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已經快到晚上八點了,溫淼淼人還在客廳裡來迴轉悠,時不時走到窗邊,頭伸在外麵扒著窗戶往樓下看。

隻要看到遠處有車燈照過來,小臉就繃的很緊,她不放心的走到門口又搬了把椅子抵上去,怕到時候來的人多,這門不禁踹。

傅衍衡坐在沙發上,手拖著腮,一臉沉靜的看著她說:“要不要再把沙發堵門口,這樣更牢固點。”

溫淼淼覺得這意見不錯,用手拍下腦門說:“我怎麼冇想到,你快彆和個大爺一樣坐這兒了,來幫我挪沙發。”

傅衍衡被溫淼淼從沙發上“請”了下去。

他站在旁邊也冇幫忙,語氣懶散的說:“我年齡大了,搬不太動,體力活還是留給年輕人做。”

溫淼淼無奈的數落他說:“你這人,怎麼這麼懶的,你這樣找工作,老闆喜歡你纔怪。”

說著她弓著腰費勁的把沙發往門口推,累的小臉噗紅。

傅衍衡也看出來了,溫淼淼現在這樣如臨大敵的樣子,是根本不相信他說的話。

“熱鍋上的螞蟻都冇你轉的勤快,歇一歇行嗎?

傅衍衡重新坐到沙發上,拽住溫淼淼的手臂,把她按在自己腿上,圈在懷裡,想讓她可以安靜一會兒。

做女人的人肉沙發,這對傅衍衡來說還是第一次。

溫淼淼現在也冇什麼界限感了,哀歎她和傅衍衡就像是兩隻亡命鴛鴦,現在是依偎在一起取暖。

“你說周子初是不是給我忘了不應該啊,他那麼小氣的一個人。”溫淼淼自顧自的嘀咕著說。

眼睛一直看著表,心焦磨爛,就跟人被判了死刑,你在刑場上等了好半天。

明知道要死,人家槍就是不上膛。

“我們兩個睡覺去吧,在外麵呆了兩天,我也累了!今天我睡床。”傅衍衡圈住她的手臂更緊。

這話聽上去,多少有那麼點曖昧。

“你進去睡吧,我在外麵盯著,人一來你就躲到衣櫃裡,無論發生什麼,你都不要出來。”

溫淼淼瞬間把這曖昧的氣氛降至冰點。

傅衍衡笑了笑,溫淼淼現在估計滿腦子都在上演著警匪片。

她不知道,她怕到渾身發抖的那個男人,現在可能在醫院的急診室裡,哭天抹淚的要把手接上。

周子初被砍掉的那隻手,他已經讓人處理掉喂狗,斷了他想接上的念想。

臨進臥室前,傅衍衡目光落在茶幾上的驗孕試紙上,包裝已經拆開,不確定溫淼淼用冇用過。

他雲淡風輕的問:“測了”

溫淼淼點頭:“測了。”

“結果怎麼樣”

提到這裡溫淼淼鬆了口氣:“虛驚一場,你不需要有什麼心理負擔。”

傅衍衡淡淡的一笑,什麼也冇說。

聽到臥室關門的聲音,溫淼淼人靠在沙發上,這時手機響了,她一驚一乍的彈坐起來。

是周子初!!

曾經備註老公的男人,現在看到他的名字成了夢魘。

她哆裡哆嗦的接起電話,“我已經…”

“後天你找時間出來一趟,把離婚協議簽了,我們之間的恩怨就翻篇了,你一定要來,還是算了吧,彆見麵了,我簽好快遞給你。”

她還冇說完,就被聽筒裡虛弱蒼白的聲音打斷。

溫淼淼蹙眉,有點懷疑周子初是受了什麼刺激,否則他怎麼會突然良心發現。

“你確定周子初你想對付我,不如就直接來,不要在我身上放陰招。”

“我哪裡敢,溫淼淼我求你了,放過我。”周子初的聲音哽咽,幾乎透著哭腔。

溫淼淼莫名其妙,這是什麼情況。

傅衍衡靠在溫淼淼帶著馨香的小床上,聽著溫淼淼在外麵講電話的聲音。

想起今天周子初說要把溫淼淼讓給她,薄涼的唇角微揚,他想要的從來都不需要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