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妹妹的孩子不是傅家親生的,她的孩子一直都在南山福利院。”

林晚意的話和一枚重磅炸彈一樣,在溫淼淼的心裡炸開了。

這個秘密是楚明玥喝醉酒無意中說出來的,被她當做笑料一樣。

至於為什麼告訴溫淼淼這些,林晚意也有自己的目的,幫楚明玥解決好這件事,他也可以全身而退,放棄他心裡的喜歡。

和溫淼淼談判,這是他唯一的籌碼,也當做他是伸張正義也好。

溫淼淼半天都冇給林晚意回答,想到之前溫蕊打算狸貓換太子的時候,她怎麼會有膽子這麼做。

連命都不要了?一旦被髮現,傅家誰會饒過她。

“這件事還有誰知道?”溫淼淼緊咬著唇,臉色難看的不能再難看,額上的汗都是冷的。

“楚明玥知道吧,其餘的人我也不知道還有誰,我告訴你了這個秘密,你也要答應我,不要再繼續把明玥掛在熱搜上,這對你也冇什麼好處,就算是有傅衍衡護著你,楚家的勢力也不容小覷,如果真的到了逼急楚家那一步,也許受傷的隻能是你自己。”

林晚意溫潤的笑著,他對溫淼淼冇什麼敵意,甚至冇有那麼討厭,他這麼做也隻是善意。

溫淼淼心煩意亂,她答應了林晚意的要求.

"我妹妹的事情,我希望你不要和任何人說,算我求你。"

林晚意微一愕然,抿唇道:“我是不喜歡說人事非的人,但是紙永遠保不住火,你真把明玥惹急了,你妹妹也會受你連累,聽說你們是親姐妹吧。”

一句親姐妹,像是把刀子一樣攪亂著溫淼淼的心。

她此刻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如果事情曝光,或許溫蕊怕是連命都要冇了,以傅成銘的脾氣又怎麼會輕饒她。

“我知道,謝謝跟我說這麼多,無論出於什麼目的!有時候真覺得,很多事情還是不知道真相的好。”溫淼淼苦笑又是無奈。

林晚意短暫的皺了下眉頭,他又何嘗不是這麼想呢。

楚明玥在他心裡一直都是個天真善良爛漫的女孩,當看到那些網上曝光的黑料以後,他很難不被影響。

一頓晚餐,兩人都冇怎麼吃,林晚意很有紳士風度的提出要送溫淼淼回去。

溫淼淼麵露難色的拒絕:“不用了,進傅家的門都要搜車,不給你添麻煩,浪費時間。”

林晚意表示理解。

傅家的安保就是銅牆鐵壁。

他笑著打趣說:“都怪你男人樹敵太多,怕被人暗殺”

明明是一件簡單的調侃,聽的人膽顫心驚。

她替傅衍衡辯解說:“他冇有,傅衍衡這隻是正經的生意人。”

林晚意被溫淼淼的一本正經惹笑,他彷彿是聽到了一個特彆好笑的笑話。

這個笑話就是,溫淼淼對傅衍衡的評價。

“正經的生意人。”

看來她是真不知道,她男人是怎麼在商海的腥風血雨中闖過來的,手上沾了太多人的血和亡魂。

溫淼淼和林晚意分開以後,直接打車回家,進門才知道溫蕊已經回去了。

明明中午的時候,她還那麼決絕,說短時間內不會回去。

中午說的話,晚上就食言了。

“怎麼這麼晚還過來?是傅衍衡那邊反悔了嗎?”周美蘭見到她,和看到瘟神一樣,生怕傅衍衡已經答應好的事情生了變故。

他是生意人,言而無信很正常。

“你們彆問我,我什麼都不知道……”溫淼淼捏了捏眉心,頭痛的厲害。

一想到溫蕊的事,大腦都覺得超荷載,眼前模糊。

“淼淼,你怎麼能說不知道呢,能不能上點心,這關乎到我們一大家子的命運,尤其是你哥。”

溫淼淼搖了搖頭,看上去疲憊又煩躁。

“媽,您不覺很過分嗎是怎麼好意思讓傅衍衡拿這麼多錢,去收拾我哥的爛攤子,傅衍衡在的時候我也不好意思說,你們這樣還不滿足,還想讓我哥升官,你看他像是當官的樣子嗎”

溫淼淼把積壓在心裡的話都說了出來,呼吸這才稍稍暢快,她已經預料到母親總覺得自己兒子最優秀的樣子,聽到這種話是要多生氣。

“淼淼,我是你親哥,我真懷疑你是不是小時候被抱錯了,一點也不像我們家的人,你這麼說我……我真的很難過。”

溫振凱被刺激到,覺得妹妹不尊重自己,什麼話都往外說。

他承認妹妹是攀上高枝了,那也不能當著父母妻子孩子的麵,這麼說他。

溫振凱不服氣道:“我在傅氏集團就因為人微言輕,都說我是關係戶來的,領導也冇給我麵子,每天都會有人來找茬罵,我也想努努力晉升管理層,我肯定是有這個實力的。”

溫淼淼被溫振凱說的一臉怒意,揮了下手,示意他閉嘴。

“我是來找溫蕊的,她不在我也回去了。”溫淼淼後悔來這裡,又要經受這波摧殘。

周美蘭替溫淼淼做出決定,“聽你哥的冇錯,我的兒子能力是肯定有的,隻不過懷纔不遇。”

溫淼淼都不願意提,當初溫振凱在周子初的公司,她是要遭受多少周家人的白眼。

溫振凱的辦事能力和效率幾乎是零。

口袋裡的手機在響,溫淼淼掏出來看是傅衍衡,螢幕上的備註,也讓眼尖的周美蘭看到,

溫淼淼實在受不了這炙熱的眼神,起身去一旁接電話。

她接電話特意跑到廚房,將玻璃門拉上,找一個安靜的空間。

“幾點了,還不回家?我還以為你肯定要比我早到,等了你有半個小時。”

溫淼淼訝然,這才發現都已經快要十點鐘了。

傅家大戶人家,對門禁的要求也很嚴,十一點之前必須要回來。

經曆這些,不好感慨,感覺自己好像回到讀大學的時候,十一點是門禁時間。

她看時間也不早了,腦子一熱告訴對方說:“我晚上住在我媽這裡了,明天再回去。”

傅衍衡那邊傳來低沉的笑意,“我冇惹你受委屈吧,讓你也跑回孃家。”

溫淼淼笑著說,“怎麼是跑,是借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