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和溫蕊聊聊。”

溫淼淼真怕傅衍衡直接對溫蕊上手,這樣也問不出什。額

溫淼淼實在搞不懂溫蕊,到底怎麼樣,她乾嘛要搞這些事。

傅衍衡眉凝糾結,眼神裡透漏了一絲煩躁。

房間裡隻剩下姐妹倆,溫蕊已經擦乾了眼淚。

“這不是我的本意,我也是冇辦法的,是楚明玥威脅我,如果我不這麼做,孩子的事情就會被彆人知道。”

溫蕊知道,和楚明玥相比,溫淼淼不會把孩子的事情給捅出來。

先拋開血緣關係,溫淼淼是她親姐,一旦東窗事發,被連累的也是她。

“你不如走吧,帶著你的孩子走,不讓傅家找到你,這是唯一的辦法。”

溫蕊驚愕,溫淼淼怎麼能說出這種話的,雙目圓睜。

“姐,你怎麼能說出這種話,我哪裡也不會去,我已經嫁進傅家,這裡就是我根!不如我們聯手。”

“聯手?”

溫蕊重重的點頭,朝她身邊湊了湊,“我們一起除掉楚明玥,這樣對你也好,對我也好。”

“你說的除掉是什麼意思”

溫蕊陰狠的勾起唇角,用手做刀在脖子上抹了下。

溫淼淼眉梢微跳,“你瘋了吧,這種事你也想的出來,楚明玥不是我們說動就能動的。”

溫蕊不屑道:‘瞧瞧你膽子這麼小,還能做什麼事,你不想幫我,就閉嘴嘍,這件事我已經跟你解釋清楚了,我也是被迫的,你男人一副要殺了我的樣子,我也很害怕的。""

“你不要做錯事,真出事了冇人保的了你。”溫淼淼好言相勸。

溫蕊失控的伸手將茶台上的茶具一掃而下。

“你總是那麼膽小,難怪這些年都被人牽著鼻子走,你當初被周子初欺負一點也不冤枉。”

溫蕊唇角微微揚起的一抹笑."你不用看不起我,我至少知道,什麼事情該做什麼不該做。"

溫蕊閉上眼睛,聽到重重的摔門聲,瞳孔裡都彙聚著憤恨,她就知道這個膽小鬼姐姐靠不住。

"聊好了談出什麼結果。"等在門口的傅衍衡冷哼一聲,語氣充滿了惱火。

他厭惡極了這種下賤的手段,日防夜防,家賊難防。

“她也是被逼無奈吧,好在提前發現了,這件事就這麼算了。”

傅衍衡好像在竭力壓製住什麼既是無奈又是苦笑,他不懂溫淼淼為什麼會這麼輕易就算了。

他肯定不知道,溫淼淼在極力隱藏著什麼,以為她隻是在極力維護。

“溫淼淼,你如果現在一句話,我可以讓溫蕊從傅家消失,因為她是你的妹妹,我才一直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留著她以後有你後悔的時候。”

傅衍衡怒其不爭,連名帶姓的稱呼。

每次傅衍衡這麼嚴肅叫她全名的時候,太過嚴肅又冷淡,心裡會犯怵。

“我知道。”

溫淼淼還是這麼執迷不悟,傅衍衡不再多說一句,轉身離開。

他一個人回到房間,心煩氣躁的走到書架旁邊想找本書看,看到最上層那本東野奎五的小說。

這本書,並不是他喜歡的類型,在書架上顯得格外的突兀,他伸長手臂將書從書架取下。

看到書的封頁上黏了個粉紅色的卡通貼紙。

他蹙緊眉翻開第一頁,上麵是淩雪和他名字,兩顆心串穿在一起。

淩雪的字跡娟秀,溫潤秀勁。

傅衍衡的唇邊淡淡散開不易被人察覺的弧度,十幾年的時間,真是一眨眼而過。

那時候年少青澀,淩雪把身子給他的時候,他信誓旦旦的說,我會娶你,一輩子對你好。

往日的誓言和過眼雲煙消散,所以他現在從不會輕易給溫淼淼許願。

誰會知道,以後會發生什麼事。

做不到的承諾,最後都會變成枷鎖。

他將書丟進了垃圾桶裡,現在他的生活裡,不允許有那麼一丁點突兀的存在。

溫淼淼端著她親自下廚為傅衍衡燉的甜湯輕手輕腳的進來。

看到菸灰缸裡幾乎堆滿的菸蒂,語重心長的說:“你少抽點菸,本來就氣大傷身,肺再弄黑了。”

”我不喝,端走。”傅衍衡不願意理睬過來主動示好的溫淼淼。

“我知道,你氣我總是袒護溫蕊,我怎麼說也隻有這麼一個妹妹,她如果被趕出去,我的心裡也不好受。”

“三翻四次,我已經懶得說了,你心裡不好受,她在你房間裡放竊聽器,就好受了我們兩個上床的聲音,是不是都要被人聽了去。”

溫淼淼兩邊的臉頰泛起一抹淡淡的紅暈。

如果傅衍衡不說,她壓根就冇往那邊想

“溫蕊冇聽,是楚明玥找人監視的,要聽也是都被她聽到,你又不吃虧,吃虧的是我。”

傅衍衡冷哼,“什麼時候臉皮變的這麼厚了?在床上可冇見你臉皮這麼薄。”

溫淼淼拿起調羹舀了勺蓮子羹遞到唇邊吹了吹,遞到傅衍衡唇邊。

“彆調侃我了,楚明玥為什麼要做這種事啊,我們兩個又不會說什麼商業機密。”

傅衍衡對楚明玥有太多的無可奈何,隻要動她,就會惹到楚家,這樣的局麵就會對他很不利。

他現在冇辦法給溫淼淼回答,楚明玥到底要乾嘛?

薄唇微張,喝了問溫淼淼喂他蓮子羹,很清淡冇什麼味道,知道他不喜歡太甜的。

"早點休息,我還有幾個檔案要處理。"他抬手擋下了溫淼淼接著遞過來調羹。

溫淼淼也摸不清楚,傅衍衡到底是消氣了還是冇有,反正就是那副不陰不陽的腔調。

他當著傅衍衡的麵將一大碗的蓮子羹全都吃進肚子裡,不想浪費。

“我回去睡了,你也早點休息。”

她端著空碗腳步發沉的離開,她懷疑自己是不是犯太歲,為什麼現在會接二連三的麻煩事。

難道應征了傅衍衡之前說過的話,“你如果想要平平淡淡的日子,我冇有辦法給你。”

“等等……這份檔案讓你哥簽個字。”傅衍衡叫住她,將檔案夾扔到她手裡。

她冇接過,掉在地上。

傅衍衡搖頭歎氣,“總是這麼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