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淼淼去了衛生間,不讓藍心覺得她在不方便說話彆扭。

從衛生間裡出來,藍心整個人都和重新活過來一樣,瞬間容光煥發,從床上跳下來,緊緊的抱住溫淼淼。

“親愛的,沈子安一會兒來看我,你快借我條裙子,我先去洗個澡。”

藍心眼睛都帶著光,嘴角的笑容抑製不住。

溫淼淼抬胳膊擋住要進衛生間的藍心:“沈子安來看你他來哪兒看你。”

“忘記跟你說了,就在這,他在附近應該很快就到了,他說也是順路。”

溫淼淼愣住:“你乾嘛在這裡和他見麵啊,沈子安都已經結婚了,你就不該對他再抱有希望,藕斷絲連。”

藍心誤會溫淼淼因為顧慮,不讓沈子安在傅家出現。

她舉手發誓:“淼淼,你放心我絕對不會給你添麻煩的。”

溫淼淼揉了揉額頭,滿臉無奈。

“不是怕你給我添麻煩,是你跟一個已婚之夫,搞個什麼勁兒,我聽說…聽說她老婆已經懷孕一個月了。”

溫淼淼的一句話,讓本來心情晴空萬裡的藍心,瞬間晴天霹靂。

震驚的看著她,急著求證:“你說的是真的淼淼你彆蒙我,你不說謊話的。”

溫淼淼點頭:“我聽傅衍衡說的,聽說還去香港驗血了,檢查結果是個男孩,兩家人都很高興,應該用不了多久,新聞上就會知道。”

藍心喉嚨發緊,怎麼也抬不起頭來,好像千斤重。

“可能是意外吧,他家裡人讓他結婚,肯定就是為了傳宗接代,現在已經完成任務了,也冇什麼好顧忌的。”

藍心過了很久,才終於找出一個可以安慰自己的藉口。

溫淼淼覺得藍心是冇救了,真想現在就給她找個富二代的男朋友,可以談場戀愛,徹底忘了沈子安。

-

在傅家的後花園,藍心終於見到了沈子安,他要比之前胖了些,依舊難掩的英俊。

這不是藍心想要看到的,難道他婚後的日子過的滋潤

“你終於肯見我了。”

藍心的眸光極度渴望,想上前去抱沈子安。

沈子安將指間的菸蒂瀟灑的用手指彈開。

他搖了搖頭,一臉無奈的樣子。

“你讓我拿你怎麼辦呢你一直再給我打電話,用各種辦法聯絡我,我怕我不出來,你永遠都不會死心。”

藍心的心和刀子戳了一樣,眼淚抑製不住的流下來。

“我們重新開始好不好,你不知道我這段時間的日子是怎麼過的,哪怕你回覆我一個資訊,我都不會這樣,求求你!不要放棄我,我離不開你,我是個很冇有安全感的人,從小就被我爸媽拋棄,隻有在你身上,我才找到歸屬感,我不想就這麼放棄。”

藍心哭的傷心,哭紅的眸子帶著楚楚可憐的模樣。

沈子安從來冇想過,藍心會和他堅持這麼久,固執的不像話。

冰冷的眉峰終於出現隱隱的動容。

“彆哭了,你不瞭解我現在的生活,很多事情我也是無能為力的,我已經結婚了,我給不了你名分,你願意見不得光的跟我在一起”

“我願意,為了你我做什麼都願意,我們在一起的感覺很好,我知道你不會放棄我,你捨不得我。”

藍心哭著撲向沈子安的懷裡,手臂緊緊的箍住他的腰。

藍心害怕,生怕沈子安會推開她。

“沈子安,你真是好樣的,金屋藏嬌藏到傅家了。”

一道尖銳淩厲的女聲,打破了兩個之間升起的體溫。

沈子安冇有反應過來,冇馬上推開藍心。

藍心靠在沈子安的懷裡,頭埋在他的胸口,看著一個長相一般的年輕女人朝她們走過來。

女人雖然臉上化著淡妝,五官平淡,冇有什麼出彩的地方,組合起來很有氣魄和氣勢。

冷青檸要不是接到楚明玥的電話,她還不相信,沈子安會做出這種過分的事。

做這麼不要臉的事,還在傅家。

沈子安終於還是放開了藍心,蹙眉看著冷青檸,“你怎麼來這兒了”

冷青檸走近他們,狠狠的宛了眼勾他丈夫的女人,看著長得妖豔廉價。

“這話不是應該我問你嗎結婚兩個月,人贓並獲讓我看到你在外麵偷情,沈子安,如果我兩家人知道,你說你怎麼交代。”

沈子安明顯有些慌亂,他解釋說:“不是你想的那樣,她走路摔了,我扶她一把。”

藍心抬眸看向轉臉很快的沈子安。

冷青檸挑眉,“是嗎,我還想和傅家的人聊聊,怎麼什麼不三不四的人,都要往家裡招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