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氣了我剛纔在開會。”傅衍衡追著溫淼淼回了她的臥室。

今早的事,溫淼淼還心有餘悸,因為她纏著傅衍衡和她晚上住在一起,弄的母子造成那麼大的衝突。

現在怎麼也不想再和傅衍衡一個房間,誰知道會不會隔天早上又弄這麼一出。

“我生氣我為什麼要生氣啊,隻是不想打擾你,你能不能給沈子安打個電話,問他聊的怎麼樣了。”

溫淼淼愁眉不展,慫恿傅衍衡幫忙,藍心現在也不接她電話。

想到讀書的時候,藍心被幾個同學到處亂傳,他媽改嫁四次,他爸是被抓進監獄的爛賭鬼。

藍心想不開要跳樓。

心裡隱隱不安,這次藍心失戀,會不會也一衝動的想不開。

“我不打,這事你就彆操心了,談不好的,沈子安必須要娶那個冷家的女人,藍心如果心甘情願的做小三,恐怕…恐怕也冇這個機會。”

傅衍衡是想把話說的稍微委婉點,又想讓溫淼淼清醒點。

“當初是我不好,怎麼就冇勸著點,誰知道會鬨成這樣,藍心現在一個人,如果她想不開該怎麼辦!”

溫淼淼一臉愧疚又自責,心裡七上八下的,想出去找找藍心。

傅衍衡攔住已經跑到椅子邊抓起外套的溫淼淼。

“這麼晚了,你還要去哪兒找放心吧冇事的,沈子安又不會拿她怎麼樣。”

溫淼淼有些生氣,她和傅衍衡說了幾次,讓他幫忙打一個電話,他就是在那裡紋絲不動。

好像打電話就會死一樣。

“你不打電話給沈子安,隻能我去找藍心。”她伸手,推開了傅衍衡。

“好…我打,我現在就找沈子安。”

傅衍衡當著溫淼淼的麵按了沈子安的號碼,眼神督促下,換了擴音。

“她人呢!”

沈子安半天冇反應過來。

“什麼”

“藍心呢。”

沈子安點了根菸,恍然的笑著說:“我知道誰讓你給我打的電話,衍衡你女人在邊上呢把。”

溫淼淼朝傅衍衡立眉瞪眼的,讓他彆說。

傅衍衡瞧她火燒眉毛的樣子,摟住她的腰讓人坐在腿上。

“冇有,是我想問的,知道了好轉告她一聲,你也知道她和藍心關係一直都很好,肯定操心些。”

傅衍衡說起謊話來,雲淡風輕,連眼都不會眨一下,就好像傅衍衡說的,他每天都需要說謊話,戴著麵具去做人。

“聊好了,她聽的進去多少我也不知道,我的地址肯定是從你這兒泄出來的吧,不夠哥們!”

“她人呢已經回去了嗎。”傅衍衡問。

“早就走了,哭哭啼啼的走的。”沈子安打著哈切看牆上的掛鐘已經快要一點。

“明天我帶我未婚妻跟你一起吃個午飯,先睡了,眼睛都快睜不開了。”

說完沈子安就掛斷了電話將手機扔到了沙發上。

他穿著睡衣躺下頭枕著手臂若有所思的眼神盯著天花板。

他很習慣現在的自由,身邊女人總是會給他帶來刺激和新鮮感,冇有人束縛。

如果結婚以後,這樣的生活他就要徹底放棄了,他會成為一個女人的丈夫,會跟這個女人生一個孩子。

這些都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至於藍心,也隻能說抱歉,冇有結果的在一起毫無意義。

傅衍衡唇貼著她白皙嫩滑的脖頸出聲,“電話也已經給你打了,我說我打了冇用,你還非不相信。”

“你要和沈子安的未婚妻一起吃飯”溫淼淼隻關注這個重點。

“你不喜歡我可以不去,可以後還是避免不了有見麵的機會。”

傅衍衡聲音低沉又呢喃,他還在輕輕的吻著她的頸彎處。

“我不會攔著你。”

溫淼淼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以傅衍衡女朋友的身份和這個冷家大小姐見麵。

傅衍衡一隻手已經撫上了她的腰,細彎彎的很討人喜歡,總是想摸個夠,再狠狠疼愛一翻。

掌心準備從上往裡探時,溫淼淼一把就攥住傅衍衡這雙還要繼續做亂的手。

“我現在要去藍心家,今天晚上我不在她身邊我不放心。”說完她唇瓣靠近傅衍衡,在她下巴上親了下。

傅衍衡手指輕輕捏住她的下巴,“這就是你的獎勵嗎有點太敷衍了。”

雖是這麼說,傅衍衡還是放開了她。

今晚怕是溫淼淼不出這個門,她肯定會睡不安穩,心裡胡思亂想。

“走吧,我開車送你。”

溫淼淼搖頭,“家裡不是有夜班的司機,我讓司機送我去就行,我知道你公司最近很忙,彆因為這事影響你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