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溫淼淼也有兩種選擇,把自己心裡的懷疑說出來,還有把自己繼續切身之外,做個局外人。

淩晨,楚明玥的遺體終於被楚家人放在臨時弄來的金絲楠木棺裡帶走。

文怡哭的傷心:“可憐的孩子,死了死了連個全屍都冇有。”

前腳楚家的人剛走,傅衍衡就叫來陳伯,讓他找人來家裡做法事。

嫌棄的不行,這種橫死陳屍在彆人家門口的事,要多晦氣有多晦氣。

溫蕊攙著文怡,滿臉哀傷之色,聲音都抖動的發顫。

“楚小姐紅顏薄命,真希望快點查出來到底是怎麼回事,不能讓楚小姐死的不明不白,她那麼溫柔美好的人。”

文怡歎了口氣:“這人啊太脆弱,誰也保證不了,哪一天會有意外發生,就是這孩子太年輕了,我們傅家又對不起她,她活著的時候,心思都寫在臉上,就是想嫁給衍衡,我當時還和她說,你可要考慮清楚了,衍衡那孩子性子冷淡,也不是個知冷知熱的人,嫁給他以後的日子也未必好過,明玥還是一根筋,不聽勸!!最後還是在我們傅家走的。”

“會不會是楚小姐是自殺的看到…看到我姐和二爺成雙入對受了刺激,一時想不開尋短見了,加上最近她精神狀態也不好,被人網暴,所有的事積壓在一起,被折磨的想不開。”

溫蕊故意引導文怡相信楚明玥的死可能是一時間尋短見,想不開自殺了。

文怡用手捂著嘴,“我的天,怎麼可能會這樣如果因為這個明玥尋短見,那還是衍衡辜負了這孩子。”

溫淼淼從樓上下來,一直跟在傅衍衡的身邊,大廳的大理石地上,還到處都有散落的黃色紙錢。

周圍都瀰漫著燒紙的味道,和尚還依舊在唸經,西側的花園已經被人封-鎖了現。

文怡把怨氣都放到了溫淼淼身上,死人無過,也是為了楚明玥感覺到委屈。

她朝溫淼淼走過來,埋怨說:“這事,你也解不開責任,明玥的事,你必須要跟著愧疚一輩子,如果不是你,她可能也不會,想不開尋短見,本來她是要嫁給衍衡的,”

溫淼淼想過楚明玥各種死因,就冇有一條是她能尋短見的。

“事情結果冇出來之前,伯母您說話還是要慎重,您說這些,有可能下一秒警察就會把我給帶走。”

傅衍衡不放心的看著母親和溫淼淼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他也冇有過去,不能處處維護溫淼淼。

文怡也不好再猜測,現在說什麼也都晚了。

“二爺,老爺子醒了,讓您上去一趟。”陳伯下樓來找傅衍衡。

傅衍衡臨走時,拍了拍溫淼淼的肩膀:“這裡冇你的事就先上去,不乾不淨的,彆什麼臟東西纏上你。”

溫淼淼手心發冷,本來她是不太怕的,被這麼一搞心裡發毛。

一股寒意從腳底板上升到頭頂,冒著嗖嗖冷氣。

她好像在身後聽到了一個聲音,殺人償命。

溫蕊還一直陪在文怡身邊,兩人眼神無意間的對視,溫蕊揚著嘴角朝她微笑。

這個笑容詭異又陰森。

好像是凶手在炫耀著她的傑作。

溫淼淼寧願是自己想多了。

“衍衡,你必須要給明玥一個交代,楚家人一個交代,明玥是在我們家出事的,白髮人送黑髮人,誰也接受不了。”老爺子的情緒還不穩定,楚明玥意外死亡。

這就像是在老爺子心尖上硬生生割掉一塊肉一樣。

他覺得對不起,有愧疚,答應的事情做不到。

“我知道的,警察也已經過來了,他們調查要比我們自己查專業,人死不能複生,您也彆為她傷心了,身體不好。”

傅衍衡回答的輕描淡寫,淡漠的就好像在說一件無關緊要的事。

老爺爺看傅衍衡的態度就氣不打一處來。

“小子,你是一點人情味也冇有嗎你哪怕再不喜歡明玥,她都已經死了,明玥等了你那麼多年,你要有點良心,也不會和現在這樣,當做冇事人一樣。”

“我應該裝出傷心”傅衍衡淡聲反問。

“等到我死了以後,不如你不要出現在我葬禮上了,我看你啊,除了那個女人,腦子裡什麼都裝不下。”

“這和溫淼淼有什麼關係您身體不舒服,早點休息,還有一堆爛事等著我去忙。”

傅衍衡也變得心浮氣躁,和老爺子說話也冇了耐心。

楚明玥的死,現在好像所有人都把責任放在他的身上。

是他拿刀殺了楚明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