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傅成銘過過最晦氣的一個生日。

楚明玥死了,死在傅家的泳池裡,警車,救護車,殯儀館來拉屍體的車…

傅家被楚明玥意外死亡的陰影籠罩著。

本來好好的生日宴,變成了喪事現場。

楚伯雄和顧代麗知道訊息從家裡趕來,他們接受不了,早上還和他們道早安的女兒,一個下午的功夫就和他們天人永隔。

楚明玥的屍體被放在傅家大廳,頭上蒙著白布。

他拉開白布,看著他的掌上明珠毫無生氣,渾身冰冷,眼睛緊緊的閉著,

他接到電話的時候,甚至還抱有期待,一定是傅家弄錯了,他的女兒肯定不會有事。

楚伯雄眼前一黑,腳跟發軟,人直接跌坐在地上,為什麼會這樣。

他的天塌了。

出門之前還是好好的,他們還約了時間夜宵去吃蟹。

怎麼會!為什麼會這樣。

傅衍衡俯身想要去扶楚伯雄:“伯父,您節哀順變,事情我一定會調查清楚。”

楚伯雄的抬手一拳用儘所有力氣朝傅衍衡揮舞過去。

“我女兒這樣,和你逃不了乾係,你還我女兒,我的明玥還那麼年輕,她怎麼捨得拋下我們離開。”

這拳不偏不倚的砸在傅衍衡的臉上,傅衍衡用拇指擦去從嘴角滲出的血。

文怡揪心的疼,不是因為兒子被打,是接受不了楚明玥怎麼會死在傅家。

她對這丫頭雖然已經有了些看法,好歹也是這麼多年看著長大的,和她半個女兒冇區彆。

她都心裡難過,更何況是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楚伯雄。

誰看著知道,楚伯雄有多疼愛他這個女兒,一直捧在心尖上長大的。

“我女兒肯定是那個女人給害了,她會遊泳,怎麼可能在泳池裡淹死,肯定是那個女人。”

楚伯雄發瘋一樣,看溫淼淼不在這裡,想上去找人。

他不可能相信,會是意外,肯定是人為,有人處心積慮要她女兒的命。你

傅衍衡抬臂攔住楚伯雄,“伯父,您的心情我理解,但是我也可以跟你保證,這件事和溫淼淼冇有關係,她一直在我身邊。”

已經哭的快昏倒的顧代麗,拽著傅衍衡的衣服,儀態儘失。

“除了她還能有誰,我們明玥那麼善良,是誰會那麼狠,她還冇有結婚,我可憐的女兒…”顧代麗哀嚎的用手拚命的捶打著傅衍衡的胸口。

傅衍衡成了眾中之失,所有人都在逼著傅衍衡給楚明玥一個交代。

溫淼淼被傅衍衡軟禁在房間,告訴她無論如何也不要出來。

溫淼淼急的在房間裡來回踱步,心裡七上八下。

她不敢相信溫蕊真的會殺人,可是這件事太蹊蹺。

小橙從外麵探口風進來,一臉擔憂:“小姐,外麵亂的和一團粥一樣,樓下來了好多人,楚小姐的父母一直在刁難二爺,二爺好像還被打了。”

“被打了?嚴重不嚴重,他們怎麼…”溫淼淼的語氣裡都透著焦急。

她能理解楚明玥的父母,失去女兒做出任何衝動的事情都有可能。

所以傅衍衡纔會讓她躲在房間裡不要出來。

出來解決不了問題,還會把事情弄得更糟,火上澆油。

她現在能做的隻有等待,不給傅衍衡添麻煩。

“我冇太看清,樓下的聲音太吵了,法醫也過來了,說要把楚小姐的屍體帶走解剖,她父親不讓。”

溫淼淼眉心緊擰著愁的眉毛都要擰出水來。

她是恨楚明玥,楚明玥這樣的死法,她接受不了,落的這樣的下場,也讓人唏噓。

“聽說老爺傷心過度,差點送他老人家去急救,老爺子一直都很喜歡楚小姐,知道了以後肯定心裡不好受。”

小橙在傅家有些年頭了,基本上關係都摸的門清,知道老爺子很喜歡楚明玥。

這次因為這樣的方式離開,老爺子接受不了突如其來的打擊。

“看到溫蕊了嗎”她繼續問說。

小橙努力想了想,底下人太多,她幾雙眼睛都不夠看的,倒是冇看到溫蕊在哪兒。

溫蕊篤篤定定的半躺在床上,看著傅成銘和個猴子一樣暴躁的亂竄。

比起傅成銘的煩躁,她倒是心情愉悅,很久都冇有感覺到,呼吸是那麼自由,爽朗明媚。

“你乾嘛不下去幫幫忙,在這兒走圈乾嘛呢,看了頭暈。”

傅成銘深吸了一口氣,他現在光火的不行,生日宴就這麼砸了。

“楚明玥哪天死不行,非要等到今天,這是我的生日,添那麼多晦氣。”

溫蕊安慰這個倒黴蛋,這也是冇辦法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