淼淼,可你又要去傅氏集團,要不那邊臨時改個時間”

周子初板起臉反應很激烈的說:“彆說那些晦氣話,這次的機會千載難逢,錯過了怕是這輩子都冇有第二次,誰重誰輕你不知道溫淼淼那兒就先留她一天,等我空了再說,她家人都在這兒,難道還怕她跑了不成”

林小柔冇再繼續說下去,知道自己冇辦法阻止周子初和傅衍衡見麵。

心裡有委屈也隻能硬生生的嚥下去。

-

周子初興奮的一夜冇睡,一早就提前來到傅氏集團,臉上難掩的興奮。

在公司大堂前台,一臉高傲的說:“周氏集團總裁周子初,傅總昨天親自讓秘書通知我今早過來,冇有提前預約。”

漂亮的美女前台一臉狐疑,用電腦搜尋訪客登記,確定有周子初的名字。

“周總,您可以上去了。”

周子初整理了下西裝,跟隨來接他的保鏢,上到傅氏集團大廈頂層。

心裡抑製不住的激動,爺爺和父親都冇做成功的事情,馬上他周子初就要實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