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子初被帶路坐電梯去了頂層。

剛從電梯裡出來,人就從頭到腳被搜身了幾次。

這是傅氏集團的規定,凡是來頂層的訪客,都會被穿著黑衣的保鏢圍住搜身,男女都不例外。

周子初進到辦公室,看到佇立在落地窗旁在接電話,背身而立的偉岸背影,緊張壓迫感油然而生。

這裡是最核心的CBD,集團大廈頂層的落地窗外可以看到整個城市的繁華。

周子初唏噓,什麼時候他也會能將自己的事業版圖擴大,哪怕趕上傅氏集團一分,也能成為行業翹楚。

感慨,百層以下的普通打工仔隻能看到烏雲,百層以上的商業帝王纔可以看到最美的日出。

他周子初就是命不好,冇生在傅家這種豪門中的豪門。

“傅總您好,我是周氏集團新任總裁周子初。”

周子初眼神偷偷打量著這道偉岸的背影。

“周先生,我們又見麵了,聽說你一直在找我。”低沉磁性帶著森寒的嗓音傳來。

周子初一怔,當背身而立的傅衍衡轉身時,他的瞳孔驟然縮緊。

他不可置通道:“你…你不是溫淼淼找的那個男公關,你怎麼在這裡”

周子初很確定自己冇看錯,他甚至懷疑現在是不是在做夢,搞不清楚到底是什麼情況。

傅衍衡手抱著肩虛倚在辦公桌旁,眼神漠然的打量著幾乎快被嚇傻,臉色慘白的周子初。

他薄涼的唇角微勾帶著抹鄙夷,這就是溫淼淼口中,隻手遮天,他們都得罪不起的人

“如果我是男公關,那你是什麼周先生,你知道我為什麼找你來嗎”

傅衍衡說話的語調太平靜。

周子初嘴巴微張腦子空白,已經變成了快要失語的狀態

傅衍衡越是平靜,他身上的氣息就越是冰冷。

周子初硬著頭皮開口:“是想跟我合作嗎”

他還是消化不了,事情為什麼會這樣。

“合作你配嗎以周氏集團的實力,想要做最底層的供應商,你也不夠格,周先生是在癡人說夢”

周子初抬起胳膊用西裝袖子擦了下額上的冷汗。

“傅總,我能不能問問您和溫淼淼是什麼關係之前是有點誤會,誤會我也和她解釋清楚了,我哪裡有到處找您啊,就是想為了那天的事情道個歉,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這種人見識,您就當我是條狗,在那兒亂咬。”

冷汗已經浸透了周子初襯衫,額上豆大的汗珠低落,腿發軟強撐著不坐在地上。

周子初太知道傅衍衡這個人手段有多狠。

傅氏集團有現在的規模,也是傅衍衡不知道踩著多少前人屍骨,才能擁有這樣恢宏的商業帝國。

周子初閉上眼睛人已經崩到潰絕望,想起那天在包廂裡和傅衍衡說的那些話。

還有這些天滿城找人弄出的動靜。

看周子初這冇出息的樣子,傅衍衡嗤笑一聲。

“我本來冇想理你的,和你這種人計較跌了身份,可有些人總是那麼給臉不要臉,把本該有的機會弄丟了,周先生你也應該知道,我傅衍衡也是個錙銖必較的人。”

周子初雙腿發軟終於支撐不住,人頹然的靠在牆邊。

“傅總,我給您道歉,您大人-大量過就放了我吧。”周子初幾乎都帶著哭腔。

他覺得老天肯定是在和他開玩笑。

後悔他也真是蠢,信了林小柔的話,真以為溫淼淼身邊的男人是個男公關。

“周先生,你寫字是用左手還是右手”

周子初愣了愣,恐懼的回答:“右手寫字。”

傅衍衡眼神一寒:“那我給你留下右手,能讓你簽離婚協議,至於左手嗎,周先生應該是個聰明人,知道該怎麼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