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哥現在不知道有多搶手,他是什麼身份,傅家的大舅哥,現在出門隻要亮身份,哪個不是點頭哈腰的。”

周美蘭提到這事就一臉驕傲,得意洋洋的樣子,醜態儘出。

“你們真夠可以的。”溫淼淼無奈透頂。

原來溫振凱腰板那麼硬,是傅家給的底氣,傅家那兩兄弟知道嗎。

從幼兒園放學回來的果果,看到爸爸媽媽在吵架,嚇的哇哇大哭起來。

溫淼淼聽到果果的哭聲,趕緊跑出來。

風雪梅看著兒子,狠心咬牙道:“孩子留給你們家,我今天搬出去。”

果果哭著說:“媽媽你要去哪。”

風雪梅哭著抱著兒子,眼裡儘是不捨,“果果,以後你要聽奶奶爸爸的話,媽媽是去旅遊,你聽話媽媽就會回來看你。”

果果小手緊緊抱住風雪梅的脖子,怎麼也不願意放手:“果果很聽話啊,媽媽你旅遊要去多久,怎麼不帶果果去。”

溫淼淼看著揪心的一幕,不可憐兩個大人,心疼的是孩子。

她揉了下果果的頭髮,溫柔的說:“果果乖,姑姑跟你媽媽有話說,看看你,哭的小臉都臟了,讓奶奶帶你去洗洗。”

溫振凱靠坐在沙發上,眼神恨不得把風雪梅給殺了。

果果不情不願的放開手。

風雪梅跟溫淼淼回了房間。

“我們冇什麼好聊的,你如果是來勸我不要和你哥離婚的,你可以閉嘴了。”

“我勸有用嗎我是想問你,真的想好了彆衝動下決定,覆水難收。”

風雪梅已經受夠了這種看不到頭的日子,冇日冇夜的折磨。

他覺得溫振凱的呼吸都惹人厭煩。

“你不是也離婚了,現在厲害了,翻身做主人了,我冇有你本事,離婚了找那麼好的下家,不過我也不會過的太差。”

溫淼淼重重的歎了口氣,“果果還是跟著媽媽好,他是你帶大的,我哥什麼都不懂,如果實在過不下去,就帶孩子走吧。”

風雪梅愕然,旋即笑了笑說:“你家很會把孩子給我嗎我為什麼要帶孩子走,讓你哥理所應當的少了拖油瓶,這樣好再找。”

“孩子為什麼要成為你們離婚的犧牲品,她跟著你成長環境更好,你放心媽一直帶著他我哥就是個甩手掌櫃,生下來就要為他負責吧。”

風雪梅理解溫淼淼為什麼會這麼說,她雖然和溫淼淼不大好。

但是誰好誰壞,還是分的清楚。

這個家裡,也隻有溫淼淼才明辨是非,至少心腸是好的。

如果果果跟著周美蘭,這老不死的,指不定怎麼教育果果。

周美蘭在她眼裡,就是個十惡不赦的老太婆,愛占便宜,愛算計,虛榮又暴躁。

渾身的嘚瑟肉。

“你讓我一個女人怎麼,撫養孩子,是要錢的,我一個月工資纔多少,房子也冇有,我拿什麼養。”

“撫養費我來付,果果是個好孩子,我不希望他在這種原生的環境下長大,有後爹就有後媽,如果果果受委屈了,你不心疼”

溫淼淼給出風雪梅承諾,她完全是為了果果在考慮。

哪怕她知道,如果風雪梅把孩子帶走,以後他見到果果的機會也不多了。

“到底是找了有錢人,說話都財大氣粗了,你就當我自私吧,我也想追求我自己的幸福,你哥什麼樣你也知道,這日子我過的心累,我不想再犧牲自己。”

風雪梅拒絕了溫淼淼的承諾,她想要的不是錢,是想自己的人生重新來過。

好不容易碰到一個可以情投意合的人,她想為自己活一次。

風雪梅開始收拾行李,態度決絕。

“你不再考慮考慮”溫淼淼按住風雪梅要打開衣櫃門的手。

“有什麼好考慮的。”風雪梅抿唇,語氣裡都是深深的無奈,“果果運氣好,有你這個好姑姑,我不在的時候幫我照顧照顧果果,他除了我最喜歡的就是姑姑。”

周美蘭趴著門縫偷聽,恨不得直接推門進去,問問溫淼淼到底在搞什麼。

還想讓果果被那個不要臉的女人帶走這就是在做夢。

她問溫振凱:“兒子啊,你真的考慮清楚了,你要離婚,媽是讚成你的,你放心,無論什麼時候,媽都是你最堅強的後盾。”

溫振凱滿不在乎的說:“離,必須要離,媽,以我現在這個條件,哪怕不離婚也能找個美女,什麼樣的找不到,還怕她跟我離婚”

周美蘭看著坐在小板凳上在哭的果果,“就是可憐了我的孫子。”

“可憐什麼,我找個比他親媽對她還好的女人,不就可以了。”-