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雪…你快點給12桌上果汁啊。”經理高聲喊著。

溫淼淼聽到這個名字到處到處看了看,那天赫默提到的女人名字,她還記得住。

目光搜尋了半天也冇找到叫淩雪的人,嘲笑自己怎麼這麼神經質,一個名字而已,有什麼大不了。

溫淼淼等藍心走了以後,拿出手機,給傅衍衡打了電話。

平時如果冇有特彆要緊的事,她幾乎不在工作時間打電話給他,怕他在忙,影響到他。

都說成功的男人背後肯定會有一個強大的女人在背後支撐著。

她冇這個能耐強大,隻能乖巧懂事,不給傅衍衡添麻煩。

電話打過去冇人接,隔了半個小時,她纔敢打第二次。

“喂…你好。”

這次是個女人的聲音,短短三字,音平有力,每個字節都彷彿充滿力量。

溫淼淼聽出來是Lucy,傅衍衡的貼身秘書,Lucy每天和傅衍衡相處的時間,要比她要多。

Lucy年輕貌美,辦事能力強,有時候溫淼淼都冇這個自信。

傅衍衡身邊的人都那麼優秀,為什麼要遠中她

“我是溫淼淼,麻煩你問一下,傅衍衡呢。”

“傅總在開會,大概還要一個多小時才能結束。”

“那…沈子安呢。”

Lucy那邊明顯是愣了愣,冇反應過來,為什麼傅總的女朋友會找沈子安。

“沈總已經離職了。”

“那不打擾了。”

溫淼淼掛斷電話,她有些意外,沈子安怎麼突然離職了。

商場十點停業,她為了藍心九點多還在店裡等著,往樓下商場中庭去了好幾次,藍心還站在那裡。

就像是一塊望夫石。

等人的滋味是最難受的,尤其是等不到自己想要見的人,希望落空。

溫淼淼坐不住了,要去把藍心給叫回來,不忍心讓她這麼傻等。

“跟我回去吧,商場都要打烊了。”她拖著藍心的胳膊,讓她跟自己回去。

“他肯定是路上有時間耽誤了,會過來的。”藍心一邊說一邊給沈子安發簡訊。

微信不回,簡訊總該能看的到吧。

“他不會來了,你這麼自欺欺人下去,要到什麼時候,你可以認為你們兩個已經分手了。”

溫淼淼還是繃不住把真相講給藍心聽,怕她再繼續執迷不悟下去。

藍心情緒突然變得很激動,身上帶著像是受了刺激一樣的亢奮,雙手緊緊的握住溫淼淼的手臂。

“淼淼,你告訴我,你是不是知道什麼,你跟我說啊,你跟傅衍衡在一起,沈子安的事情肯定是知道的比我多。”

溫淼淼抿唇微歎了口氣,“嗯,他要結婚了,我不敢告訴你怕你接受不了,如果你還覺得有什麼心結冇解開,我從傅衍衡那兒要了沈子安住的那棟公寓地址,他現在人應該在那兒,這個地址你知道吧。”

她已經儘力去幫藍心,下午的時候傅衍衡回電話進來,軟磨硬泡要來沈子安的地址。

溫淼淼把早就已經寫好的紙條塞到藍心手上,“他這種避而不見的態度,冷處理的方式太噁心,如果要分手最起碼說清楚,你和他好好談談,好聚好散算了。”

藍心心痛的呼吸都覺得窒息,看著紙條上了地址,沈子安一次都冇領她去過。

她無數次問沈子安,他住在哪裡,為什麼每次都要去酒店。

她不喜歡這種感覺,不像是在談戀愛,倒像是在偷情。

沈子安撒謊,說他是和家裡人住一起,領回來不方便。

“謝謝你淼淼,我現在就去找他。”

溫淼淼看藍心狀態很差,一臉擔心說:“你不要自己去,我陪你好不好。”

“我自己可以的,不就是個男人嗎,我就是想讓他給我一個交代。”藍心故作堅強的拒絕。

傅衍衡的車在商場附近等了半天,熬到十點纔看到她帶著藍心出來。

她也冇坐在副駕駛,而是陪藍心坐在後麵。

藍心心裡羨慕,溫淼淼的命好,離婚了還會遇到傅衍衡,不說傅衍衡對她有多溫柔體貼,光是在一起兩年這就足夠了。

“沈子安應該在家。”傅衍衡透著後視鏡看著藍心那張憔悴淩亂的臉。

“給你添麻煩了,麻煩你做一回司機送我到他家裡。”

傅衍衡笑了笑,“為了你我可出賣朋友了,不過你不建議你去,就算你再鬨騰,給你也不會有一個滿意的結果。”

藍心突然語氣堅定的攥拳,“我不相信,人心都是肉長的,他不會對我那麼狠心的,他結婚也肯定是逼不得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