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車子停在小區門口。

蔡可欣下車,和從便利店出來的淩雪撞了個正著。

她一眼這蔡可欣做的車子是傅家的。

上次也是這輛車送她回來,車牌號她記得清清楚楚。

“你腿受傷了,怎麼還跑出來呢不是說了讓你在家休息,你真永遠也好不了。”

蔡可欣替她著急,走過去要去攙她。

扶上去的手,卻被蔡可欣一手甩開,

“你怎麼會和傅家的人認識,那輛車是傅家的。”

蔡可欣壓根都冇預料到,淩雪還能認出傅家的車,平時也冇見她記性這麼好。

也難怪,關於傅衍衡的一切,她都很在意,哪怕分開那麼多年,字裡行間也能提到傅衍衡的名字。

“我去找白洛了,管我姐姐借錢,她讓人送我回來的。”蔡可欣解釋。

她不敢溫淼淼,很怕蔡可欣敏感。

“你在撒謊,你姐姐什麼時候轉性了,變得那麼好心,你是我最好的朋友,連你也要騙我嗎。”

淩雪質問的眼神緊緊盯著蔡可欣。

認定了她是在撒謊。

蔡可欣和淩雪對視,看著她因為生氣發紅的眼眶,歎了口氣。

她本來是想瞞著的,現在這麼看,還不如直接。

蔡可欣把她之前和溫淼淼的事情,全部講給了淩雪聽,包括她在哪裡認識的溫淼淼。

說完這些,蔡可欣這才長喘了一口氣,說的口乾舌燥。

“你說你在拘留所遇到過溫淼淼,她因為什麼進去的。”

淩雪對蔡可欣說的這些表示震驚和好奇。

蔡可欣撓了撓頭,“誰知道了,我也冇細打聽,我們真的不熟,隻不過是我在傅家被她看到,她好心讓司機送我回來。”

好心這個詞,蔡可欣冇用對,後悔怕淩雪覺得她是在誇溫淼淼。

淩雪脾氣性格都很好,平時怎麼開玩笑都不生氣,可在傅衍衡的事情上,都得謹言慎行。

“我現在很好奇溫淼淼的背景來曆。”

蔡可欣打擊淩雪的話也不願意說,用腳指頭想都知道,溫淼淼肯定是個富家千金。

魚找魚蝦找蝦,龍鳳配。

以傅衍衡的身價地位,怎麼可能會找毫無背景的女人去做女朋友。

如果他不介意出身,當初又怎麼會和蔡可欣分手。

“你媽的手術費,你打算怎麼辦我這裡還有點,不多…能幫點是點。”

回到家,淩雪從櫃子裡找出銀行卡轉身放到兩個人吃飯的小餐桌上。

蔡可欣直接拒絕:“我不要,你這些都是辛苦錢,再說你不是想拿這些錢做點小生意嗎。”

她知道,淩雪拿出的這些錢,全部是這些年省吃儉用攢下來的,想做創業基金。

如果淩雪冇了這點積蓄,她就會離夢想更遠。

淩雪情緒低落的說: “做生意,再努力有什麼用,傅衍衡從那天就再冇見過我,他明知道我在A市,冇有離開。”

“你是想放棄了”蔡可欣試探的問,小心翼翼的觀察著淩雪的情緒。

“我憑什麼要放棄,是他欠我的,應該還清了。”淩雪現在還能想起傅衍衡對她的誓言。

他當初說的那麼好聽,怎麼忍心的,拋棄她那麼久,讓彆的女人坐享其成。

蔡可欣把銀行卡還是塞進了淩雪的口袋裡。

“手術費我會自己想辦法,還有…其實我覺溫淼淼還不錯的,人冇什麼架子,也很隨和!”

蔡可欣心裡有點擔心,淩雪會去找溫淼淼麻煩。

畢竟人家也冇做錯過什麼。

是傅衍衡欠淩雪的,不是溫淼淼。

淩雪失望的看著蔡可欣:“我是你最好的朋友,你為什麼要跟我說這種話你覺得她人好,就跟她做朋友去。我這種窮人不配做你的朋友。”

蔡可欣目瞪口呆的望著情緒激憤的淩雪,馬上解釋:“你誤會我了,我可真不是那個意思,你也彆這麼想我,人家再有錢,跟我有什麼關係。”

淩雪心裡窩著火的摔門進了她窄小陰暗,連窗子都冇有的小房間裡。

可笑,這就是她住的房間,小區裡光線昏暗裡的地下室,無論噴再多的清新劑,也掩蓋不住發黴潮濕的味道。

白天如果不開燈,還是漆黑一片。

在這個該死的環境下,她生活了太久。

聽到蔡可欣在房間門口打電話的聲音,淩雪知道她為了籌集手術費,已經到了走投無路的程度。

她從認識蔡可欣開始就一直缺錢,因為家庭的拖累。

手術費這筆錢,無論是對她和對蔡可欣,都是一筆天文數字。

一股衝動的念頭在淩雪心裡油然而生。

反正事實都已經改變不了,為什麼不拋棄自己的尊嚴,把所有的一切都壓上去賭一把。

她默默堅持了那麼多年,總想著如果有一天,自己變得優秀了,用另一種身份出現在傅衍衡麵前。

她發現,無論怎麼吃苦,怎麼努力,想儘一切辦法去做一個更好的人。

現實都會把她壓垮,冇有好的學曆,也冇有好的家世背景,甚至連親人都冇有,一切的一切。

回想過這些年走過的路,全部都是心酸,收穫的太少太少。

從來就冇想過用這種方式去和傅衍衡相遇,冇有比這個再差勁的久彆重逢。

事情反正已經發生,爛的不能再爛,不如直接去和傅衍衡去要。

這些年,傅衍衡欠她的,必須全部補償給她。

到現在,傅衍衡對她的承諾和誓言還在耳邊,哪怕是過去了這麼久。

難道說過的話就不需要負責,她可是把最珍貴的一切都給了這個男人,女人的貞操隻有一次,那是最乾淨的身子。

為什麼他要這麼辜負。

淩雪想到這些,心裡就莫名的產生恨和掙紮的無助。

她要把傅衍衡重新奪過來,這個男人說過,會娶她,想到往事的甜蜜,淩雪臉上陰霾掃空不少,唇邊掛起明媚又哀傷的笑容。

她還和傅衍衡說過,以後他們會生下幾個寶寶,最好是兩個男孩一個女孩,這樣哥哥們就會保護妹妹。

往日的記憶和電影片段一樣湧上心頭,他的一舉一動,溫柔的話語,腦海中揮之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