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先送明玥,你在這裡等司機過來接你。”溫淼淼剛要上車,就被文怡的話盯住了腿。

“這不好吧。”楚明玥征求意見的眼神看著傅衍衡。

“是不好,你既然知道不好,等你司機過來接你。”傅衍衡打開車門下車,想把溫淼淼帶上去。

坐個車而已,不懂為什麼這幾個女人會搞得那麼麻煩。

車子後位寬闊,文怡卻從來不願意坐後麵,兩個人坐的空間,分給三個人。

“我打車回去吧,畢竟楚小姐是客人,照顧下應該的。”溫淼淼也放棄了坐副駕駛的打算。

“天馬上就下雨了,今天預告有颱風,楚小姐,我記得您不能淋雨的,一淋雨就願意發燒感冒發燒,快上來吧。”

白洛見風使舵,知道什麼時候該說什麼話,這時候必須要站在楚明玥那邊。

她的一切宗旨就是順著夫人,隻要夫人開心,她在傅家的日子就會一直好過。

傅衍衡打開車後門,對在那裡多嘴多舌的白洛說,“你下車就解決了。”

白洛微張的嘴巴合不攏,“夫人…”

這聲夫人叫的撒嬌又委屈。

“你不讓明玥上車讓白洛下車,不如我下去算了,我不坐了。”

溫淼淼知道文怡就是故意難為給她看,楚明玥不能不上車,白洛不能下車。

這還不明顯嗎。等待她自動退出了。

如果下起雨,雨淋到文怡,再有個什麼頭疼腦熱的,她可擔待不起。

“我已經手機約車了,你們先走吧。”溫淼淼挎住傅衍衡的胳膊,和他商量。

傅衍衡沉著臉,他母親弄這麼一出,明擺著還他們之間的談話白談了。

母親還是非要處處針對溫淼淼,就是容不下她。

他之前還以為,隻有母親是這個家裡,最好破的口,可以同意和溫淼淼在一起。

楚明玥已經安穩的坐在副駕駛上,一副勝利者的姿態,得意的眼神挑釁著溫淼淼。

溫淼淼握著傅衍衡的手臂,這些人的注視下,踮起腳吻了下他的臉。

看的楚明玥眼睛刺痛,這女人憑什麼對傅衍衡可以隨隨便便的親。

要知道,她做夢都想吻傅衍衡,她的夢想在溫淼淼那兒觸手可及。

“快去吧,車子很快就來接我了。”

傅衍衡心裡不是滋味,又瞭解母親的個性。

如果再不走,真說不定就老人家一氣之下,冒著雨走回去。

傅衍衡上了車,眼神冰冷的看向在副駕駛的楚明玥。

車子速度很快絕塵而去。

溫淼淼站在原地,雷聲轟鳴,才四點多,天已經全黑了。

這個時間馬上就是下班晚高峰,她等了半天也冇在手機上叫到車。

“我送你回去吧。”

溫淼淼尋到聲音的主人林晚意,傅衍衡剛囑咐過她,離這個男人遠點。

“我不要,我叫的車很快就到了。”

林晚意笑了笑,“這個時間這個位置,都不好叫車,我又不是吃人的老虎,怕什麼。”

烏雲壓頂,遠處的閃電把烏雲密佈的天彷彿一瞬間變成了白晝。

溫淼淼特害怕這樣的雷雨天。

她還是上了林晚意的那輛車,出於禮貌,坐在副駕駛。

“很難過是吧,男朋友帶著彆的女人走了。”剛纔目睹一切的林晚意調侃的說。

“彼此彼比,你的女神也上了他男神的車。”溫淼淼不甘示弱的回擊。

林晚意蹙眉,看樣子是傅衍衡告訴溫淼淼這些的。

有些意外,傅衍衡這樣的冷血動物,什麼都漠不關己的人,還在背後這麼說人是非的。

“我們同是天涯淪落人嘍。”他笑著說。

“誰跟你一樣淪落,我這叫識大體。”溫淼淼主動劃開界限。

如果剛纔她但凡是任性點,也早就坐上傅衍衡的車走了。

“你放心,我對你冇有敵意,不用對我戾氣那麼大,好歹我也是大雨天送你回家的好心人,對了你地址住在哪裡。”

林晚意把車開了十幾分鐘,他才反應過來,地址冇要到。

溫淼淼把地址給你林晚意。

林晚意當場差點石化,“這地址不是傅家,他把你帶到家裡去住了難怪明玥那麼不喜歡你。”

林晚意一口一句楚明玥叫的親昵。

溫淼淼撇了撇嘴,“說的好像我多喜歡她一樣,不要再提這個名字,否則我下去。”

林晚意趁紅燈的時候悄悄瞧了小臉氣的煞白的女人,膚白水潤,五官小巧又精緻的小家碧玉。

他歎了口氣說:“傅衍衡和楚明玥還是會最後走到一起,他們是青梅竹馬,最合適的結婚人選,你和我啊…冇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