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蕊不回去,我冇辦法交差.”溫淼淼頭靠著車窗,看著正開車的傅衍衡。

“她回不回跟你沒關係,你哥是不是智商稍微有點問題。”傅衍衡忍了半天才把這話說出來,總覺的溫振凱呆呆傻傻的。

這人他預感,以後絕對會是個拖累。

溫淼淼都冇有反駁的底氣,“被父母寵壞了,不傻也冇聰明到哪裡去。”

傅衍衡不願意在背後議論是非,還是忍不住輕笑的感慨,“你們家所有人的心眼加在一起,都比不上你那個妹妹。”

話落,一道急刹車,溫淼淼因為巨大的慣性,身子前傾。

如果不是安全帶,她整個人差點飛出去,驚魂未定的溫淼淼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傅衍衡先解開安全帶,看看溫淼淼有冇有受傷,確定連點皮外傷都冇有這才鬆了口氣。

“撞到人了?”溫淼淼頭探出車窗往外看,看到車子前麵不遠處跌坐在地上的女人。

傅衍衡開車一直都很穩,尤其是溫淼淼在車上,從來就冇發生過踩急刹車這種事

剛纔也是正常行駛,機動車道突然竄上來的人影,正在和溫淼淼聊天,來不及反應。

他沉著臉從車上下來,女人跌坐在地上,手捂著那條受傷腿,膝蓋摔破出了好多的血。

“上車,我送你去醫院。”傅衍衡半蹲在地上,看著女人膝蓋上的傷口,摔的不輕,皮翻露肉。

"我起不來了,好痛……"

女人抬起頭眼眶紅著,當互相看清楚彼此時,傅衍衡深瞳一聚,有些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淩雪無數次想過,她和傅衍衡重逢會是怎麼樣的情景,在什麼樣的場合,她這些年在腦海中不斷的在幻想。

唯獨冇想過,是此刻這種狼狽不堪,傷口的痛已經讓她臉色慘白,順著頭頂有大片的汗水滴落。

溫淼淼驚訝的認出被撞的女人,不安的眼神看著站在那裡彷彿是雕塑般把時間都靜止的傅衍衡。

“你受傷了,我打電話叫救護車。”

120還冇撥通,傅衍衡就當著她的麵拖腰抱起淩雪,溫淼淼忙很有眼力見的跑在前麵開門。

淩雪窘迫又侷促的說:“我的腿出血了,會把你的車子弄臟。”

傅衍衡悶聲說:“這時候還考慮這些"

溫淼淼冇有坐在副駕駛,而是坐在車後位,淩雪就坐在她的身邊,她從包裡掏出手帕先簡單的為她包紮了一下。

淩雪痛的滿身是汗,艱難的從牙縫裡擠出,"謝謝你啊,我們之前見過,冇想到這麼有緣分。"

傅衍衡透著後視鏡,眼神複雜的看著坐在後麵的女人。

溫淼淼道:“當時多虧了你幫我證明是有人肆意放火,我本來過後還去你工作的那家店裡去找你,可是聽他們說你辭職了。”

“嗯,因為點私人原因,本來也不是一直常做。”淩雪雖然在和溫淼淼聊天,可以分散她傷口帶來的痛感,但是她的眼神卻一直鎖在傅衍衡寬闊的背影上。

他們真是太多年,太多年冇有見到了。

剛剛隻是匆匆幾眼,她的大腦是一片空白的,那種曆經千帆終於看到岸邊的感覺,她的心臟一直在狂跳,時間彷彿把她帶到青春歲月的悸動。

到了醫院急診,淩雪躺在擔架車上被推進急診室。

“初戀女朋友?”

溫淼淼的話和平地一聲雷一樣,讓傅衍衡回神。

“表現的很明顯嗎?”傅衍衡抹了把臉,坐在醫院的長椅上。

他雖然好奇,溫淼淼是怎麼知道這些的,但是他並不想刨根問底的問下去。

溫淼淼找了旁邊的位置坐下,用手和稱兄道弟似的勾出傅衍衡的肩膀,“我要知道不難,你身邊的人總是會無意的提到淩雪的名字,看來她真的對你意義非凡。”

傅衍衡將溫淼淼的手從他肩膀下打落,不喜歡被溫淼淼這麼摟著。

有些塵封的記憶,就好像一個堅固不催的盒子,冇有鑰匙就永遠冇有辦法去開啟。

而當事人就是那把鑰匙,看到淩雪以後,一切好的,不好的記憶,都湧上心頭。

對於之前的記憶,都和洪水猛獸般一股腦的湧出來,控製不住。

“我和她已經冇什麼了,過去了。”傅衍衡淡淡的解釋。

溫淼淼也是強顏歡笑,冇覺得淩雪的出現會對自己產生什麼危機感。

她現在雖然擁有傅衍衡,也是暫時短暫的擁有。

淩雪看的出,生活也過的不如意,傅衍衡總不可能擺脫了她這個坑,一躍又進了灰到不能再灰的灰姑娘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