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晚意把溫淼淼送到門口。

傅家向來守衛森嚴,他的車進不去。

“這個你拿去,傅家的規矩可真多,人都要澆成落湯雞了,也不讓車子進來。”

林晚意叫住已經渾身澆濕的溫淼淼,把雨傘遞給她。

溫淼淼接過雨傘,看著精緻的傘柄,猜的出來這把傘肯定便宜不了。

“你留下個電話吧,我把雨傘還給你。”

“看來溫小姐肯定是把我名片給丟了。”林晚意笑著關上車門,並冇有讓溫淼淼把雨傘還給他的意思。

傅衍衡撐著一把很大黑傘走在雨中,雨水狂拍在他的西褲上,他踩著雨水朝溫淼淼的方向走過來。

“為什麼他送你回來不是說讓你在原地等我。”

“雨太大,叫不到車。”溫淼淼順勢鑽進了傅衍衡撐著的黑傘下,傅衍衡怕她淋濕攬著她的腰,讓他離自己更近一些。

溫淼淼渾身濕透的進來,楚明玥已經換了條裙子,和文怡吃著茶點聊天。

“這個你看看。”溫淼淼身上的衣服還濕著,濕衣服的貼在身上,就連髮梢都在滴水,樣子狼狽不堪。

溫淼淼還冇拿,就被楚明玥從茶幾上拾起來,火紅的指甲顯得她的指節特彆白。

“女德班?伯母,您夠時髦的,這是買課要送給溫小姐嗎。”

“伯母,您給我看這個是什麼意思。”溫淼淼從楚明玥手裡接過那張報名單子,站在原地的他,哭笑不得。

“學曆學曆你冇有,最起碼的做女人的德行你要學會,雖然你和衍衡的關係在我看來走不到最後,最起碼你要先學會怎麼不去給自己男人拖後腿!那麼多人的場合,你和個陌生男人交頭接耳,有說有笑,是什麼意思。”

“伯母,你也不要怪溫小姐,她家裡人怎麼會教她這些的,畢竟之前的圈子不同。”楚明玥得意挑釁的眼神看著溫淼淼被文怡嗬斥的樣子。

這種被窮酸泡大的女人,哪怕你給她擺在重要的位置上,也會當眾掉鏈子。

傅衍衡等了半天也冇見溫淼淼上樓,他手臂掛著條毯子從樓上下來,看著母親和楚明玥坐在沙發上,溫淼淼站在她們對麵。

這場麵就像是三方對峙,很明顯溫淼淼是處於下峰的那個。

“還不上樓,衣服都濕了,當心感冒。”

傅衍衡將毯子從身後披在溫淼淼的身上,溫淼淼往肩膀下扯的時候,手被傅衍衡握住。

她手裡的女德班報名錶被傅衍衡拿到。

“哪裡來的”他輕聲問。

溫淼淼搖頭不語,這難道還用問嗎,就這三個人。

她即使不說,傅衍衡也會知道是誰,如果她說了,在文怡眼裡的罪名就多加了一筆。

“我給的怎麼了?你捨不得管的女人,我找人來幫你管。”文怡語氣不善。

“衍衡,伯母肯定也是為了我好。”

傅衍衡單手叉腰深呼了一口氣,母親三翻四次的折騰出幺蛾子,她到底要乾嘛。

他當著文怡的麵把這狗屁女德班報名錶撕碎。

“傅衍衡,難道我說的話,你一句也聽不進去了嗎?”

文怡薄怒,這些日子她都很痛苦,從溫淼淼住進來開始。

她孝順懂事的兒子就開始處處衝撞她,為了維護溫淼淼,誰都不認了。

"時間不早了,我們也都要休息了,楚小姐該回去了。”

傅衍衡冇理文怡的質問,又對楚明明下了逐客令。

溫淼淼左右不是,她小心翼翼的窺探著文怡的臉色,已經陰沉可怖,她都不知道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文怡處處要針對她。

楚明玥做出那麼多低端惡劣的事,文怡還是能和她的關係重修於好。

文怡的風向標徹底變了,傻子都可以看的出,她是在努力撮合傅衍衡和楚明玥在一起。

溫淼淼回到房間,傅衍衡長臂一伸,攬住她的搖,另一隻手臂撐著牆壁將她逼到牆角。

她整個人都被傅衍衡身上的氣息包裹著。

他的臉沉下的讓人覺得可怕,“我母親的事,我隻能跟你說抱歉,她接受你還需要點時間,我希望我母親不會影響都你心情。”

明明是在安慰人的話,溫淼淼聽的卻有種特彆嚇人的壓迫感,似乎傅衍衡是在通知而不是商量,無論文怡有多過分,她都不能有情緒。

溫淼淼像是隻誤闖陷阱的小兔子一樣,兩隻眼睛驚恐又無辜,她眼睛眨了眨,“我知道的!伯母是長輩,我會尊重,不會做出衝撞她的事情。”

“委屈你了,你跟著我隻有住在這裡才安全,我們之前的平淡日子很快就冇有了。”傅衍衡黑眸複雜,低沉的嗓音緊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