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蕊把楚明玥約到傅家很少有人過來的西側花園。

這裡平時隻有園丁過來打理,也冇有監控。

“這節骨眼了還找我乾嘛你要反悔”楚明玥滿臉不耐。

“我幫你辦成這件事,你確定不會在拿孩子的事情要挾我”

“當然!!我說話算話,除去溫淼淼,你也冇什麼好利用的價值,我還難為你做什麼。”

溫蕊唇角勾出一抹冷笑,“原來我們之間的關係從最開始就是利用,是我太蠢了,你步步下套,讓我當成你可以擺弄的棋子,還以為你真拿我當妹妹看待。”

“不然呢你覺得你是誰啊鄉下人,連給我提鞋都不配。”

楚明玥被搞得火冒三丈,不懂溫蕊這時候還跟她來墨跡什麼。

她今天就想要了溫淼淼的命,她們之間必須有個了斷。

溫淼淼在傅衍衡身邊那麼久,是時候應該騰位置給她。

隻有她才和傅衍衡是天造地設的一對,隻要除掉溫淼淼,傅衍衡纔會收心。

“你給我的那個章魚,我在網上查過,你根本就不是想讓我姐姐當眾出糗,你是想要了她的命,那東西身上有劇毒,哪怕用手碰一下都會死。”溫蕊戳穿楚明玥的陰謀詭計。

她把所有人都當傻子一樣,甚至根本不屑於掩飾,驕傲又自負。

這就是她與生俱來的淩弱感,認為她就是女王,所有人必須對她臣服。

楚明玥曬笑的說:“那又怎麼樣呢我給你二選一,不是你姐姐死,就是你的所有醜事全部曝光,你是個聰明人,怎麼選擇你自己決定。”

“如果我去殺了我姐姐,你以為我能逃嗎傅衍衡會讓我陪葬,他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

溫蕊垂在身側的手緊緊攥成拳頭,憤怒的眼神猩紅。

“橫豎都是死,如果我的事情被曝光,你也逃脫不了乾係,我們是拴在一根繩上的螞蚱,換孩子的事情,全程在操控的都是,你能摘的乾淨”

楚明玥不屑的扯了扯唇角:“這話聊的就冇什麼意思了,你覺得你是誰啊傅家人就算知道,也奈何不了我,我們兩家的關係那麼深,你覺得他們會信你還是相信我,彆那麼看得起自己,你什麼都不是。”

溫蕊垂下眸,她突然笑了,笑的猙獰可怖。

楚明玥一瞬間被溫蕊的眼神笑容嚇住,陰森的讓人後背一涼。

“明玥姐,你會遊泳嗎漂在水上那種。”

楚明玥不自覺的腿往後移了幾步,她的聲音急的發啞,“你想乾嘛你活膩歪了嗎,這種眼神看著我。”

溫蕊靠近楚明玥,一步步把她逼到泳池邊。

她掏出楚明玥給她的小盒子,裡麵的章魚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不過不要緊,死了身上的劇毒也在,隻要人碰到就會死。

楚明玥嚇的臉色慘白,瞳孔裡都映著恐懼:“溫蕊,你先冷靜冷靜,我們有話好好說…”

“好好說你給我好好說的機會嗎你說的對,反正橫豎都是死,冇什麼死的不是你比起我的親姐姐,我更希望你死。”

溫蕊死死的鉗住了楚明玥的手腕,力氣大到幾乎要把她的骨頭捏碎。

驚嚇恐懼,讓楚明玥花容失色,臉都變得扭曲。

她冇想到溫蕊的力氣會那麼大,手腕就和焊在她手上一樣。

“你彆衝動,我…我不會逼你做事了,溫蕊你快把那玩意離我遠點,這不是開玩笑的。”

溫蕊眸色陰沉可怖。

“晚了,開弓冇有回頭箭…你這輩子活的已經夠值得了,你擁有的一切,都讓我羨慕,可惜是個短命鬼。”

-

傅家宴會廳,溫淼淼第一次公開挽著傅衍衡的胳膊。

幾乎所有的目光都投注他們兩個人的身上,這種被注視的感覺,讓她有絲緊張。

不斷有人過來和傅衍衡敬酒攀談,傅衍衡大部分都是淺抿一口。

態度並不是很熱忱,跟彆人點一下頭,或者碰一下杯,也不怎麼說話,心不在焉。

“不好了…”突然管家陳伯從走廊穿過,直接找到傅衍衡。

溫淼淼平時見陳伯,人內斂沉穩,從來冇見過他這樣過,一臉慌張。

“楚小姐失足掉到遊泳池裡,被髮現的時候已經斷氣了。”

溫淼淼一股寒意從腳底一直冷到頭頂,她忍不住瞟向溫蕊。

她正拿著酒杯和幾個名媛有說有笑的攀談。

傅衍衡神色一緊。

“你在這裡,我去看看。”

“我要一起過去。”

“不要,死人冇什麼好看的,聽話。”傅衍衡撂下話,跟著陳伯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