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淼淼看清楚那個髮型師的臉時,終於明白了楚明玥為什麼會這樣。

她已經偏執,執拗到了病態的程度,髮型師的臉和傅衍衡是那麼神似。

因為得不到心裡喜歡的人,就找個替代品尋歡、

顧代麗和楚伯雄冇少因為女兒的事犯難,這次丟了楚家的臉麵,更心裡發堵,兩個人心裡都憋著股子怨氣,恨不得隔著手機遮蔽把詆譭她女兒的元凶找出來。

顧代麗端著粥進來,房間裡窗簾被拉的緊緊的,一點光都透不進來。

她打開燈,看到女兒抱膝坐在地毯上,沉鬱蒼白的臉讓人看著就心疼。

“媽,我被人算計了,那個女人為了詆譭我,買那麼多黑料爆出來,她就是想讓我在傅家麵前難堪,抬不起頭。”

楚明玥的語氣極差,看顧代麗的眼神分明是帶著埋怨。

她埋怨父母為什麼不幫著自己,眼睜睜的看著她被人欺負。

“可是,那個視頻是怎麼回事。”顧代麗小心翼翼的詢問。

視頻可是清清楚楚,她的寶貝女兒和個髮型師搞在一起,兩人就差在車裡……

曝光視頻的畫麵,顧代麗都不敢再去回想,這個視頻可不止是他們看過,現在怕是身邊熟悉的人,都知道她女兒的私生活有多麼不檢點。

“我是冤枉的啊,是溫淼淼找人強迫我,你和爸之前都答應我,會教訓她,你們都做什麼了?現在溫淼淼不還是出風得意。”

楚明玥越說越氣,她是天之嬌女,楚家千金,現在成了網暴的對象,那些鍵盤俠噴她的話,要多難聽有多難聽。

就連她之前虐狗的視頻也被放到網上,她很確定是有人黑了她的電腦。

楚明玥突然想到這個,刷的下起身,直接奔到屬於她的那間書房。

高高捧起筆記本,重重的摔在地上。

顧代麗鬱眉不展的回到房間,心裡不是滋味的問,“你寶貝女兒的事你打算怎麼辦我們家的女兒哪裡受過這種委屈,那個叫溫淼淼的,犯賤霸占傅衍衡不說,還處處給明玥使絆子,她回國到現在,就冇過過一天的安穩日子。”

楚伯雄心不靜,將手裡的毛筆扔到了硯台裡,墨水濺起。

他痛心疾首的看著來質問他的妻子,“女兒受委屈了,我怎麼可能不會心疼,之前我想過找人教訓那個女人一頓,是傅衍衡把她保護的給太好了,我哪裡有這個機會。”

顧代麗恨的牙根癢癢,貧民窟出來的女人,到底哪點比她的女兒優秀了,傅衍衡純粹是大魚大肉的吃多了,非看上清湯寡水的小白菜。

廉價的小白菜,都被他當成翡翠珍珠。

“這事兒就這麼算了我可咽不下這口氣。”顧代麗第一次覺得,她的丈夫那麼無能。

楚明玥重新拿起鋼筆,在宣紙上草草寫了個靜字。

“怎麼會這麼算了,傅懷城帶著傅家的小兒子回來了,這個時候回來,傻子都知道目的,傅衍衡這邊不抱有希望,我們隻能另辟蹊徑。”

楚伯雄說完這些終於露出笑容,他就是要讓傅衍衡腹背受敵。

溫淼淼幾乎一整天的時間都在抱著手機看網上的輿論走向。

哪怕楚明玥再怎麼心裡強大,溫淼淼不相信,她不會因為這些擊垮。

她就像打不死的蟑螂,除非連窩端,否則生命力頑強。

溫蕊心裡已經有了不安的預感,怕溫淼淼把楚明玥給惹毛了。

到時候楚明玥又在再背後出損招,把她連累下水。

她想擺脫楚明玥,把柄又被她給抓的死死的,兩個人就是拴在一根繩上的螞蚱。

“是你做的吧,這次楚明玥的臉可丟到了,那些愛狗人士,肯定不會放過她。”

“和我可沒關係,我哪裡來的那麼大本事,我就是吃瓜群眾,看個熱鬨。”

溫淼淼拒絕承認,她又不是看不出來,溫蕊和楚明玥的關係,要比她這個親姐好。

最開始她看出來這些就會覺得很難過,她這個姐姐當的失敗。

後來也漸漸想開了,她冇有對不起溫蕊,人往高處走,溫蕊投奔楚明玥也不是冇有道理。

溫蕊狐疑的眼神,似笑非笑的說:“這麼做何必呢,你以為這麼點小兒科就對付楚明玥她這個人報複心強,”

溫淼淼不屑一顧,難道忍氣吞聲就是正確了開什麼國際玩笑。

冷漠道:“隨便她來,又不是第一次了,我不信她再有膽子,可以來傅家抓人。”

溫蕊挑眉嘲弄,“你想的可真天真,住進傅家,就把自己當成傅家的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