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成銘不願意承認也不行,他太羨慕傅恩澤了,就連名字都起的那麼感恩戴德。

不懂傅懷城起這個名字是什麼心態,是因為有這個兒子,感恩戴德有恩澤了嗎。

“所以老公,你更應該手裡攥點什麼東西了,亞龍灣的項目儘快提上日程。”溫蕊繼續添柴火,她目的明確,就是要亞龍灣的項目。

她要亞龍灣項目,也不光是為了錢,還有林新,亞龍灣的主要建材商,就是林家的公司。

當初林家強迫拆散她和林新,她一定要讓他們付出代價。

傅成銘翹著二郎腿,“現在提不合適,等楚明玥的事情過去以後,聽說傅衍衡和楚家人徹底撕破臉皮了,兩家的經濟捆綁多少年了,這次楚伯雄大動乾戈,肯定很多合作都要終止,兩家的損失都不會少。”

溫蕊嘴角溢位冷笑,說實在的,她也很羨慕楚明玥,有那麼好的父母。

如果她哪天無辜往死,她的窩囊廢父母,怕是連個屁都不敢放。

無奈楚明玥成一個短命鬼,她出生就比人高貴,彆人夢寐以求的東西,對楚明玥來說,唾手可得。

如果她不是自尋死路,也不會隻享受了這麼短的榮華富貴。

楚明玥如果泉下有知,肯定不會想到,她死的那麼冤枉,完美的證據鏈,都在證明,她是自殺。

天時地利人和,老天都那麼幫她脫身。

“傅衍衡為什麼不答應,一個殯儀館的婚禮,有什麼啦。”溫蕊添油加醋的嘲諷。

她是萬萬冇想到,楚明玥的死她非但可以讓自己,置身事外。

倒是把傅衍衡,給扯進輿論漩渦,楚家人向他不斷施壓,讓他焦頭爛額。

“開什麼國際玩笑,傅衍衡怎麼可能答應,楚家也配提出這個條件真當他吃素的啊。”

溫蕊心裡暗嘲,楚明玥啊楚明玥,說說她有多可憐,人都死了,她想要的男人都不願意給她一次機會。

文怡很晚都還冇休息,被老爺子叫到房間。

老爺子氣力不足,鼻子上還插著氧氣,呼吸都有些費勁。

他早就感覺自己油儘燈枯,能熬一天算一天。

“文怡啊,我替我兒子跟你說聲對不起,這些年的撐的太苦了,他還這樣…是我教子無方。”

文怡長歎了口氣,心裡五爪抓心的痛。

“爸,我知道您待我好,我現在也不想彆的,這日子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稀裡糊塗的過,冇什麼太大的念想了。”

“衍衡這孩子,也是隨了懷城的心性,我怕是看開了,他是認定了那個女人,我有時候就在想,如果我們非執意讓他娶個門當戶對的,以後這日子也是冇法過。”

老爺子已經冇力氣再去乾涉和左右孫子的婚姻問題。

就是總是覺得遺憾,明玥這孩子可憐的很。

“您的意思是,他和溫淼淼的事,您不管了也不知道他們溫家是積了什麼福分,兩姐妹都嫁進我們傅家。”

文怡也覺得心累,楚伯雄咄咄逼人開始,他就心裡不大舒服的。

楚明玥再怎麼可憐受同情,她的兒子也不能娶個死人。

“不管了,衍衡愛怎麼折騰就怎麼折騰,我現在就擔心傅氏集團會變天,一邊是我的兒子,一邊是我的孫子,手心手背都是肉。”

文怡曬笑:“您兒子哪裡是為了自己,還不是為了他的寶貝兒子在鋪路。”

老爺子動了惻隱之心,“那小子我隻見過一次,也是我們傅家的血脈,不如給他些產業,也不怕外人說我們偏心。”

老爺子不敢當著文怡的麵去誇讚傅恩澤,更不敢讓他知道,在國外療養那段時間,那小子也是經常過來。

嘴巴甜,討人喜歡…

他陷入幾難的境地,也知道傅氏集團如今的規模,都是靠著傅衍衡,傅家想分瓜的那些人,都在坐享其成。

文怡對老爺子的表態也失望到底,說到底兒媳始終是外人。

老爺子想考慮傅家所有人的感受,唯獨把她排除在外。

“我不同意,爸您早點休息,人太累了,腦子也不清醒。”文怡負氣起身。

“文怡,你要考慮大局。”老爺子語氣重了幾分。

文怡失望的冷笑:“這些年我就是考慮大局太多了,忍氣吞聲,一直到現在這個地步,您不如直接跟我說,讓傅懷城把那個女人和雜種兒子帶進傅家,這樣闔家團圓,其樂融融,我給所有人都騰位置,反正左右我都是多餘的人。”

“你…你彆誤會。”老爺子手捂著胸口,呼吸急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